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27:出兵中诏?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亓官让那边的确有变故,但这个变故对与姜芃姬而言却是个好消息。

    她把湛江关以及中诏的战事交给亓官让和孙文,姜芃姬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收到来自湛江关的战报。战报的内容都比较平常,例行公事的问候与汇报,属于可看可不看的文件。此时却是加急战报,亓官让的脾性她再了解不过,若不是大问题,文证都会自己解决而不是烦她。

    “前线可是出事儿了?”

    信使道,“主公莫担心,并非坏事。”

    姜芃姬性情略显急躁,她最不喜欢拖拖拉拉了,与其等着信使慢吞吞转述,倒不如她自己看密信。她一把夺过信使递上来的密信,三下五除二展开细读,原先微蹙的眉心渐渐舒展。

    “文证与载道果然没有辜负我的厚望。”

    姜芃姬露出一缕内敛的浅笑,双眸也泛着喜色。

    信使道,“二位军师命令小的一定要将密信交到主公手中,等主公裁夺。”

    姜芃姬沉吟一会儿,派人去将营地附近的人都找过来开会。

    “此事关系甚大,还是要跟其他人商议一番再做决定。你且下去等着,半日便有结果。”

    信使恭敬行了一礼,倒退几步才转身离开营帐。

    等待的过程,姜芃姬正巧看到有几个咸鱼在抱怨她磨磨唧唧。

    【爆炒抄袭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根据我多年经验来看,主播肯定有主意了。你说你都有决定了,多半还不会改,那么将其他人喊过来开会的意义何在?追了直播间这么多年,我就没看过主播改变主意的,往往都是旁人顺从她……什么开会,不就是例行通知?一次两次也就罢了,此次如此,我深深怀疑主播你有水直播内容的嫌疑!!!

    【铁板烧盗文狗】说得倒也有道理,会议结果都已经内定好了,那么开会的意义何在?这让我不禁想起上次去参加某个设计比赛,花了半个月准备,结果大赛冠军是主办方的亲戚。对方的设计也没什么亮点,冠军之名,名不副实。这不是涮我们这些认真参赛者吗?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家主播还挺渣的。

    卫慈几个认认真真出谋划策的小天使挺可怜的。

    不少没啥主见的咸鱼被这几个人的弹幕带歪了逻辑,居然觉得人家说得蛮有道理。

    姜芃姬瞧了一眼,随口解释了一句。

    她心里的确有了决定,但她不是盲目坚持自己的决定,若是其他人说得有理,她也能改。

    事实却是,她与卫慈几个心有灵犀,大家伙儿的决定大多时候都是一致的。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英明睿智!当然,英明睿智的姜芃姬表示,哪怕她的决定是正确的,但告知其他人,让他们参与其中,这是对下属的基本尊敬。她也不想给人留下独断专横的印象。

    短期内看不出什么,但长此以往,必会留下后患。

    “这天底下跟我一样聪明的人没几个。”姜芃姬说得很恳诚,“聪明人都投生成我的后代,这个希望太渺茫了。后人学不会我的聪明,反而学会了我的‘独断专横’,吃枣药丸。”

    “权利与制衡是成一定正比的。”

    “越是强大的权利越需要外力制衡,此时没有人与我旗鼓相当,那么我就要自我约束。”

    在姜芃姬看来,莫说是寻常的诸侯,哪怕是坐拥天下的皇帝,本身也需要一定的约束,不能肆无忌惮。当一个人手中的权利没了丝毫制衡和约束,距离崩溃也是迟早的事情。

    权利会催生**,再英明的人也经不起这般腐蚀。

    她自认为不会被权利移了心性,但后来者就说不定了。

    一旦让臣子习惯了“君主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日后君主做了什么错事,这帮人还有勇气站出来指正么?出于这些考虑,姜芃姬与众臣都是有商有量,尽量做到求同存异。

    咸鱼们被她说教一顿,弹幕出现无数的省略号。

    终于,一位远古大佬说出他们的心声。

    【鬼才郭奉孝】道理我都懂,但这是你自恋又厚颜无耻的理由?

    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主播这么厚脸皮的,简直比万里长城的拐角还厚,导弹都打不透。

    姜芃姬道,“这叫自知之明,每个人都应该深刻反省自我,认识自我,正视自我。”

    “我深刻反省之后才不得不承认,我真是太踏马优秀了!”

    咸鱼们“……”

    【偷渡非酋】主播,吃药吧,脑残片也不贵,不要放弃治疗。

    一时间,这句话被无数咸鱼复制,恨不得摇醒姜芃姬,让她正常一些。

    幸好,姜芃姬也不是“无敌”的,照样有人能治她。

    当卫慈几个收到消息匆匆赶来,方才还抖机灵的姜芃姬立马收敛,变得稳重而端庄。

    “方才收到急召,可是外头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杨思赶过来的时候,他嘴里都是喘着气的,勉强将一句话说得连贯。

    “人既然到的差不多了,我也就说了。”姜芃姬环顾一圈,取出亓官让发来的密信,她道,“方才收到文证从湛江关发来的急报,我一人难以定夺,因此唤诸君过来共同商议。”

    她让众人传递阅览那一封急报。

    卫慈几个面色还算镇定,只是双目圆睁,但其他几个人定力不足,看得呼吸都急促了。

    半晌之后——

    一名老将出列抱拳道,“主公,末将以为中诏内乱,气数已尽,此时正是我等出兵征伐中诏的好时机。我军精锐百万,坐拥东庆,又下南盛,若是再将中诏收入囊中,天下可期——”

    亓官让的战报很简单,大致是说中诏已经彻底颓败了,他还分析了中诏境内的大致局势,最后得出结论——此时出兵攻打中诏,不说拿下全境,但要个三成是没问题的。

    中诏地处中原腹地,气候温润,良田无数,绝对是最肥的一块肥肉。

    一群人都跃跃欲试想打。

    自家主公都拿下南盛了,他们还在湛江关看中诏诸侯互掐,实在是憋屈。

    主战的声音太高,亓官让和孙文被好些人催兵了,无奈之下只能发来急报请姜芃姬裁夺。

    “你觉得此时应该出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