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31:杨思的心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涛也不是单纯的人,忍不住感慨道,“听闻那位风氏嫡女是风氏这一代唯一的嫡出娘子,真正的金尊玉贵。若是搁在十几年二十几年前,这个出身母仪天下都够格了。真不知道丰浪子究竟走了什么大运,居然能入了风氏青眼。听闻风瑾性格最端正不过,怎么容得下丰真?”

    他目前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自然希望给他最好的,一想起孩子长大后要娶妻生子,杨涛就忍不住眼睛发红,眼巴巴盯着别人家的闺女——哪家闺女日后会成为自家小子的媳妇呢?

    一想到儿子要娶妻生子,杨涛脑袋就蹦出“聘礼”二字。

    娶媳妇可花钱了,不仅要有权有势还要有财,他这个当老子的要给儿子挣足才行。

    “母仪天下?”颜霖忍不住嗤笑,“风氏怎么可能看得上所谓的‘后位’?”

    想当初,东庆皇帝用昭仪的位子才换来一个风氏旁支的庶出女子。

    长生可是嫡系嫡出,还是尊贵的嫡长女,东庆那种层次的后位还想入得了人家的眼?

    由此可见,丰真这货真是撞大运了。

    杨涛不明白,颜霖也不明白,丰真和风瑾怎么就成了亲家?除了脑子,这两人从性格到出身,几乎没有半点儿吻合的,风瑾出身高门,如何会甘心将宝贝女儿嫁到丰真这样的人家?

    莫非是脑子被驴踢了?

    亦或者姜芃姬从中牵线搭桥?

    杨涛不掩饰自己的羡慕。

    “唉……丰浪子那厮过个五六年能当祖父了,我还不知未来的儿媳在哪儿。”

    听说丰真家的丰仪和长生还是标准的青梅竹马,感情打小就很好,标准的互相养成系。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听着多么美好,从年少情深到暮年相守,经历一次也不枉此生。

    颜霖忍不住白了一眼小伙伴,温吞道,“你不是给大外甥订了杨思家的闺女?”

    杨涛愣住了,反问道,“杨思家的闺女?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怎么没有印象?

    颜霖叹了一声,出言提醒杨涛,同时有些心疼自家大外甥。

    有这么一个记性不太好的父亲,一门好亲事差点儿就鸡飞蛋打了。

    先前杨思作为使者与杨涛等人商讨归顺事宜的时候,二人曾戏言两家成亲家的事儿。

    当然,杨思这边是不情愿的,杨涛这里也没当一回事,全靠颜霖从中插科打诨,使得杨思进退两难,含糊应下这桩略显儿戏的娃娃亲。杨思觉得这就是戏言,时间一长也就忘了。

    奈何颜霖记性好得很,经过他的提醒,杨涛也想起的确有这么一桩事情。

    “那不是一番戏言吗?”

    杨涛挠头,这桩娃娃亲他可没当真。

    颜霖道,“可你不是发愁大外甥的婚事?柳公帐下文武家中的子嗣,阳盛阴衰,你想给大外甥找个同龄又门当户对的,不容易。亦或者说,正泽是嫌弃杨思出身低微,不大相配?”

    婚姻不仅是两个孩子的事情,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如果杨涛对杨思有这样的芥蒂,颜霖就不用继续关注杨思家的崽儿了,一个不好会结仇的。

    说来也是奇怪,姜芃姬帐下文武早些年都是生女儿多些,二胎三胎则是儿子居多。

    这也导致与杨涛儿子同辈的同龄人,男多女少。

    杨涛若是想从他们中间找亲家,越早下手越好,迟了就只能捡剩下了。

    “怎么会?只是孩子还小,贸然定下终身大事,长大了会不会怪我?”

    颜霖“……”

    说要订娃娃亲的是杨涛,现在说包办婚姻不好的也是他,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杨涛读出小伙伴脸上的嫌弃,不由得嘿嘿笑笑,试图蒙混过去。

    说是这么说,但杨涛还是认真考虑一番杨思家的闺女,思来想去——越想越心动。

    杨涛就是个实干派,他觉得杨思家闺女的确不错,紧接着就要“旁敲侧击”了。

    他自认为问得很隐晦,搁在杨思跟前就是“昭然若揭”。

    杨思一连几天都躲着杨涛走,实在避不开了,他就装聋作哑当自己没听懂。

    若是让姜弄琴知道他一不留神把女儿许出去了,还不锤死他?

    二人的动静也传到姜芃姬耳朵里,她随口问了一句。

    杨思是文臣,杨涛是武将,后者身份还很敏感,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能当做寻常事情处理。

    这两人若是起了龃龉,那就不好处理了。

    杨思被提到姜芃姬跟前询问,他只能苦笑着说出前因后果。

    姜芃姬失笑道,“你是说,你没经过弄琴的同意,脑子一涨就把女儿的婚事订了?”

    杨思替自己辩解,“那不是戏言么?谁知道杨正泽居然当真了……”

    姜芃姬道,“儿女婚事还是看孩子的意愿吧,你们两个糙老爷们儿在一旁干焦急也没用。”

    杨思道,“思也是这么想的,可、可孩子……孩子才多大啊,真不知杨正泽急个什么劲儿!”

    姜芃姬想起近几日走路带风的丰真,忍不住发笑了。

    “大概是被子实刺激到了。”

    论年纪,丰真也不是众人中间最大的,可谁让人家成婚早,有孩子也早呢?

    丰仪懂事聪慧,订下的婚事还是顶顶好的,叼走风瑾家最水灵的白菜。

    难怪丰真这么嘚瑟,惹得几个家里有儿子的人也急了。

    “不过话说回来,光从表面来看,杨涛倒是极好的亲家人选。”

    杨思道,“这倒也是,但总归要知会弄琴一声。”

    毕竟——

    闺女户口随妈啊,杨思作为生理学上的父亲,还真没资格对女儿婚事大包大揽。

    说起这个他就很伤心。

    符望还能软磨硬泡让慧珺松口,若非杨思和丰真两个人皮,将符望推上统帅之位,怕是人家早就娶回美娇娘了。杨思可就惨了,姜弄琴是软硬不吃,迄今为止都没有给杨思名分的意思。杨思总有一种自己是姜弄琴外室的错觉,她有需求了就来睡他,提上裤子就不认人……

    思及此,杨思望向自家主公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幽怨。

    “主公打算何时要个少主?”

    明年修养一年呢,正好要个孩子,还不耽误征伐中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