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391:暖脚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孙兰一路回了府邸,马车都到门前了也没人出来迎接,颜色略陈旧的大门紧闭,门口也是冷冷清清,甚至连门房都不知去了哪里。饶是孙兰脾气好,见到这一幕也有些动怒,

    不等他开口,耳边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原来是管家听到动静匆匆赶来,他瞧着比以前丰腴好几圈,身形横向发展。

    这位管家一上来就连忙请罪,孙兰不开口,他也摸不准对方的意思。

    他看到孙兰有些心虚,只是孙兰没有责问,管家暂时将提起的心放了回去。

    “我累了,先回府。”

    说罢,径自从管家身边走过,抬脚跨过门槛入府。

    瞧着喜怒不形于色的孙兰,管家有些惴惴不安。

    等孙兰看到看似收拾过,但处处不怎么干净的主院,心下不满又深了一层。

    随同而来的护卫将几个马车的东西收拾出来,大部分都是书籍,不仅有金鳞书院邮寄过来的教材,还有几个箱子是孙兰这些年写的作业以及读书笔札,全都整整齐齐码好了。

    少部分是孙兰的随身物品和贴身换洗衣物。

    第一天回来有些迟,孙兰温习了功课,打算明日再去找小伙伴了解情况,熟悉书院夫子们的教学风格。他和丰仪休学休了两年多,还不知金鳞书院那帮丧病的夫子又搞出什么新花样。

    冬日的夜黑得快,孙兰又命人点了几盏灯照明,用过晚膳打了一套拳,继续啃书。

    大概到了亥初时分,也就是晚上九点,护卫的侍从轻声唤他。

    “何事?”

    “管家方才过来,说是天色已晚,劝说郎君早些歇下。”

    孙兰问道,“这会儿何时了?”

    他没有睡意,应该没到平日睡觉的时候。

    侍从回答,“刚刚亥初。”

    这还很早啊,距离他平时睡觉时间还有一个时辰呢。

    不过——

    “罢了,明日一早还有不少事情,早早歇下也好。”

    府上就他一个人,人情往来什么的都要经过他的手,琐事多着呢。

    只是孙兰没想到自个儿房里会有个“惊喜”,亦或者说“惊吓”等着他。

    简单沐浴洗漱一番,孙兰套上寝衣准备入睡。

    室内视线昏暗,他又酝酿了些困意,迷迷糊糊便要躺进被窝。

    初进被窝,被窝里头带着暖意,这让孙兰忍不住喟叹。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待在军营的两年多,睡的都是硬邦邦、冰凉凉的褥子,每逢冬日缩进被窝就跟进了冰窖一样,非得蜷缩身子,等体温将被窝捂暖了才好受。府上的仆从虽说懈怠了,但还记得用手炉给被窝烘暖,倒也不是无药可救。这么想着,孙兰将双脚伸直,冰凉的脚板突兀碰到两团柔软温热的东西。不仅他被这份热度吓得睡意全无,那东西也被他的脚板冰得颤了颤。

    “什么东西——”

    孙兰厉声呵斥,吓得坐起身,一边将双脚抽回来,一边将被褥一掀。

    那东西反应也快,居然还想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脚往胸前塞。

    真是不知羞耻的鬼物!

    孙兰动作迅速拿了佩剑,刷得抽出长剑欲杀妖物。

    外头护卫听到动静,急忙闯了进来,还未看到什么,便听到女子哭求的声音。

    两个守夜的护卫面面相觑,默契退了一步,询问发生何事。

    孙兰这边也是惊魂未定,隐约瞧见床尾横躺着个光溜溜的女人,自然也明白刚才双脚碰到了什么东西,顿时又羞又恼,捏着佩剑的手攥得死紧,咬牙切齿道,“无事,都出去!”

    护卫交换暧昧的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孙兰佩剑不离身,寒着脸将屋内的灯都点亮,发现那个光溜溜的女子正跪俯在床尾。

    一头黑亮的长发披在背上,少数滑落肩头,衬得露在外头的肌肤更白更细嫩。

    孙兰窘迫得挪开眼。

    “你是何人?”

    女子,亦或者说少女,她瞧着也才十五六岁的模样,倒是身材发育得不错。

    “奴婢是给大郎君暖脚的。”

    暖脚?

    脱得光溜溜,爬到他床上给他暖脚?

    孙兰真是长见识了,暖脚找个手炉也比这货强啊,非得找个人占他的床?

    再不济,穿上衣裳暖好离开,脱得光溜溜是个什么意思?

    孙兰站得远远的,十分耿直说出了自己的心里想法,听得少女又羞又臊,简直无地自容。

    “奴家、奴家也是来侍奉大郎君的……”

    暖脚,说白了就是能睡的丫头,不用给任何名分,贱妾都不如。

    她们用身体给被窝烘暖,给主人暖脚,主人若是有需求也可以用她们发泄。

    姜芃姬之前那年闹了一通,各家各户都乖觉了,不敢搞什么贵妾、良妾、贱妾,因为他们功劳不够,根本没资格纳妾。一旦纳了妾,那就是僭越逾制的罪名,轻则丢官,重则祸及全家。但男人一生不可能就一个正室夫人。再好吃的菜,吃了几年也腻味了,总要换一换口味。

    哪怕是一坨不新鲜的屎,只要是这些男人没吃过的,他们都想尝一尝。

    因此,暖脚丫头就有了另一层意思。

    不仅负责给主人暖脚,还要给主人暖身暖心,陪着睡觉觉。

    孙兰待在军营,听惯了士兵们的荤话,耳濡目染后也不是那么纯洁,听得懂少女的潜台词。

    “呵,管家派你过来的?”

    他冷嗤一声,听得那个侍女瑟瑟发抖。

    嗯……

    屋内气温不高,她又光溜溜的,不抖才是怪事儿。

    “什么时候,一个下人也能插手主人的私事,对主人房中事情大包大揽了?”

    孙兰想秃脑子也没想到,他回来头一晚就有这么胆大的丫头要爬他的床。

    当他是什么?

    想想就很气!

    暖脚丫头泫然欲泣,烛光映衬下显得可怜又可人,特别是那具毫无遮掩的身体,对于气血旺盛的少年而言更加刺激。若是寻常富户郎君瞧了这个,多半是收了人家,送上门的肉干嘛不吃。孙兰却觉得有种遭人羞辱和愚弄的羞愤感,用剑指着丫头道,“滚出去!!!”

    “滚出去,让管家滚进来,我倒是要问问他,他一个下人是不是想翻天了!”

    管家松懈,办事不利,居然想着用送女人的方式讨好他,光是想想都恶心。

    不过是个下人,居然有这种试图玩弄主人的念头,还用了这么低劣恶心的手段!!!

    寻常士族人家的主母的确会给快成年的子嗣安排教导人事的丫头。

    拒绝还是收下,也是要问过当事人意见的。

    一个管家,还真将自己当成他爹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