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33:定下亲事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这些事儿自然瞒不过姜芃姬。

    谁让姜弄琴是她头号粉丝,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呢?

    杨思前脚收到家书,姜芃姬后脚也收到了头号铁粉送来的问候信,这封信的厚度是杨思那一封的两倍,捏着就很厚实、很有分量。姜弄琴也大致说了了她的小算盘,隐晦征求意见。

    不管杨涛如今的身份是什么,他毕竟是曾经的诸侯,姻亲对象是普通士族也就罢了,偏偏是姜芃姬帐下两个重要文武心腹。从某个方面来说,这桩娃娃亲具有一定的政治因素。

    若要结亲,必然要问过自家主公的意思。

    主公拍板点头了,这桩娃娃亲才算是过了明路。

    姜芃姬逮着杨思笑道,“天底下敢将正泽家儿子当成童养婿来养,怕也只有你们夫妇了。”

    杨思听到“夫妇”二字,眼睛都亮起来了,明明很开心,面上还要故作矜持。

    “自古以来只有童养媳,哪里来的童养婿……”杨思道,“这说辞要是传到杨将军耳朵,怕是结亲不成反结仇了。不过……仔细想想,这的确是一门好亲事,算来还是他亏了。”

    “这事儿,哪里有什么亏不亏的?”

    姜芃姬笑道,“凭你和弄琴二人,还能比杨正泽差了?”

    “依我看,倒是他占了便宜。”

    根据这个时代的眼光来看,这门亲事的确是杨思这边攀高枝。

    若是仔细分析,结果反而不好说了。

    杨涛的优势显而易见,缺陷也明显,最大的缺陷就在于他的身份。

    哪怕姜芃姬不介意过往,一心重用他,其他人也会防备着杨涛,暗中打压,而杨涛自己也会克制自身。他可以掌控兵权,但不能成为军伍第一人,注定有个更厉害的武将压在他头上。

    例如前世的武将榜,在士族的拥趸之下,杨涛作为武将榜第一的呼声非常高。

    结果出来却让一群人傻眼。

    杨涛名列第五,第一是出身低微、声名狼藉的符望。

    这个结果不仅让不少朝臣松了口气,同时也让杨涛以及他这一系的小伙伴松了口气。

    出风头也要看时机与场合,有些风头出了不仅没有好处,反而有杀身之祸。

    武将榜第五这个排名也不错了,不打眼,安全有保障,私底下还有安慰奖弥补。

    这一世的情况也差不多。

    姜芃姬不介意,杨涛却不能不在意。

    如果说杨涛是偏科生,那么姜弄琴和杨思就是发展均衡。

    杨思是姜芃姬的心腹谋士,未来地位不低,最少也能博一个爵位。

    姜弄琴就更加不用说了,女营能有如今的规模和影响力,这跟她的苦心经营分不开关系。

    她作为女兵中间的一把手,论兵权和影响力,仅次于符望这个统帅,力压其他武将。她不仅能在前线浪得飞起,后勤也是一把手,伤兵营就是她的地盘,积累下的人脉是说着玩的?

    这些年,入伍、退役的女兵,少说也有二十万了。

    这二十万女兵,她们脑子里排第一的是主公姜芃姬,排第二就是一把手姜弄琴将军。

    这对夫妇文武结合,政治影响力岂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至于出身跟脚的问题……

    杨思和姜弄琴都出身微末,的确比不上杨涛的士族出身。

    不过——

    只要给姜芃姬足够多的时间,她会彻底扭转这个时代以血统家世判断一个人价值的价值观。届时,没了出身光环加持的杨涛对上这对夫妇,两家当亲家,谁高攀谁还不知道呢。

    杨思笑道,“臣与姜将军自然是不差的。”

    姜芃姬随意翻了一下桌上的文书,状似无意间问了句。

    “这桩娃娃亲,正泽那边什么态度?”

    杨思仔细一想,叹道,“杨将军倒是没什么特别想法,就是眼馋子实与怀瑜两家结亲,一时脑子发热便拍板定下这桩婚事。倒是那位颜少阳,肚子里的弯弯绕绕怕是不少……”

    姜芃姬忍不住调侃一句。

    “你与少阳,你们二人就是想太多了。”

    杨思面色有些不自然。

    这是职业病作祟,下意识就阴谋论,怪不得他们。

    姜芃姬道,“正泽单纯,少阳却不是个省心的,心思之多,那叫一个九曲十八弯。他对此事没有反对还一力促成,归根究底,多半是看上弄琴在军营以及我这里的分量——”

    一句话总结。

    “哈哈,这桩娃娃亲,估摸着也就弄琴与正泽是当娃娃亲看待的。”

    若两家结亲,只要杨涛不作死,基本等于有了免死金牌。

    杨涛与姜弄琴当了亲家,间接向姜芃姬表明自己的立场,让她更加放心。

    这才是这桩政治娃娃亲的核心内涵。

    只可惜,杨思和颜霖两个人想得脑袋都秃了,杨涛与姜弄琴却是直肠子,一通到底。

    前者开心自己多了个儿媳妇,儿子长大之后不用愁他的婚姻大事啦,后者则满意自家闺女有了童养婿,日后可以玩青梅竹马的养成游戏,什么样的丈夫合乎心意就将童养婿养成啥样。

    【贫道看你菊花有毒】只有容儿和少阳在认真斗智,队友都在吃瓜划水。

    【月影徘徊】我也想要这样能让我躺赢的小伙伴、金大腿。

    “主公都无意见,那这桩婚事也就这么定了。”

    “依我瞧,孩子两情相悦最重要,免得日后成了怨偶。”

    杨思用古怪的眼神瞧了眼自家主公,仿佛很诧异对方也有如此感性天真的一面。

    “时下皆是盲婚哑嫁,能在婚前认识夫婿或者新妇便极为难得。若孩子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年少情深,与寻常夫妻相较,感情更加深厚。怎么也成不了怨偶吧?”

    杨思与姜芃姬的思维不在一个次元。

    姜芃姬吐槽道,“日后风气会越来越开明的,你这种想法,兴许过个二三十年就老旧了。”

    杨思道,“合乎时宜最重要。”

    超前的观念放在不合时宜的背景,注定行不通。

    不管以后如何,但杨思如今的想法合乎潮流,没毛病。

    “子实呢?”

    杨思道,“主公忘了,您不是允了他的请求,将他调回丸州了?”

    姜芃姬手一顿,哭笑不得道,“我昨天才允的,他今儿就迫不及待逃了?”

    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

    真以为丸州的政务比南盛这边轻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