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6章 身负正义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你?你行么?”

    医务兵看着冷燕,担心冷燕吃不消。

    “不行也得行,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冷队,你……”

    “不用多说,来吧。”

    冷燕义无反顾,医务兵朝着中队长看了看,得到允许之后,立刻开始手术。

    手术设备很简单,环境相对恶劣。

    好在手术后不久,市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及时赶到,手术救援的人员增多,在排除四颗危害不大的子弹之后,薛东和冷燕被抬上车,双双被送往市人民医院急救手术室。

    医院急救手术室外,几个浑身汗渍的军警在走廊过道来回走着,焦虑等待。

    市局警员都很担心,唯恐冷燕会吃不消。

    薛东身上多处出现枪伤,流血太多,手术过程中需要从冷燕身上抽血,通过输血管输入薛东经脉,与此同时薛东的手术还要同步进行。

    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两个人都会有危险。

    由于血液的特殊性,即便是市人民医院这样的大医院,都没有储备血浆。

    这种血液太稀有。

    时间拖了很久,手术相当艰难。

    一颗距离心脏只有几毫米之差的子弹,想要取出来很难。

    几个人在外头等了好几个小时,才看到手术室的门缓缓打开。

    “怎么样,我们队长她还好吧?”

    市局警员急切问道。

    “除了那个女队长,那个少年呢?他没死吧?”

    军官比较关心薛东。

    这么多年了,很少能看到这样的好苗子。

    医生一脸疲惫,医护人员将冷燕从手术室内推了出来,“这位女同志没事,但输了很多血,需要好好休养。她太坚强了,我很佩服。”

    “那另外一个呢?”

    军官等不及又问。

    “对啊,那个少年呢?”

    听到冷燕没事,市局的人也开始关心起薛东的安危。

    如果薛东死在手术台上,那冷燕就白受罪了。

    “命救下来了,就是身体机能受到严重损伤。康复之后,恐怕身体素质会受很大影响。”

    “什么?那岂不是代表他与部队无缘了?”

    军官惋惜。

    “估计是这样。”

    医生回答比较直白,没有任何隐瞒。

    “他身上除了新的枪伤,还有很多旧伤疤,犬牙交错。这么年轻,身上却这么多伤痕,真是让我没办法想想这个孩子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人生!”

    医生默默叹息,摇头离开。

    “中队长,您是不是想多了?这个少年就算是身体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就他这么大一个案底,怎么可能进部队?况且,会不会被判死刑都很难说。”

    队伍上一个士兵理性的分析。

    “哎。”

    众人无奈。

    中队长眼帘微微垂下,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几天后。

    薛东经历漫长的睡梦,终于度过危险期。

    当他睁开朦胧睡眼,挣扎想要起身的时候,发现双手被拷在床边铁护栏上。

    案件重大。

    市局人员日夜守着。

    负责审讯的办案人员坚守在病房,等待薛东睁开眼已数日。

    其中就有冷燕,冷燕体质不错,恢复很快。

    本来这件案子让其他人负责的,但冷燕不想错过审讯。

    “你醒了?”

    冷燕和两个市局的陪审员站在了薛东的床边。

    薛东一言不发,只是朝着床头冰冷的手铐看了看,随后将目光落在冷燕的身上。

    “是你?”

    “叫我冷警官,我叫冷燕。这两位是我市局的同事。”冷燕一本正经的说道,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好了,该跟我们说说你的情况了吧?”

    冷燕语速有些快,仿佛生怕薛东知道些什么。

    帮薛东输完血,冷燕就叮嘱过所有人,不要告诉薛东这件事情。

    至于为什么,冷燕只是随口推脱说不喜欢别人欠自己什么,还说欠了别人的恩情,背负在身上的感觉,很累。

    薛东目光定格在冷燕的身上,凝视着冷燕曼妙的身姿。

    鹅蛋脸,柳叶眉,双眸清澈明亮,皮肤完美无瑕,身上穿着的警服把她衬托的相当正义凛然。

    薛东很喜欢冷燕那双眼睛,让人看了之后,如痴如醉。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冷燕气色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操劳,所以看上去才会给人这样的感觉。

    “姓名。”

    尽管冷燕之前已经知道一些薛东的概况,但必要的过场还是要走的。

    “薛东。”

    “年龄。”

    “十八。”

    “为什么杀人?”

    冷燕追问。

    薛东陷入沉默,不过很快微微抬头朝着冷燕看了看,问道,“是谁给我输的血?”

    “你为什么杀人?”

    “为了守护我要守护的人。我回答了,现在该告诉我,是谁给我输的血了吧?我父亲曾说过,我身上的血液很特殊,一般血液库内,是不可能有与我血型匹配的储备血浆的。按照我的伤势,我应该输了不少血吧?”

    薛东就跟发现了什么一样,眼神直直的看着冷燕。

    “无可奉告。提供血源的人要求保密。”冷燕表情严肃,“我们对现场做出了很多证据收集,为什么没有任何你留下的指纹痕迹?你本可以推脱的,可为什么又要承认?”

    “我……”

    薛东拳头紧握,牙齿紧咬着,显得有些痛苦。

    薛东的情绪陡然间变化的有些厉害,冷燕当即岔开话题,“如果你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以不用回答。我们回答下一个问题……”

    “我用布条缠住了手,手上没有留下任何指纹。我本来想,即便是被抓,没有证据,依然无法判定我杀人。那样,我就能重新回到妹妹的身边,永远保护她,不让她受任何伤害。可最后我想明白了,我是个男人,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

    冷燕感叹。

    薛东还这么年轻,却摊上了这样的事情。

    “滴滴……”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审讯。

    冷燕按下手机接听键,然后从房间出去。

    “局长……”

    门外,一个国字脸的中年人朝着冷燕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随后从手中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冷燕。

    “啊?这……”

    冷燕惊愕。

    “嗯。”

    局长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光深邃,神情异常凝重。

    其他几名不明所以的警员面面相觑,不太清楚什么样的事情能够惊动局长亲自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