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253 突飞猛进【4600月票加更!】

作品:神级御兽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十芥

    看到张澈一脚就废了一头长吻豺,刘刚三人已经无话可说。

    这到底是我们带你来锻炼技战术,还是你来吓唬我们啊,大哥?

    震惊之下,三人组成的防御圈都差点出了问题。

    三人连忙打起精神,小心应付那大群长吻豺如同潮水一般的扑击。至于张澈,他们已经丝毫不担心了,哪怕这小子的技战术再差,凭借着变态的力量,也能游刃有余啊。

    只希望他不要太过依赖自己身体的优势,而是尽量去锻炼战法才好。

    张澈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不对,若是全都依靠自己的力量优势来对抗长吻豺,那还锻炼个什么劲,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于是,面对继续扑来的那头长吻豺,他双眼紧紧地盯着对方那修长健壮的身躯,手中长剑从一个刁钻的角度斜斜刺击而去。

    一剑刺出,张澈脑中就闪过一丝奇妙的感觉。

    果然,面对这一剑,那头长吻豺虽然极力闪躲,却仍旧没能躲过去,被剑尖在一侧的脖子上擦了一下,立刻就多出了一道血色剑痕来。

    “终究还是没有拿准时机啊。”

    张澈惋惜的摇摇头,这一次出手还是稍稍早了一点,让这长吻豺有了躲闪的时间,否则定然能够一剑贯穿它的咽喉,直接解决战斗。

    另一边刘刚三人只感觉压力越来越大,几乎都要支撑不住。

    这毕竟可是上百头长吻豺在围攻,哪怕因为三人站位的巧妙,实际上需要应对的长吻豺还不到三分之一,但也足够让他们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刘哥,再放两头进来!”

    张澈决定给自己在增加一点难度,否则安安全全的对敌,那还有个屁的意义。

    刘刚听了张澈的话,眼中不由露出一丝赞许之色,脚下一错,立刻就有两头长吻豺朝后面的张澈扑了上来。

    而刚才那头被张澈刺伤脖子的长吻豺,也是凶性大发,红着眼睛贴地疾扑,径直咬向了张澈的双脚。

    另外两头长吻豺,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一头直接高高跃起张嘴咬向张澈的头部,另一头则是中规中矩的从中宫直入,利爪直接撕向张澈胸腹部位。

    “这些家伙果然难缠,竟然还懂得上中下三路互相配合着攻击!”

    张澈心中赞叹一句,脚下却丝毫不停,猛地朝旁边急速踏出几小步,身体微微一倾让开上方扑来的长吻豺,剑柄狠狠砸在中宫直入那长吻豺的侧脸上,将它砸的痛呼一声,摔倒了数米之外。

    而接着砸中中间那头长吻豺产生的反作用力,张澈手中变异豚剑的剑尖,却是骤然加速,“嗤”的一声就刺入了扑向他双脚的长吻豺左眼眶里,深深没入到了头颅之中。

    紧接着,张澈手腕一翻,变异剑豚的剑身就猛地旋转了一圈,将这头长吻豺的脑浆子给绞成了一团浆糊,立刻化为一团流光散逸开来。

    第一杀!

    张澈心中信心更足,脑海中急速回忆起刚才,刘刚游斗在那几头长吻豺之间的走位和出手时机,心中更是多出了几分明悟。

    “杀!”

    一声大喝,面对剩下两头长吻豺,张澈脚下飞快迈着小碎步变换方位,手中长剑则是每每从刁钻至极的角度刺出,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在两头长吻豺的身上刺出数道伤口,鲜血汩汩流淌而出。

    刘刚三人的压力愈发大了起来。

    “刘哥,这次放五头进来!”

    正当刘刚他们考虑是否要放出御兽来,先解决掉一定数量的长吻豺之时,张澈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们便惊愕的发现,仅仅只是一分钟不到,张澈便已经将三头长吻豺尽数斩杀,脸上更是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来。

    果然是天赋出众啊,自己只是做了一场示范性的演示,再点拨了几句,这位黄家未来的女婿,竟然能够如此迅速的运用到了实战之中。

    哪怕他此刻看来还很稚嫩,但是用不了三五个月,估计就能够追赶上自己等人的脚步了!

    刘刚心中感慨,嘴里大笑一声:“哈哈,小心了!”

    说着,他再次让开几步,极为精准的放出了五头长吻豺,往身后的张澈扑去。

    张澈看的大为赞叹:好家伙,不说他们三人的战斗力和巧妙的配合,仅仅只是这一份控制能力,就不是常人能够达到的。

    让他们放过来几头就是几头,绝不缺斤少两!

    虽然一次性面对五头长吻豺的围攻,但是张澈的压力却并没有增大太多,他已经越来越能把握到合适的时机,无论是躲避还是攻击,失误次数急剧下降起来。

    原来,这就是高手的感觉啊!

    嗯,哪怕仅仅只是摸到一点门槛,也让张澈心中无比的舒坦了。

    果然啊,在没有拥有绝对压倒性的力量之下,技巧的作用还是非常巨大的,有时候甚至还要超过力量所占的比重。

    所谓的一力降十会,那“一力”绝对得是占据绝对的优势才行。

    更何况,就算力量真正达到了极限,多一些技巧岂不是更妙?

    这一次,张澈花费了两分钟,五头长吻豺相继毙命。

    “刘哥,放十头过来!”

    张澈膨胀了,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够应付更多长吻豺的围攻。

    刘刚大喝一声:“好,小心了!”

    呼啦啦,整整齐齐十头长吻豺就冲过刘刚特意让出的空隙,呈弧形攻击圈朝张澈急速逼了上来。

    从五头到十头,张澈所面临的压力,一下子就骤然提升了两倍不止!

    “妈蛋,果然还是有点膨胀了,一下子面对十头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啊!”

    面对十头长吻豺的扑击,张澈根本别谈攻击了,就连闪避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无奈之下他只能再次依靠自己的力量优势,砰砰砰几脚连续踢飞了三头长吻豺,才终于感觉轻松一些。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避让不开,被一头长吻豺一口咬在了大腿上,几颗利齿直接咬穿作战服长裤,深深嵌入到了张澈的大腿肌肉之中,痛的他差点忍不住喊了出来。

    事实证明,无论一个人经历过多么巨大的痛疼,对此也还是不会有丝毫的抗体,下次该痛得受不了,那就绝对不会减轻半分。

    张澈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斩,将这头来不及抽身的长吻豺自颈部斩为两截,随后身形疾走,犹如一只翩翩蝴蝶般,在剩余的几头长吻豺之中辗转腾挪。

    又一次来不及避让,张澈的左臂被一头长吻豺直接一口咬中,作战服上面再次多出了几个深深的牙洞。

    幸好黄钜云给张澈准备的这套作战服,抗撕扯能力相当出色,否则他手脚上的肉怕是都已经少了两块。

    张澈毫不惧怕,眼睛微红着,左手直接抓起这头嘴巴还挂在他左臂上的长吻豺颈部皮毛,直接高高举起,随后往地上狠狠一掼。

    “砰”的一声闷响,这头长吻豺的整颗头颅,都差点被砸进了胸腔里,直接就在张澈手上化为了一团流光散逸而去。

    张澈鼻子都气歪了,这都已经杀了好几头长吻豺了,竟然一张异兽卡都没有爆出来。

    我啥时候变得那么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