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1章 用生命捍卫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华夏北部,一处宁静的山村被晨曦的阳光赋予了祥和。

    一大早,就在村子里的人准备出去开始一天劳作的时候,警笛声划破了长空,打破所有平静。

    “出啥事了?”

    “不知道啊,是东子家那边来了好多部警车,还有几辆挂着白牌照的车,好像……好像是当兵的!”

    “啊!我的天爷,这是出啥大事了?东子可是一个好后生啊,那么小,带着妹妹过活,挺不容易的。虽说不是咱们村的,几年前才搬过来,可平时与人为善,帮了咱们不少,怎么会……”

    嘈杂的议论,让原本就有些沉闷的氛围变得更加令人压抑。

    事发地点,地上一片斑驳的血迹。

    空气之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并不太宽敞的房间,横列着好几具尸体。

    市局几位警员正在勘查现场,刑侦队长冷燕环视着整个房间。

    此刻,冷燕身边一个随行的军官沉声道,“我们这么多人追踪这伙强徒到了这儿,还以为他们会有什么大的行动,没想到还没等到我们收网,他们就被杀了。而且……连一个活口都没有。”

    冷燕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身边负责尸检的法医暗汗,“冷队,这手法也太惊人了。一刀封喉。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给对方留下。”

    冷燕蹙眉。

    她微微蹲下,细致的打量着这几具尸体。

    边上的军官也将目光扫视过来,听着法医进一步分析,“从死者死亡症状,还有身上的伤口来看,我可以深信,击杀他们的是一个受过特训的高手。”

    “高手?”

    冷燕细眯着眼,不由之主的喃喃自语。

    “这手段,怕是只有特种战队的人才能这么干净利索!”

    冷燕分析。

    “不错。可部队上对于退役特种兵都是有所追踪记录的,应该不可能是队伍上的。”

    军官道。

    冷燕眉关紧锁,招呼手下的人过来,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命人搜索整个房间。

    就在此刻,一个手下拿着一个保护很好,夹在一本已经被翻烂了的书里头的一张旧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之后,冷燕凝眸。

    随行军官面面相觑,神情凝重。

    “快!向市局上报这里的情况,并尽快通过情报部门跟队伍上进行核实!”

    冷燕当即做出应对,浑身冷颤。

    “血迹还没有干,尸体还是热的,我猜测对方应该还没有逃远。凶手很彪悍,所有人听我命令,展开地网式搜索。”

    冷燕作为这次行动前沿临时指挥,朝着众人下达命令。

    “冷队长,你确定对方是杀人之后逃逸了?”

    军官质疑。

    “不然呢?难道杀了人还在等着我们去抓?”

    冷燕心中有些不太舒服,尽管她很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由不得她多想。

    搜索行动很快展开。

    大队人马从山下开始往山上搜索,可地方太大,搜索人员根本不够,这深山老林想要藏个把人,相当容易。

    山上。

    一处荒芜空地上长满杂草。

    这里竖着几处无名墓碑,略显破败。

    墓碑边上,跪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少年十八岁左右,女孩要更加年轻一些。

    男孩身上血迹斑驳,出现多处伤口,伤口处已经被一些咀嚼碎了的山中草药敷上,能够暂时止痛。

    女孩衣衫被撕扯破,头发散乱,脸上残留着还未风干的泪痕和些许淤青。

    “哥,你疼不?”

    男孩强忍刺痛,保持微笑,“不疼。”

    “哥,要不然……咱们赶紧逃吧?”

    女孩哽咽。

    少年带着血丝的双目,定定的盯着无名墓碑看着,三跪叩拜。

    晨曦,阳光明媚,光线穿透遮天的松柏,婆娑的余光照耀在了坟前。

    如此美好的一天,没想到对薛东而言,却是一场横祸。

    而这样一场祸事,是他很多年前就已经预感到的。

    “不,你走。好好活下去。活着,才有希望!”

    薛东脸上保持着与年龄极不相符的冷漠,妹妹薛苗哭着抱紧薛东。

    “哥,咱爸不会怪你的。都是那些坏人,是他们该死!你要是不杀了他们,他们就……就会将我……”薛苗回想着当时的场景,泪水再次流淌下来,“哥,都赖我,要不是我,你才不会惹上这祸事!”

    “傻瓜,我发过誓,这辈子,谁也不能伤害你!谁也不能……”

    薛东尽量保持着微笑,指尖轻轻的在薛苗的琼鼻上刮了一下。

    “好了,快走吧。我得留下,老爸说过,男人要有责任,要有担当,我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而你是无辜的,生活再苦,也得咬牙扛过去,因为我们是军人的后代!”

    “哥,你疯了么!八条人命,就算你留下,别人能说你是正当防卫么?”

    薛苗说着,哭成泪人。

    她就哥哥这么一个亲人了,她不想再失去。

    薛东脸部的肌肉微微抽搐了几下,稍稍的有些动容,“怎么裁定,那是法院的事。可我不能坏了规矩,让老爸蒙羞。你快走,我去自首,应该能减轻罪行。”

    “哥!”

    “别说了!快走……记住,你要好好活下去!别忘了哥跟你说的话,所有的明天都是美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哥……”

    薛苗还想说些什么,未等她说出口,只觉得脖子后头一痛,她便昏厥过去。

    “对不住了,傻妹妹。我是个男人,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为了你,我唯一的亲人。我依然愿意这么做,并无怨无悔。”

    薛东将薛苗隐藏在了安全的地方,然后下山,并用那老掉牙的手机拨通了110报警号码。

    山下。

    搜索的人马依然在警惕的前行,搜索的进步在加快。

    “冷队,我们已经通过走访打听到了,逃犯极有可能叫薛东,他还有个妹妹叫薛苗,三年前来的这儿,听村子里的人说,当时这兄妹两过来的时候,是沿途乞讨过来的。在村子里人缘很好,兄妹两都在村民和地方上的支持下上了学,成绩优异。”

    “知道了。”

    冷燕心里莫名的难受,沉甸甸的感觉,她从未有过。

    此刻,她的瞳孔凝结一层水雾,视线模糊。

    “队长,你说这个薛东会不会已经逃了?如果这件案子真是他干的,那这小子可不是等闲之辈啊,我们能抓住他吗?要不要申请发布通缉令?”

    “再等等……”

    冷燕不愿如此,可按照惯例,如果不能尽快将薛东抓捕归案,就只能这样做。

    “不用麻烦了,我来自首。”

    就在此刻,山上出现一道年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