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5章 孟买血血型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是他么?”

    血雾和尘沙覆盖之下,迷离的一切仿佛阻碍了所有人的视线。

    薛东微微侧目,朝着身边远处高山看着。

    那个曾在他心灵深处留下创伤,无数次成为他噩梦的黑影再次出现。

    薛东身上多处中弹,唇角干裂,浑身疲乏,已不太确定看到的是真的,还是幻觉。

    砰!

    耳畔,子弹依然在飞梭。

    薛东行动因受伤而变得迟缓起来。

    流血过多,让他身体机能和灵活度下降很厉害。

    这个时候脑子也开始昏沉,连眼皮也沉重起来。

    最糟糕的是,子弹就剩下最后两发。

    而对方的人,却嗷嗷直叫,跟一群疯狗一样,发誓一定要杀了薛东,为其他人报仇。

    “不到最后,千万不要放弃。知道世界上成功的人为什么这么少么?因为很多人都死在黎明到来之前。”

    “你是个男人,以后无论爸爸在不在你身边,你都得照顾好妹妹,因为你是留在家里唯一的男人!”

    “保护妹妹,从此,她的命,就是你的命!”

    ……

    迷迷糊糊间,父亲曾经的叮咛,一次次回荡脑海,宛若烙印一样深刻。

    “妹妹!”

    薛东强撑着,大口喘息。

    方才近乎昏迷,脑海中那些记忆犹新的话语,让薛东重新燃烧起斗志。

    之所以刚才孤注一掷的冒险,不就是为了能够彻底消灭强徒,让妹妹能跟个平凡人一样活下去么?

    “我……我还不能倒下!因为,我还有生命中最最需要守护的人!妹妹,好好活下去。如果还有来生,哥哥还要保护你!”

    砰……

    无情的子弹,冰冷的发出破空声响。

    一枚子弹紧贴着薛东的面颊飞过,在薛东那张冷峻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

    砰!

    “蛇皮!”

    杀手崩溃。

    不过就是一个十**岁的少年,意外的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损失了那么多人,就连他们的头儿都被击毙。

    少年来无影,去无踪,宛若幽灵一般。

    “特么的,滚出来!少躲躲藏藏的!”

    一个被完全丧失了理智的杀手,疯狂的朝着薛东所在方向周围开枪,子弹噼里啪啦的击中薛东用来遮掩身体的车身,声音清脆。

    他们原本是满怀信心来狩猎的,没想到意外成了薛东的猎物。

    “该死!只有最后一颗子弹了。”

    薛东浑身都是汗,身上被击穿的枪孔处流淌出的鲜血混合着汗渍,打湿衣衫。

    薛东隐蔽在土渣车侧面,神情冷漠。

    尽管就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但薛东并未感到绝望,反而还挺释然。

    能引出这帮强徒,破坏他们的猎杀,故意给他们造成些许契机,再来一个反杀。

    如此,便能确保自己妹妹的安全。

    只要妹妹能够好好活下去,开始崭新的人生,薛东觉得自己这次主动成为诱饵,背负所有的危险,那都是值得的。

    薛东曾答应过父亲,绝不会随便出手。

    但父亲也曾说过,如果觉得是对的,如果觉得必须挺身而出,就要毫不犹豫的做男人该做的事情,无论生死。

    薛东收起枪,拿出了一把锐利的匕首。

    这是父亲留给他唯一的纪念,这些年薛东一直带在身上。

    “再靠近一些,我就可以……”

    薛东强撑着,身体已经开始有些不支,双腿麻木。

    透过两辆土渣车的缝隙,薛东看到一帮强徒胆怯的躲躲藏藏,并试图朝着他所在方向围拢。

    同时,薛东也看到一抹军绿带着光明,朝着他的方向涌来。

    “那小子好像没子弹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安静!”

    一个匪徒叫嚷着,其他的人跟着兴奋起来。

    “抓住他,宰了这小子,然后带着他的尸体回去领赏!到那时,我们就钱和女人都有了!哈哈哈……”

    匪徒们跟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薛东紧握着匕首,头脑昏沉,天旋地转。

    这一刻,他的眼帘沉重万分。

    哐当!

    终于,他连最后握住匕首的气力都没有了。

    充满血腥的空气,在这一刻呼吸起来变得那么的压抑。

    薛东除了能够很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之外,其他什么都听不到。

    他保持着微笑,仿佛看到父亲慈祥而又严肃的脸,还有妹妹那始终灿烂的笑容。

    “爸……”

    “妹妹。”

    “我……我累了。”

    薛东喘息着,身上弹孔的血迹不断涌出。

    “那小子快不行了!”

    军官愤怒的叫嚷。

    带着手下的人杀到。

    愤怒的子弹扫射负隅顽抗的强徒。

    “他还那么小……那么小就……就……死了?”

    冷燕无法接受。

    突然,她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作为一个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当事人,冷燕无法相信一个十**岁的少年能够一个人击毙了这么多匪徒。

    “太不可思议了……”

    人群纷纷发出这样的赞叹。

    带着愤怒和正义,军警联合出击,迅速扫除匪徒。

    本想抓两个活口的,没想到这些匪徒很特别,宁可咬碎了藏于齿缝之间的毒囊,也不愿被捕。

    薛东带着笑意闭上了沉重的双眸,徒留下一袭胜利的剪影。

    “检查现场,并迅速联络市局。另外,快叫救护车!”

    冷燕情绪有些崩坏,但作为一个指挥者,她不得不迅速平复心情。

    “冷队,这小子应该死了吧?都没气了。”

    “死……死了?”

    冷燕心陡然一沉。

    莫名。

    她的心刺痛了一下。

    就连冷燕自己也分不清,这是出于同情,还是什么。

    “我来看看,可能是流血过多暂时休克也说不定。快,让医务兵过来。”

    军官迅速下令。

    这次是军警联合行动,队伍上有随行的医务兵。

    “都这样了,八成是活不了了。”

    “是啊,太可惜了。这小子的身手,说实话,真是这个……”

    市局的人员一边议论,一边竖起了大拇指,同时,又忍不住的失落。

    法律维护了正义,正义却与情感相容。

    市局众人都很感慨,却又很无奈。

    “怎么样?”

    军官心急如焚的朝着医务兵问道。

    “中队长同志,这小子失血过多,进入了休克假死状态。说起来这小子体格还真好,身上一共中了五枪,四处无碍,一处逼近心脏。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就直接要了性命。要是一般人像他这样的状态,估计早就死了。他到现在还有生命迹象,这可真是一个奇迹!”

    “太好了!”

    众人欢呼。

    冷燕喜极而泣。

    “不过……如果他不能尽快手术,估计很快就会死。现在我请求现场手术,正好我们配备了野外手术的简易设施!只不过,刚刚通过检测,这个少年血型特殊,需要孟买型血才行。如果没有,那就……”

    孟买型血?

    这血型可不多见。

    拥有这种血型的,只有十几万分之一,而且全国只有三十例。

    “完了!”

    这么小的几率,几乎不可能。

    人最怕就是遇到这种小概率的事情,但现实却偏偏这么狗血的发生了。

    “就……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军官质问。

    “没有,即便是现场真的有这样的血型,抽了对方身上的血,被抽血的那一方,也会拥有随时丧命的危险。血流的太多了,估计这次真的没戏了。可惜了。”

    医务兵摇头,表示惋惜。

    “我来!我是你需要的血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