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41:惩治7刁仆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管家被压着跪了许久,他起初还为自己求饶几句,奈何孙兰不理他,他这场独角戏也唱不下去,反而在孙兰的气场下慢慢熄了声。一时间,耳边只剩竹简翻动碰撞的动静……

    孙兰在查账。

    他们爷孙这两三年都不在府上,府上各项支出记录都是管家弄的。

    爷爷这两年的薪俸,大部分归了库房,少部分用于府上嚼用和下人月例,但孙兰让人去查却发现库房少了不少东西,连这两三年的薪俸也缺了两三成。因为府上就爷孙两个正经主人,服侍的下人也不多,大致支出,孙兰在军营后勤混了这些年,一眼便能算个大概,岂会不知?

    呵呵——

    有人贪墨,不仅贪了,还贪到自家老爷子的薪俸上了。

    做假账做到他头上?

    真以为他们爷孙从不开库房检查就能随意贪墨?

    若是不好好惩处这些刁仆,一旦让哪个嘴松的传扬出去,他们爷孙都会沦为外人笑柄。

    战场上运筹帷幄有个鸟用啊,回到府上连几个刁仆都能随意欺瞒,名声何在?

    思及此,孙兰的眼底就带着几分杀意。

    “这些年,你侍奉我们爷孙的确辛苦,但我与爷爷也没亏待你吧?”

    不仅没有亏待,反而算得上善待了。

    因为曾经遭逢大难,爷爷对外心肠冷硬,对待这些伺候自己的人倒是挺和善。

    只可惜,这些人却是蹬鼻子上脸,看不清自己,反而将主人家的一切视为自己的所有物了。

    管家心下咯噔,知道坏菜了,哆嗦着道,“老奴也是猪油蒙了心。”

    主人家都摆出这副架势了,继续嘴犟,反而讨不着好,倒不如打打感情牌,乞求宽大处理。

    其实吧,管家贪墨的事情并不少见,但像他这样贪的不多。

    他原先也只是小贪而已,那点儿小钱少了就少了,随便做个假账就能蒙混过去,主人家又不抠门,孙文也没时间为了几贯银子仔细对账。只要账目不离谱,基本不会管这事儿的。

    之后,孙文和孙兰两人都不在府上,一离开就是两三年。

    管家手中权力又大,轻而易举就能接近府上财物,贪墨不要太方便啊。

    今天跟人吹逼需要资本,拿点儿;明天婆娘想买胭脂水粉新布料,拿点儿;后天自己要去秦楼楚馆会会小情人,拿点儿;大后天有穷亲戚上门打秋风,再拿点儿……

    总而言之就是尽情买买买,剁手再剁手!

    孙府的钱财就成了他的口袋,怎么拿怎么用都没有丝毫难度,时间一久他就飘了。

    不仅飘了,花钱更加大手大脚,置办豪宅,买丫鬟婆子伺候,活得跟正经富家老爷一样。

    等他清醒一些,看着缺口越来越大的账目,他知道坏菜了。

    主人家不计较一贯两贯,那么府上少了几千贯呢?

    要知道亓官让、风瑾几个重臣,根据职位不同,年薪也才七千贯到九千贯不等,张平几个科研大佬年薪最高,薪俸加上姜芃姬的补贴大概有一万贯,孙老爷子的薪俸自然不会超过这个数。管家这几年贪墨的数字,直接吞了老爷子一年的薪俸,这胃口还不大?

    这时候的薪俸还不是全发钱,一部分用金银替代,另一部分用米粮肉食布匹乃至古玩器物。

    管家将没标志的钱拿走了,因为方便流通,但也容易暴露。

    缺口太大,管家没办法将账目做平,这时孙兰回来的消息传到耳朵里,把他吓得腿软。

    孙兰不查账还好,一旦查账……

    全家都得死!!!

    于是,管家就想了个法子,打算曲线救国。

    若是孙兰收用了自家幺女,那么他就是孙兰半个岳父了,要是女儿争气让孙兰独宠,甚至是让女儿怀上庶长子……看在血脉的份上,哪怕贪墨了万贯,这对爷孙也会轻拿轻放吧?

    管家算盘打得妙,奈何孙兰根本不是他以为的好色之徒。

    孙兰粗看一眼就知道管家几个贪墨的钱足够要他们命了,随手将竹简一丢。

    “全都杖毙了吧。”

    管家面色剧变,其他从犯也被吓到了,哭的哭,求饶的求饶。

    孙兰忍不住冷笑,反问道,“你们可知自己的身份?”

    管家几人忍不住瑟缩一下。

    “你们不记得,那我告诉你们是什么身份,你们是孙府买来的奴仆,隶属于贱籍,更是孙府的私产。”孙兰不留丝毫颜面地揭开他们的底子,管家更是臊得从头到脚都倍感羞辱。

    孙文和孙兰这对爷孙不在的日子,管家渐渐过上了富足的人上人生活,住着比孙府还大的宅邸,府中伺候的婢女奴仆更是孙府的数倍。渐渐的,管家都忘了自己的籍贯并非良籍。

    孙兰继续道,“按照时下律法,贪一贯者,黥面示众;贪五贯者,流放千里;贪十贯者,枭首示众;贪二十贯者,剥皮揎草!至于贪三十贯、五十贯、一百贯是个什么刑罚,你们心里也有数。你们自己想想,作为孙府奴仆的你们,每个人都贪了主人家多少钱粮?你们全家拿来抵命尚且不够,子嗣、妻室、父母,一个都逃不了,严重者要夷三族!谁给你们胆子做出这种事情?你们究竟是欺负我们爷孙人单力薄,管不了你们,还是觉得我们蠢笨好欺?”

    当孙兰说出这段满含杀意的话,管家像是被抽干了力气瘫坐在地上,其他人更是吓得忘了哭求。

    他们受了管家不少好处,贪墨的钱也在五十贯到百贯左右。

    哪里知道会这么严重……

    管家猛地回过神,哭求道,“小人真是猪油蒙了心啊,恳请大郎君念在以往情分的面子上,饶过小人这一回吧。小人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为大郎君效力,再也不敢做这种事情了……”

    谁都想活着,杖毙是个什么死法,想想都害怕。

    孙兰冷眼瞧着几人的反应,倏地想起什么。

    “等等——先留着。”

    管家心下忍不住狂喜,但不等他庆幸,孙兰的话又将他打回地狱。

    “留你们狗命多苟活一日,我明儿先去官府备个案再收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