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26:全都是套路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更加重要的是——

    “你说有办法救活我家阿崽,我才将那个废物点心交给你的,你却转头拿去筑刀。现在可好了,姜小九那个坑货居然对斩神刀内的阿崽起了疑心……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俩的?”

    对方道,“她有分寸。”

    呵——

    惜字如金啊!

    “我当然知道她有分寸,好歹也是我半个徒弟。总好过你这个所谓祖宗兼养父,这些年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坑她。我怀疑姜小九已经知道天脑本体寄宿在哪里,你不如亲自跑一趟收了那货,免得小九冒风险。怎么说,她也是你们姜氏硕果仅存的宝贝疙瘩……死了可惜了。”

    “她可以。”

    潜台词——

    连这都搞不定,她还想登上元帅之位?

    呵呵,趁早洗洗睡了,少做白日梦。

    老首长叹了一声,再一次怜悯姜芃姬碰上一个不靠谱的冷清祖宗。

    “我还有一个问题。”

    “问。”

    老首长将烟蒂丢了,重新抽出一根叼嘴边。

    她不太喜欢烟草的味道,但偶尔心烦的时候会抽两根,她还是军团首领的时候,每逢战事压力大,最多一天能私下抽掉好几包,退役之后慢慢戒了,也算是个高龄老烟枪。

    “那个位面有什么特殊的吗?”

    尽管接触不多,但老首长知道这位“姜氏先祖”来历沉迷,背景深厚,实力高超,若是认真了,完全有能力单挑逃窜的天脑。但他却将这个重担交给姜芃姬,这不是舍近求远?

    思来想去,唯一的猜测便是姜芃姬目前所在的位面有着特殊意义。

    这才值得姜芃姬两次穿越搞什么逐鹿天下。

    “气运。”

    对方直言不讳,没什么隐瞒的意思。

    “气运?什么意思?”

    过了一会儿,对方发来一条讯息。

    “联邦气运已尽。”

    看着这六个字,老首长的夹着烟的手指抖了一下,烟灰落到桌上而不知。

    “不可能!”

    怎么可能气运已尽?

    近百年的对外防卫战争,联邦赢了至少九成,硬生生通过战争拔高了星际联盟中的地位。

    “如今的繁荣,不过是回光返照罢了。”

    再过几年,气运彻底衰竭,联邦便会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迅速崩溃分裂。

    例如,二次天脑之祸!

    老首长的手在抖,她狠狠抽了一口,再将残留的烟狠狠在烟灰缸碾了一下。

    对方又发来一条讯息。

    “阿九去那个位面,不仅仅是对付天脑,还有一项重任便是聚运。俗世天子在如今看来不如何,但却是天道钟爱之人。若她成功了,位面分予她的帝气运道足以让联邦渡过难关。你懂了么?天道耳目之下,我们无法插手助她太多,更遑论亲自出手帮她成事——姜氏子嗣,生来便有肩负苍生重任的责任。当年收养她的时候,我便在她身上看到了变革与生机。”

    原先的惜字如金,变成了絮絮叨叨、婆婆妈妈……甚至连高冷的口吻都变得亲切了。

    老首长觉得……

    屏幕后面打字的人,大概换了吧。

    “你们套路可真多,社会人惹不起。”

    p!!!

    老首长内心狠骂一句,每当她感慨联邦老狐狸奸诈狡猾的时候,那群秃头的老家伙都刷新她的下限。他们肯松口给姜芃姬当元帅的机会,踏马不仅仅是因为姜芃姬有这个字,也不仅是为了圈走“姜氏先祖”手中的天脑至高权限,踏马还盯上了姜芃姬身上聚集的天子帝气!

    老首长退役之后,出来混了多年。

    接触多了,明白也多了,渐渐从当年坚定的科学党变成了半个神棍。

    她自然也明白“帝王紫气”有多么重要。

    联邦这招空手套白狼,真是稳赚不赔。

    老首长表示自己修炼到那种境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跟老首长对话的人真是换了一个。

    面对老首长的吐槽,对方不仅没有下线遁或者生气,反而发了一个可爱的笑脸。

    “自从联邦成立,世间再无拥有帝气之人。小九是个意外,更是天道留给联邦的一线生机。有些事情并非我等长辈无情无义,只是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与人生,有些路只有她自己能走。我与阿阮所能做的,只是在她背后看着。她是姜氏之子,生来不平凡,没那么容易被击败。”

    老首长看了这番话,叹息着推翻先前的推论。

    本以为姜氏先祖跟姜芃姬还有联邦有深仇大恨,如今看来,爱得最深的怕是这货了。

    “这些话,你可有对她说过?”

    对方发来一个笑脸。

    “自然没有,日后再与她解释也行。”

    老首长想了想姜芃姬的脾气,一脸惆怅得打下一句话。

    “你们会被她打的。”

    绝对会的!!!

    姜芃姬目前已经觉醒上古能力,等她回到联邦,实力还会大幅度增长。

    给她几年发展时间,未来的势力怕是巅峰状态的老首长都压不住,说不定会被反杀。

    脾气暴躁的姜芃姬真心不好对付,这对不靠谱的“姜氏先祖”真不怕被后辈算账?

    对方发来一个贱兮兮的咧嘴笑笑脸。

    “小九只是个小孩儿罢了。”

    老首长掂量一下二者的年纪差距,顿时说不出话来。

    搁在这些老不死的眼中,姜芃姬还真只是小孩儿。

    这就好比三五岁的小屁孩儿生气,挥舞小拳头要跟大人决一死战一样。

    “你们这话,总有一日我会帮你们转告给姜小九的。”

    老首长重新抽了一根烟。

    真心希望有一天能亲眼观看姜芃姬知晓一切,跑去跟两个老不死算账的场景。

    “呵。”

    高冷而简略的回答,老首长便知道对面的人又换了。

    得到想要得到的内容,她又打开直播间的画面,看着姜芃姬伏案苦干,眸光柔和些许。

    被各方势力念叨的姜芃姬,不负众望得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是,手中的毛笔一划,差点儿毁了整张纸。她揉了揉鼻子,忍不住歪了脑袋,一手撑着面颊,嘀咕道,“定是子孝想我了。”

    老首长“……”

    刚念叨完,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主公,湛江关前线发来急件。”

    姜芃姬毛笔一顿。

    “文证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