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28:缓缓图之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老将军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若让中诏有了时间缓过气来,日后再想出兵攻伐,难了。”

    这位老将是姜芃姬从杨涛旧部挖过来的。

    老将作战经验丰富,但人老心却不老,战场十分活跃,做梦都想立战功那种。

    倒不是他多爱打仗,仅仅是因为老人家不服输,总喜欢与年轻人较量一二。

    他从杨涛旧部变成姜芃姬的降将,对战安慛之战倒是有刷脸,立功几次,但他并不满意。

    他感觉自己还正值巅峰状态,能拉开两石的重弓,箭术精准,算得上百步穿杨。

    现在有仗打,他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战意。

    根据他对自家主公往日的了解,主公也是绝对的主战派,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老将的话是不少人的心声。

    敌人都奄奄一息了,这时候当然是趁人病要人命啊,二话不说提裤子就干,墨迹什么?

    他们跃跃欲试,试图搞事儿的模样比姜芃姬还积极。

    嗯——

    这大概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有这么一个主公,哪怕手底下是一群佛系下属,那估计也是斗战胜佛。

    听了老将军的话,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有人连连点头,但卫慈几个却面色迟疑。

    诚然,这是拿下中诏的好机会,但——

    颜霖瞧了老将军,默叹一声。

    “柳公,霖的意见与老将军略有不同。”

    老将军一听这话就黑脸了。

    他们这群武将负责打仗,但阵前出谋划策是颜霖这些谋士。

    后者的意见决定了前者有没有仗能打。

    老将军忍着不满道,“颜军师觉得此时出兵不好?”

    颜霖唇角挂着笑,先是出列恭维一番老将军,说人家急切为姜芃姬立功的心态值得肯定,这说明老将军忠心为主、作战英勇,老将军被他说的脸色缓和不少,可话锋一转,颜霖道,“……只是,霖以为时机尚未成熟。柳公手中尚有南盛未治理,再添一个中诏,徒增拖累。”

    老将军不满了,“中诏怎么能算是拖累?”

    颜霖道,“中诏境内诸侯相伐,各处皆是战后疮痍,柳公若是拿了中诏,难道不要治理?我军兵力虽称百万,但真正的精锐却不足五十万,剩下五十万皆是作战经验不足的杂兵。这些兵力护卫东庆、南盛两地足以,但若要加上一个中诏,反而拖累了整体战力。我军连年作战,正需时间修养,恢复元气。若是强行出兵征伐,分薄兵力,反而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时机的确很诱人,但颜霖并不赞成出兵。

    举个通俗的例子,此时的姜芃姬刚吃了一桌名为“南盛”的山珍海味,她吃得很饱很饱了,但这时候后厨又端上来一桌更加美味,但量更大的美食。姜芃姬是吃呢,还是不吃呢?

    若是吃,她会彻底吃撑,不仅尝不到美味,反而要经历近乎肠胃涨裂的痛苦,身边还有两个举着柴刀棍棒的敌人。她吃得连道都走不动,敌人这时候一块儿上来打她,她会如何?

    若是不吃,等她慢慢消化完上一顿的美食,然后再享用下一桌美食。

    哪怕美食已经凉了,但能让她吃饱喝足,有精力干掉一旁虎视眈眈的敌人。

    老将军等人被时机引诱,浑然忘了自己这会儿还消化不良,但颜霖他们却没忽略。

    颜霖说得很仔细,老将军却有些不以为然。

    “错失这次机会,再想拿下中诏可就难了。”

    机会就是要把握住才有价值,如此大好机会,怎么能错过?

    幸好,跟颜霖同样想法的人并非他一个。

    丰真几人也是这么想的,纷纷出来应和颜霖的提议。

    此时真不应该出兵。

    蛰伏修养为重,出兵扩大地盘可以缓一缓。

    杨思还给出一个提议,他建议亓官让他们继续当搅x棍,将中诏境内的局势弄得越乱越好。

    当然,这么做的同时还要兼顾北渊和西昌两国的动静。这两个国家的情况与卫慈所知的上一世大致相同,但因为时间缘故,两国还没沦落到后期脆如蝉翼、一捅就破的程度。

    北渊和西昌要是觊觎中诏,还是能挤出一定兵力。

    亓官让他们几个费尽心力折腾残中诏,可不是为了给北渊二国做嫁衣的。

    老将军性情略微固执,一时间无法接受这种说辞。

    未来的事情谁能算无遗策?

    若是错过这次机会,鬼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变故?

    老将军的担心,众人不是不明白,但如今的情形实在是不允许他们再出兵了。

    听着底下众人的辩论,姜芃姬神色无悲无喜,仿佛他们谈论的事情跟她没有半分关系。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主战的声音渐渐低了,她才出声打断两方争论。

    先是肯定了两方观点的优劣,然后再表述她的想法。

    姜芃姬也不赞同出兵。

    为什么?

    因为磨刀不误砍柴工。

    满打满算,从备战出征聂良、掉头打杨涛再到攻打安慛,她这边打了快三年的仗,期间没怎么停歇,期间还因为安慛的算计而出现粮荒,靠着非常手段才度过那个难关。

    她有心继续打,但后勤却跟不上,若是一意孤行,势必要暂时放下南盛的治理。

    姜芃姬很清楚,南盛各地还有不少反对声音,若是她松懈了对南盛的掌控,这些声音紧跟着就会搞事儿。哪怕没法子让她伤筋动骨,但也能学一回苍蝇,将她扰得心烦意乱。

    中诏的确是块肥肉,但现在吃,她怕消化不良。

    亓官让的意思估计也是再看看,奈何帐下那群主战的狼崽儿太激动。

    自认为是中年男人的亓官让以及老年代表孙文,二人感觉年纪大了,经不住狼崽的软磨硬泡,干脆来询问姜芃姬的意思。依照二人对自家主公的了解,她这次多半会选择保守方案。

    有她发话,那些嗷嗷乱叫的狼崽儿也能消停一阵子。

    同时,他们也向姜芃姬透露了北渊的局势。

    “长此以往,北渊必会自掘坟墓。我等若是出兵中诏,惹得北渊警醒,让北渊士族暂且放下内斗一致对外,反而对我军极为不利……”这群人都蔫坏蔫坏的,肚子里满是黑黝黝的水儿,“倒不如暂且看他们内斗,斗得两败俱伤,我军再出兵征伐,损失方能降到最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