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37:士族圈子新时尚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心有怀疑,慧珺却没多说什么。

    她仔细研究收购过来的诸多秘方,发现这些养颜法子与现有的法子有些相似,加入的辅料也都是滋养身体的好东西,用过之后,哪怕对身体没益处,那也没坏处,不妨试一试,看看功效。更加关键的是,慧珺从这里看到了极大商机……若能把握,绝对能暴富一把。

    河珠如此廉价,而世人……不论男女,对养颜美白都有着病态的追求,不愁没生意。

    君不见早年的五石散怎么流行起来的?

    还不是因为这东西能“强身健体”,还能让人变白?

    正所谓一白遮百丑,美白之后,再丑的人,颜值都能立刻拔高好几分。

    又因为当官跟颜值挂钩,追求美白养颜的人就更多了。

    美白美容不仅是女人追求的,那些男人更加讲究,巴不得生活在美颜相机里面。

    若这个面膜真有效,不愁没销路。

    机会只给有准备还有脑子的人,慧珺无疑抓住了,大赚特赚。

    依靠河珠这条产链为生的百姓也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

    其中,尝甜头最大的就是那两个采珠女所在的农家。

    看到这里多半也发现了,这两位采珠女都是姜芃姬直播间的咸鱼。

    一个来得早些,原主下水采珠被水草缠住,差点儿淹死,救上岸后,苏醒过来的直播间欧皇哭唧唧说自己被山鬼托梦,传授采珠户如何人工养殖河珠。巧合的是,这位欧皇现实就是养殖淡水珠的,据说父亲家里还有好几个矿,她养珠失败也能回家继承数亿家产那种。

    另一位欧皇来得晚一些,与前一位欧皇隔了一年半多。

    人家也是采珠女,只是男穿女罢了。

    虽然是个纯正爷们儿,但却是个生活很精致的程序猿预备役,在校大学僧!

    这位欧皇每天要花两个小时打理养护皮肤,指甲永远修剪得干干净净,用欧皇的话来说,他用鼻孔看人的时候,人家只会看到他精致的小鼻孔,因为杂乱的鼻毛也被他修剪干净了。

    说起各种化妆品和化妆技巧,他是如数家珍,化妆术更让女汉子为之汗颜。

    根据欧皇透露,人家在某抖有个百万粉丝账号,化了妆能掰弯无数汉子的女装大佬。

    附上这个采珠女的身体,欧皇就受不了了。

    看看这双杂乱的眉,看看这张粗糙暗黄的脸,看看这个又扁又塌又油腻的鼻子,密密麻麻的黑头,粗大的毛孔……脸上都是久违的青春痘,一张嘴,每一颗牙齿间积累了厚重的牙结石,说话都带着一股子臭风……更绝的是,这位妹子的早餐有芹菜大蒜,口气那叫一个大。

    临水自照的欧皇被恶心得鸡皮疙瘩暴增,抖落一地。

    他不知道自己该先折腾牙结石呢,漱口呢,还是先洗脸消痘痘……

    平常这个点,他应该坐在寝室敷面膜养神,奈何这个破地方啥没有,干脆用珍珠粉代替了。

    【那些想穿越古代的人,估计是脑子长坑了。】

    欧皇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赶巧碰到慧珺派出来暗中查访古方的人,他就将各种珍珠粉面膜呈递上去,套了个“大夏宫廷秘方”的名头,狠狠宰了一笔,拿着这笔钱买买买,留了点儿银钱给原主,最后满载而归。这笔钱是欧皇赚来的,用这些钱买的东西也归属于欧皇。

    【可惜没有木瓜,不然还能丰一个胸,这位妹子以后的娃会饿着吧?】

    外人看来,欧皇大佬这趟穿越之旅过得相当滋润,他本人却在论坛给体验打了个差评。

    穿越成妹子也就罢了,事业线贫瘠、肌肤粗糙暗黄、青春痘满脸,一口牙结石和口气……

    体验太差了!!!

    意料之中,这位特立独行的欧皇火了,某抖的化妆教程、仿妆教程点击飙升,粉丝破千万。

    不少人还戏言欧皇继续当个精致的小公子好了,别去当注定会秃头的程序猿。

    君不见主播直播间时不时爆肝,爆得围脖平台隔三差五服务器崩溃?

    十多年来,祭天的程序猿能绕地球三周半!

    因为这两位欧皇的加持以及慧珺的商业头脑,各种类型的珍珠面膜在士族圈子火了,士族贵妇贵女追捧,士子名士也赞不绝口。要说现在的人真是将作死精神融汇到了骨子里,他们为了美白,甚至会用铅粉往脸上抹,不少化妆品都是重金属含量超标的,用多了也不怕中毒?

    十多年前,士族圈子流行一块儿磕五石散,对坐抓虱子,现在流行聚会敷面膜。

    光是想想一群敷着珍珠面膜的名士玩曲水流觞,画风就很迷。

    作为养生大军一员的孙文老爷子,养颜一直是他近些年的保养重心。

    现在,他终于将这份安利卖给了孙子。

    孙兰嫉妒地看着丰仪那张脸,他们俩年纪相差也不大,同事青春期的少年郎,为何孙兰晒得又黑还冒几颗烦人的痘痘,丰仪却是玉面洁白,光滑剔透,肌肤白得能透光呢?

    瞧着眼前这位低头默背、刻苦用功的兄弟,孙兰忍不住给他塞安利。

    “要不也来一份?”

    丰仪浅笑道,“不了,对这些不大喜欢,我也用不上。”

    用不上……

    不上……

    上……

    三个字在孙兰耳中不停回响,将他打击得想要失意体前屈。

    “男人这张脸也很重要的。”孙兰道,“长生那丫头的确是有些好颜色。”

    丰仪笑着反问,“我这颜色还不够好?”

    孙兰“……”

    (╯‵□′)╯︵┻━┻

    好一个厚颜无耻的竹马!!!

    闹归闹,二人还是抓紧时间温习功课。

    他们在金鳞书院学了好几年,深知书院的功课有多么深奥,这两年邮寄过来的教材更是成倍增加,不停修改再版,哪怕他们二人很努力了,但军中杂事太多,学业上不可能跟上书院那群有名师教导,每日认真读书的同窗。不求名列前茅,但求考试成绩不要太惨……

    你监督我,我监督你。

    二人拿出近乎高考冲刺的劲头,除了睡觉洗漱吃饭,其他时间都捧着书苦读。

    行行走走一个多月,一行人终于抵达丸州。

    望着久违的巍峨城池,丰仪心中感慨万千。

    即盼望看到城内的亲人,同时又担心书院摸底考试会让夫子失望。

    “阿兰,你怎么在发抖,很冷?”

    孙兰深呼吸又深呼吸,紧张得手抖。

    “容礼,你看我是不是白了很多?”

    丰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