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38:归来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看着战战兢兢的孙兰,饶是丰仪这般厚道的人也忍不住不厚道地笑了。

    他忍俊不禁道,“的确是白了很多,如今也是玉面小生了,这下可安心了?”

    珍珠粉面膜的确有些效果,孙兰的脸看着白了一度,脸上的青春痘也消下去了,只剩下浅浅的痘印。看着孙兰可怜巴巴的模样,丰仪愣是将三分效果说成了十分,可算让他安心了。

    孙兰长松口气,旋即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傻,忍不住露出些久违的腼腆憨笑。

    “白了就好。”

    他这会儿的颜值肯定不会被静慧嫌弃的。

    丰仪邀请小伙伴,“阿兰,你要不要先到我府上歇个几日?”

    他知道孙兰的情况,孙家只剩孙兰与孙文老爷子两个人,老爷子此时在湛江关前线,城内宅邸只剩几个仆从和管家打理。孙兰这会儿回到宅邸也是孤身一人,倒不如去他家住个几日。

    孙兰婉拒丰仪的邀请。

    数年没有回来,府上还有些杂事要处理,例如管家仆从这些年表现如何、宅邸管理得如何、有无贪墨挪用费用……若是有手脚不干净的,趁早打发出去,免得将宅邸弄得乌烟瘴气。

    哪怕家中没有亲人,但孙兰还是要回去整顿的。

    丰仪识趣,并未强求。

    “如此也好,等你忙完了,我俩再一起去学院报道。”

    两家都提前收到二人回来的消息,丰仪府上的管家早几日就在城外候着,倒是孙兰这边没有动静。迎接丰仪的管家那叫一个热情,望向小主人的眼神满含欣慰。这位管家不仅是丰真身边的老人,更是看着丰仪出生长大的长辈,此时瞧着玉树临风,风仪初成的少郎君,险些激动落泪,口中不住道丰仪高了俊了但也瘦了黑了,若非克制,怕是会做出僭越的举动。

    瞧见熟悉的老人,丰仪唇角也勾起温柔的笑,不等老管家行礼便将他扶起。

    “自打收到消息,夫人便派老奴在城外恭候大郎君,可算将您等到了。”

    老管家热泪盈眶,真情实感为丰仪归来而感动。

    丰仪轻叹,问起家中情况。

    老管家道,“都好都好,府上一切都好。”

    丰仪问,“先前收到家书,听闻母亲染了风寒,身子可大好了?”

    他口中的“母亲”自然不是指亲生嫡母,而是丰真如今的继室万秀儿。

    对于这位继母,丰仪一直敬重有加。万秀儿嫁给丰真之前,她便在这对父子俩的默契配合下,暂居丰府。年幼的丰仪虽有管家仆从精心照料,但很多地方仍比不上女性长辈精细,相熟之后,万秀儿便时常关心丰仪的生活起居,这也给这对半路出家的母子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除了年岁不太相符,二人的母子感情与寻常士族人家相比,怕是更加亲密一些。

    “夫人身子早已大好,只是最近忙着府上的事情,暂时抽不出身,这才派老奴过来接大郎君。”少有继母与继子能融洽相处的,二人关系好,老管家也很欣慰,毕竟家和万事兴啊。

    丰仪严肃道,“母亲是长辈,岂有让母亲出来等小辈的道理?”

    管家笑道,“大郎君说的是。”

    一番寒暄,丰仪注意到孙兰这边的情况,眉头微蹙。

    他们二人赶回来很急,但都提前给府上送了消息,怎么没人过来接孙兰?

    只是这些话不方便在大庭广众下询问,只能先憋在心里。

    因为最初的城市规划,姜芃姬帐下众臣大部分都住在核心圈子,搁在咸鱼口中就是一环二环了。丰真是最早一批拿到住房地契的,孙文加入晚一些,住宅位置自然也离得远一些。

    饶是如此,二人还是同路了一段。

    “夫人,大郎君回来了!”

    丰仪的车架刚抵达府邸正门,便有家仆将消息递给万秀儿。

    “容礼回来了?”

    万秀儿这几年过得舒心又惬意,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反而添了几分岁月积淀下来的韵味。看那张脸,真真儿是面如鹅蛋、肤如凝脂,那双勾人的丹凤眼泛着点点涟漪,不似当年如深潭般死寂。只见她眼形细长,内勾外翘,两弯黛眉似二月柳叶,身材婀娜窈窕,浑身皆是成熟风韵。瞧这个模样,谁会相信她三十出头,说她是二十出头的少妇都有人信。

    “儿子给母亲见礼。”

    万秀儿道,“快快起来,吾儿回来了,让娘好好瞧瞧。”

    看着如今出落得清秀俊雅的丰仪,万秀儿心下感慨万千,隐隐又有些遗憾。

    倘若她头一个孩子能到世上,兴许……

    思及此,万秀儿便遗憾得想不下去了。

    她跟渣男前夫曾有过一胎,只是那个渣男前夫太渣,在前婆婆和贵妾的撺掇下怀疑万秀儿的清白,口红白牙咬定万秀儿当年在匪寨遭人玷污,更搬出了一套歪理邪说——女子第一胎所怀之子是初次男子的血脉,若想生出丈夫的孩子,头一胎必须流干净了,冲刷掉第一个男人留下的赃物——因此,渣男丈夫亲手给万秀儿送上让她落胎的阴毒之物,害她没了孩子。

    万秀儿身子本就有些虚寒,怀孕艰难,又有那次打击,以至于她嫁给丰真这么久也没动静。

    当然,丰真这货常年在外出差也是一大原因。

    如今年过三十,她也没了怀孕的念头,只将一腔柔软倾注在丰仪身上。

    “母亲,儿子现在好得很呢。”

    丰仪转了一圈让她瞧。

    “知你过得好,但没有亲眼瞧见,心里总是不放心。”万秀儿见他身上的衣裳有些单薄,布料都有些褪色起毛了,温声道,“早几日就让下人将你房间收拾好了,你去看看有什么缺的。等会儿让府上绣娘过来给你量量,重新裁制几件新衣,以前留在府上的衣裳都不能穿了。”

    丰仪道,“好。”

    “等到了金鳞书院下学的时候,长生兴许会到府上。”万秀儿含笑道,“长生那个孩子,这两年出落得越发漂亮了,她又懂事体贴,生怕我在府上孤寂,时常会过来串门拜访——”

    丰仪唇角笑意更深。

    与此同时——

    孙兰想要怀疑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