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742:被人打2断手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家仆贪墨数额巨大,按理说打死也不为过,但按照此时的律法,哪怕是奴仆犯错也不能随便杀掉,应该跟官府找一声招呼,免得后续惹上麻烦。当然,这只针对普通富裕人家,士族特权巨多,乱世前已经发展至巅峰,再加上乱世法典松懈,他们行事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孙兰真将这些背主贪墨的刁仆打死,外人也不会过来哔哔这里那里不对。

    所以,孙兰下意识说出了杖毙这样的话。

    可等护卫准备将人拖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

    爷爷是主公重臣,名声最重要,哪怕这些刁仆咎由自取,但也要走个流程。

    孙兰记得自家爷爷说过,主公最重律法,怕是不会由着他们胡来。

    若是不慎撞上枪口,难保不会变成主公立威的对象。

    其他诸侯大概会卖重臣一点儿面子,但自家这位主公就不好说了。

    孙兰虽然年轻,但也不是愣头青,考虑得更多一些。

    他挥手道,“将这些人全都捆了看好,谁敢逃再打死。”

    管家顿感人生都灰暗了,涕泗横流,哀嚎着求饶、打感情牌。

    奈何孙兰连个眉头都不动。

    这让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个孙兰早不是当年软萌说句话都害羞的单纯男孩儿。

    尽管还未及冠,但却有了不少成年男人也不具备的威仪。

    他现在只发愁一事。

    若是向官府过了明路,家里这点儿丑事可就瞒不住了。

    不过——

    幸好他认识几个长辈,明儿悄悄说两句,这事儿应该能摆平。

    总不能叫治家不严、御下松懈的名声扣在自家爷爷头上,毁了老人家晚节吧?

    因为出了这么一档事情,孙兰第二日的计划行程全被打乱了。

    等他处理了刁仆,敲打了嘴巴不干净的仆从,算清楚管家等人贪墨的具体数字,重新做账,一天都过去了。附近的邻居都是爷爷同僚,府上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彻底瞒过他们耳目。

    孙兰打算筹备些薄礼上府拜访,打好关系,顺便让他们将这破事儿瞒住,别闹得谁都没脸。

    等他忙完,这都第三天了。

    好不容易清闲下来,孙兰发现一件贼委屈的事儿——

    他回来的消息也没藏着掖着,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窗都晓得了,但静慧一直都没来。

    莫非真让容礼那张乌鸦嘴说中了——

    静慧忘了自己,看上其他妖艳jian货了?

    孙兰心里惴惴不安,但也知道纠结是没用的,主动出击才有希望。

    他又专程准备了一份厚礼去拜访亓官府邸,理由也是现成的——他随军这两年,亓官让等同于他的半师,令他受益良多,这会儿回来了,怎么说也要替亓官让关心一下师母等人。

    看看师母,顺便……还能看看朝思暮想的青梅。

    美滋滋~~~

    美滋~~~

    美~~~

    等到了亓官府邸,孙兰敏锐发现府邸内的气氛不太对劲,下意识收敛内心那点儿浮躁和喜悦,“数年不见,伯母风采更胜往昔。这是小侄儿偶得的小玩意儿,送予小弟耍着玩的。”

    讨好丈母娘是每一个女婿都要做到的,岳父太难搞,那就迂回从丈母娘入手。

    亓官让的夫人出身河间郡魏氏,乃是柳羲早年西席魏渊先生的庶长女。

    她嫁给亓官让之后,夫妻二人琴瑟和谐,哪怕这些年都是聚少离多,这位夫人也未曾有任何怨言,反倒将这个小家打理得井井有条,性情温顺柔婉,教育孩子也极其有耐心和爱心。

    孙兰年幼丧母,对这位夫人很是尊重,面对她总有种面对自己母亲的感觉。

    此次回来,孙兰不仅给府上的小家伙准备了礼物,给这位未来丈母娘也准备了厚礼。

    “来都来了,送这些虚礼做什么?”

    亓官夫人面色略显憔悴,眉宇间带着些未散的愁思,但还是打起精神对孙兰露出了浅笑。

    孙兰心下狐疑。

    不过,他没有莽撞询问。

    如果亓官夫人愁的是府上私事,孙兰作为外人,询问了反而冒犯。

    二人寒暄几句,说的内容大致就是这些年过得如何,孙兰趁机将话题引到亓官静慧身上。

    亓官夫人扬起的嘴角僵硬了,愁色越浓。

    由此可见,亓官夫人心里发愁的事儿,多半是出在亓官静慧身上。

    孙兰心下咯噔,搁在腿上的右手猛地一紧,急忙询问道,“莫不是静慧出了什么事情?”

    亓官夫人欲言又止。

    孙兰一再追问,亓官夫人才据实相告。

    亓官静慧在书院跟人发生冲突,被人打断左手,书院夫子勒令她在家反省(修养)一月。

    孙兰听了这话,吓得心脏都漏了一拍。

    静慧……被人打断左手?

    “谁打的?”

    孙兰第一反应就是带人打回来。

    连个姑娘都打,那畜生全家都欠削是吧?

    亓官夫人被孙兰这话噎了一下,正常反应不应该是问一下冲突的原因么?

    听孙兰这话的意思,他是想不分青红皂白就去找回场子啊。

    亓官夫人苦笑道,“少年人的矛盾罢了,静慧这事儿也有不对的地方,关她一月长个教训。”

    孙兰心下担心得不得了,一听到打断手他就坐不住了。

    亓官夫人知道他那点儿小心思,善解人意地给了台阶,让孙兰去后院看看亓官静慧。

    因为姜芃姬这些年的努力,社会气氛开放了不少,最典型的一点就是男女之间的忌讳没有以前那么多了。若是搁在以前,孙兰怎么说都不可能去后院看望养病又被关禁闭的亓官静慧。

    如今倒是没事儿了,只要不是孤男寡女在一间屋内长时间独处,外人也不会说什么。

    静慧作为亓官让长女,身边自然不缺伺候的丫鬟婆子,更加没有忌讳了。

    孙兰步伐急促地去了亓官静慧居住的院落,刚过去便看到一身常服的她坐在廊下,左手挂在胸前,右手卷着一本书。半个身子斜靠在凭几上,慵懒的模样与记忆中的她有不少区别。

    “静慧。”

    他的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喜悦。

    孙兰刚接近后院的时候,亓官静慧便听到了陌生的男子脚步,听到呼唤再循声看去,一眼便认出了孙兰。她先是一喜,似乎想起了什么,鼻尖哼了声,扭头继续看手中的书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