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35:有点儿方……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孙兰走上仕途,不是做得好就能爬得高,还需要精进自己的学识,学好如何经营人脉。

    以前,官场人脉多以士族血脉为网络,如今却不同了。

    孙文老爷子活了五十多年,目光毒辣得很,当别人都还懵懂不解的时候,他便看出金鳞书院与日后官场的联系。若金鳞书院培养出来的人才日后大多入仕,那么士族血脉的影响将被仅以削弱,同时以同窗、同门、同届、同校的关系将会变成官场主流。孙文也不是想孙子变得汲汲营营,但官场仕途不是独行侠能闯的,很多时候都需要人脉支持、相助。

    如果孙兰入仕当官是为了实现理想,为民请命,那么他最先要做的就是保全自身,才有接触梦想的机会。孙文是过来人,有些事情他看得透,自然希望孙子能在他指点下少走些弯路。

    孙兰没爷爷想得那么复杂,点头就应下了。

    只是——

    “孙儿舍不得爷爷。”

    “多大人了,还撒娇呢。”孙文心里很受用,但嘴上还是要傲娇一句的,他想起什么,笑着道了句,“回去之后,记得聪明些。知不知道主公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

    “什么话?”

    “近水楼台先得月,这话倒是精炼有趣。”孙文道,“文证这位老岳丈太难搞定,那你就聪明些从他女儿入手。若能博得佳人欢心,文证也不好继续装聋作哑了。对了,有一点你要谨记,切不可鲁莽、更不可僭越。倘若老孙家出了负心薄幸之人,爷爷可饶不了你。”

    孙文鼓励孙子去追求喜欢的女孩,曲线救国搞定难搞的未来岳父,可不是鼓励孙儿去当渣男的。如果孙兰真在婚前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依照亓官让那个护犊子的性格,势必会跟孙文撕破脸皮。孙文年纪大了,真不知能活几年,他要是去了,孙兰打得过亓官让?

    呵呵……

    分分钟被那条老狐狸活撕了。

    孙兰也是在军营混了两年的少年,不是之前单纯懵懂的单纯儿郎,一些荤话他都听得懂,更别谈自家爷爷说的。一紧张,原先的本性又暴露出来,略显暗沉的肤色透出了红晕。

    “爷爷,您说什么呢……孙儿岂是那种人……”

    孙文哼了一声,“不是最好,不然的话,老人家真怕白发人再送黑发人。”

    孙兰“???”

    孙文道,“你可知亓官让家的闺女如今能开几钧的弓?”

    孙兰有些不祥的预感。

    亓官静慧打小力气就大,不过这是正常现象,孩童时期的女孩儿力气都比男孩儿大。

    “几钧?”

    钧与石一样都是重量单位,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

    所谓千钧之力,虚指三万斤的力量,比喻器物之中或者力量之大。

    孙文的表情难以用语言描述,望向孙子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惜。

    “足有五钧,碍于如今年纪还小,再过几年就不是这个数了。”

    这意味着啥?

    这意味着自家孙子真娶了人家,要是生了矛盾被家暴了,人家一手能将孙兰提起来丢出去。

    孙兰真心喜欢人家,想要追人家,那就认认真真追,追到之后好好待人家。

    不说亓官静慧有个超难搞的爹,光是她本人就够孙兰喝一壶了。

    孙兰“!!!”

    五钧?

    一百五十斤?

    孙兰的体重都不足一百五呢。

    这份震惊残留到了第二日,甚至影响了他的办公,错字一堆一堆。

    幸好军营重要事务都以竹纸书写,若是改成竹简刀笔,一个错别字就要耗费超久时间。

    丰仪见他不在状态,事情也办得乱七八糟,关心之下多问了一句。

    “你怎么愁眉苦脸的?若是身子哪里不适,不如早些下了,回去好好休息养神。”

    孙兰欲言又止,他不由得回想自家爷爷说的。

    【过几年还会涨?何以见得?静慧瞧着也不像是天生神力啊……】

    【金鳞书院女班学生大多都是这样,亓官静慧还不算同龄中最高的……勉强算中流……】

    勉、强、算……中流?

    这岂不意味着还有比亓官静慧力气更大的,拉开更重的弓?

    孙兰只听说过主公姜芃姬十二岁曾经拉开一石多的弓,约莫也是五钧。

    可、可那不是天生神力么?

    怎么金鳞书院女班学生都这么夸张了?

    “容礼……你与长生一直有联系吧?”

    丰仪随军之前,不靠谱的丰真就给儿子拟定了靠谱的字,用以加冠礼使用。

    熟悉他的人都以字称之,更显亲昵。

    “有啊,怎么了?”

    孙兰问道,“那你可知……长生的力气……似乎也……”

    丰仪神色平淡,“知道。可有哪里不对?”

    孙兰沮丧道,“我拉满一石的弓都费劲儿,不知静慧会不会不喜欢……”

    丰仪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计较这些做什么?力量不如人,学着脑子比人强就行。”

    孙兰“……”

    兄弟,你可真是豁达。

    问题是小姑娘会喜欢比自己废柴的弱鸡吗?

    孙兰在军营混久了,虽然没有染上直男癌的思想,但也认为男子魁梧一些更受女孩儿喜欢。

    为了魁梧,他努力增肥,努力长高,努力让自己看着更黑更有男人味……

    结果……e……

    日后公主抱了,多半是静慧抱他而不是他抱静慧,想想就so  sad。

    “嗤——与其纠结这个,倒不如纠结一下你不在的两年多,有没有其他人盯着静慧……”

    孙兰顿时万箭穿心。

    亓官静慧比长生年长两岁左右,算算时辰,明年开春左右就能及笄。

    大姑娘了,同龄人还不盯紧这朵鲜花?

    “兰与静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谊岂是其他人能比的?”

    孙兰握紧拳头,奈何这话没啥说服力。

    丰仪道,“倒也是,祝你好运。”

    这话没有一点儿真诚,反而有些隐隐的笑意,预备看好戏呢。

    孙兰深吸一口气,恨不得立马收拾行囊包袱回丸州,继续去金鳞书院读书。

    为了功课不落下太多,金鳞书院这两年新出的教材都会给他与丰仪寄一份,让他们在空闲的时间继续学习。此时回去上学,继续维持年纪前三有些难度,但也掉不出五十……吧?

    孙兰心中惴惴。

    要是成了学渣,更加不讨人喜欢了。

    “对了——”抱着一堆公文离开前,丰仪似笑非笑地瞧着好基友,无情补了一刀,“前一阵长生给我寄了一封信,里面提到了静慧,她说静慧觉得白面小生更加讨人喜欢一些。”

    孙兰被刀子捅得鲜血淋漓,当晚回去翻箱倒柜。

    孙文饭后散步回来,差点儿没有落脚的地方。

    “找什么?”

    孙兰半个身子要钻进大箱子了,头也不回地道,“爷爷,你先前备下的美白珍珠粉呢?”

    争取回去之前白回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