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18:终于生了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一副“西昌帝姬死不死干老娘何事”的态度,卫慈倒是多了几分“关心”。

    他诚挚道,“慈倒是希望那位帝姬能平安顺产,母女平安。”

    “为什么?”

    “若是儿子,日后养大了会是个隐患。他若知感恩还好,要是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谁知道他会不会暗地里记恨主公?倘若西昌帝姬这一胎有什么意外,还会牵连主公的名声。”

    综上所诉,最好生的是女儿,断了安慛老臣的念想,同时也绝了隐患,再将主公撇干净了。

    姜芃姬笑着将用手剥好的瓜子仁儿抵在他嘴边,卫慈愣了一下,慢了一拍才启唇将瓜子仁吃下。偏偏自家主公是个过分的,故意用指尖碰他的唇,缓慢摩挲唇瓣的动作看着暧昧极了。

    “子孝总是为我打算,不知要那什么奖励你才好了。”

    “主公!”

    卫慈的制止略显无力,不仅不能让姜芃姬收敛克制,反而激发人得寸进尺的冲动。

    于是,某人就顺从心意倾身而上,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

    “奖励‘主公的香吻’一枚如何?”

    嗝——

    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五百万咸鱼被主播恶意塞狗粮发出的饱嗝声。

    【石楠小札】主播真凑不要脸!这哪里是对我家男神的奖励,分明是占他的便宜。

    【冰露矿泉水】这个亲亲,四舍五入就是激动人心的船戏!

    姜芃姬就是个占有欲强大的小气鬼,尽管她经常在直播状态下调戏卫慈,但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口头占点儿便宜,极少会动手动脚又动嘴。难得瞧见这样一幕,咸鱼们焉能不激动?

    【哥的胸肌】我单方面宣布,碰瓷这对cp彻底锁了!

    【偷渡非酋】主播还是一如既往得坏心,明知道欧皇还在受罪,她还大大方方秀恩爱,简直就是暴击伤害。不知道那位欧皇公子哥儿回来看到铺天盖地的主播录屏会是什么反应。

    【食堂打饭阿姨】还能什么反应?扎心了呗。

    先前八十一线女明星在微博上手撕公子哥儿,讨伐渣男的舆论铺天盖地。

    即使如此,公子哥儿仍旧过着开豪车、住豪宅、挥金如土睡女星的日子,美滋滋得很,丝毫不受外界影响。亦或者说,在他这种阶层的人眼中,网络屁民那点儿动静连水花都不如。

    屁民挥舞着键盘在网络上义愤填膺,为了一个连小六都算不上的出头,可不可笑?

    呵呵——

    现在呢?

    一个说出【生孩子就跟拉一坨屎一样】这种话的男人,如今却在两个位面五百万咸鱼的注目下哀嚎着生产,尖酸刻薄的咸鱼还补刀一句——他现在的样子真像是一头被宰的白猪。

    哦,他大概连待宰的白猪都不如。

    人家宰杀猪的时候,好歹也会让猪发出临死前的哀鸣,欧皇的嘴被产婆堵着了。

    再疼也只能呜呜直叫,将所有声音都咽进肚子。

    不少看直播的女人表示今天的直播内容极其舒适。

    特别是那些有过生产经验的女人,恨不得将丈夫抓来摁在屏幕前让他看看。

    她们从妊娠怀孕到生产哺乳,周遭的人或多或少都说过类似的话,特别是最亲密的枕边人。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

    产妇情绪本就脆弱,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闲言碎语对她们的打击是外人无法理解的。

    有些女子甚至因此患上了产后抑郁,偏偏最亲近的丈夫还在一旁说风凉话——

    【不就是生个小孩儿么,全家人都把你当祖宗供着了,你怎么还这么矫情。产后抑郁?动不动就抑郁。抑郁怎么了,不就是心情不好,还能出人命啊——我妈那个年代生活条件那么差,她都没有抑郁,你现在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只是给我生个儿子怎么就矫情抑郁了?】

    事实证明,产后抑郁真的会出人命。

    倘若天底下说出这种风凉话的男人都能像狗币欧皇一样领一份古代生产体验半日游的门票,让他们亲身体会一下【拉一坨屎】是何等滋味,估计他们就全体闭嘴了。

    痛不在他们身上,一个一个没心没肺。

    这痛要是真砸他们身上,自然也就学会“尊重女性”了。

    呵,说句刻薄的话——

    既然这些男人的老妈生他们这么轻松,那让他们妈给他们生去。

    糟践人家闺女做什么?

    做不到完全尊重,那就学会如何闭嘴!

    看着直播间里头,那个像猪一样挣扎哀嚎的欧皇,毫无尊严得被产婆仆妇架着半蹲生孩子,不少咸鱼都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感,畅快之后又隐隐生出几分怅然和悲愤,五味杂陈。

    【免费赠饮】咦?你们有没有发现欧皇这具身体有些眼熟啊……

    至于像谁,咸鱼就说不出具体对象了。

    西昌帝姬如今的模样与之前又有了很大的变化,再加上欧皇疼得整张脸都扭曲了,额头因为用力而青筋暴起,半张脸涨红充血……这一副模样,莫说这些只见了帝姬几面的咸鱼,怕是连帝姬的老妈都认不出来。这疑问像是丢进汪洋大海的一滴水,泛起一两圈涟漪就散了。

    咸鱼们照旧嘻嘻哈哈,姜芃姬努力撒狗粮,唯独可怜的欧皇还在承受生命无法承受之痛。

    不知道是因为胎儿太大、母体年幼还是别的缘故,这一胎生得格外艰难。

    欧皇过来之前,帝姬已经熬了七八个时辰,熬得没了半条命。

    他穿越过来接力生产后,又痛苦了五个多时辰。

    “快了、快了——娘子,看到孩子头了!!!”

    听到这话,痛到神情茫然的欧皇像是被人注入一支强心剂,双手抓紧了能抓住的东西,用力向下使劲儿。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痛到麻木的地方慢慢滑了出来,那东西每动一寸,一阵强烈过一阵的剧痛便向他袭来,似海上飓风狂浪在拍打一叶小舟,让人痛到绝望。

    产婆急忙道,“娘子用力啊,千万别送了力气,不然小郎君就该憋伤了。”

    欧皇一边哭一边用力。

    p!

    等劳资生出这个小破孩,非得学刘大耳摔阿斗一样将他摔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身体一松,有什么东西滑了出去。

    欧皇迷迷糊糊得想着——

    终于结束了!

    耳边隐隐传来的惊吓声也没能引起他的注意。

    “快——孩子呢?”

    劳资痛苦这么久,生得这么大的大胖小子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