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20:五味杂陈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西昌帝姬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等她幽幽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懒洋洋,酸得不想动弹。

    那双蝉翼般的睫毛颤抖着,水汽弥漫的眸子透着疏离和迷茫,不知身在何年何月。

    外头的夕阳在屋内洒落斑驳的金色碎影,窗外那片树影在秋风吹拂下散漫得左摇右晃,西昌帝姬细听下,隐隐能听到树叶的沙沙声还有风声……天地寂寥,仿佛这世间只剩下她一人。

    昏睡前耗费太多精力和气力,刚刚苏醒的西昌帝姬甚至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何会躺在这里。

    等她回忆睡前的记忆,这才想起来自己昏迷前在生产……

    生产?

    西昌帝姬一愣,放在被褥下的手忍不住抚上瘪下去不少的肚子。

    入手的触感很软,稍微一捏就能捏到一坨软软的肉。

    她的肚子看着还是很大,全然没了未孕前的纤纤细腰,但她知道,她与孩子数个月血脉相连的感觉没了。孩子还在的时候,肚皮绷得很紧,戳着硬硬的,现在摸着一团柔软。

    这个事实让西昌帝姬忘了肚子上那些丑陋的妊娠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孩子呢?

    尽管这个孩子并非她所期盼的,但不可否认,孩子是世上与她血脉最亲近的存在。他的存在再怎么不堪,那也是她怀孕多时才生下来的孩子。有这么一个孩子,总好过一无所有。

    “来、来人……”

    正欲开口,西昌帝姬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得像是要着火,想喝水的念头前所未有得强烈。

    她忍着嗓子的不适,努力用喑哑轻微的声音唤婢女进来伺候。

    西昌帝姬醒来的时间很巧合,婢女前脚出去办事儿了,她后脚醒来,因此苦等了一阵子才有人理她。女婢瞧见西昌帝姬醒来了,差点儿惊得打翻水盆,连忙给她端来热水,唤来医师。

    这一杯水下去,喉咙那股火像是被浇熄了,让帝姬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孩子呢?”

    帝姬问得有些忐忑,万千思绪纠缠在一块儿,正是剪不断理还乱。

    她既希望孩子好好活着,但又觉得孩子活下来的希望不大。

    帝姬昏迷前听产婆说刚开三指,还远不到生产的时候,但那时她已经疼得没力气,实在是生不下来。昏迷之后再醒来就是现在,挺起的肚子已经空了,她身边也没有孩子哭啼……

    这意味着什么,帝姬心知肚明,心下有几分绝望。

    人是复杂的生物,帝姬为孩子的离去感到绝望的同时又隐约松了口气。

    外人都以为孩子是安慛的遗腹子,唯有她和皇兄知道她腹中孩儿是二人悖逆人伦的产物。

    她与皇兄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啊,悖逆人伦生下的孩子极有可能是模样奇怪的怪物!

    西昌还为灭国,皇室尚且鼎盛的时候,皇室便有某个长辈帝姬与亲叔叔乱来怀孕的消息,据闻那位帝姬生下的孩子就是三腿无嘴无鼻的怪物,最后被摔死草草埋葬,掩盖这桩丑闻。

    皇室类似的传闻还有很多,西昌帝姬越想越是忐忑惶恐。

    若孩子是怪物,她作为生下怪物的女人,会不会有危险?

    外人会不会怀疑这个孩子不是安慛的遗腹子,继而查到她与自己的皇兄给安慛戴了绿帽?

    哪怕这顶绿帽并非她俩有意为之,而是花渊逼迫算计……

    可,这话说出去又有谁相信呢?

    基于种种考虑,西昌帝姬寄希望孩子能活着给自己做个伴,同时又期盼别连累自己。

    从她问出口到婢女回答,不过一两息的恭喜,她的脑中已经飞速闪过无数念头。

    帝姬放在被褥下的手攥起,死死盯着婢女的嘴。

    婢女道,“小、小郎君在奶娘那儿刚吃了奶。”

    提及孩子称呼的时候,婢女有些纠结。

    生来天阉,产婆都说这种孩子接生一辈子都碰不到一个。

    不男不女的,称呼都是个问题。

    婢女有些心酸得想着,那样残缺的身体,偏偏又长得可人漂亮,未来还不知道会惹来多少麻烦和磨难。这世上不是只有好看的女人会引来争夺,好看的男人也会是强者眼中的猎物。

    一个生来天阉的残废,既不算男也不算女,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存在就是一种“神奇”,长得又好看,势必会惹来那些喜欢猎奇的变、、/态。唉,要是小郎君是个彻头彻尾的女孩儿就好了,靠着安慛遗腹子的身份以及没有威胁力的女儿身份,兴许兰亭公愿意垂青一二呢。

    有了金大腿的照拂,哪怕长得祸国殃民,小郎君也能安生长大。

    只可惜了——

    他是个天阉。

    女婢的回答出乎帝姬的预料,因为太震惊,以至于忽略了女婢脸上一闪而过的难色。

    “快,将孩子抱过来,让我瞧瞧。”

    好消息暂时盖过了内心的疑惑——她明明记得自己痛昏过去,根本不能继续生产,那么这个难产的孩子又是怎么顺利降生的——这疑问暂时被压了下去,她等孩子等得脖子都长了。

    婢女目露诧异。

    她问道,“娘子不记得了?”

    帝姬问道,“记得什么?”

    婢女说道,“您生了孩子见了小郎君一面,但您不是很喜欢他……”

    不喜欢还算委婉的说辞,听当时产房的婢女转述,帝姬都被孩子的残疾吓傻了,一个劲儿摸着孩子那边儿、将孩子翻来覆去地找,嘴里疯疯癫癫念叨着“我儿子的蛋去哪里了”……

    刚出生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这当娘的分明是想弄死这儿子啊。

    帝姬对婢女的话没有丝毫印象,她连自己怎么生下孩子的记忆都没有呢。

    “那是我的儿子,如何会不喜欢?”

    一举得男,帝姬下半辈子的倚靠有了,看样子还是个四肢健全的,谢天谢地!

    嗯……

    的确是四肢健全,可惜第五肢出了点儿毛病。

    婢女心下狐疑,但还是忐忑将孩子抱过来。

    在婢女绝望的眼神下,帝姬还是发现这个孩子的异常。

    看着孩子不正常的身体,她原先还算红润的脸刷得白了个彻底。

    婢女担心看着,随时准备上前抢救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