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9章 噩梦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等等。”

    就在护士说完准备开门进薛东所在病房的时候,门口的守卫叫住了她。

    护士脸上罩着口罩,无法看到面部表情,但从眼神里依稀能够看到几分不悦和幽怨,“你们什么意思,现在医院里这么忙,你们要是想帮里头那位换药,那你们去吧。我懒得伺候了。”

    护士说着,要将手中拿着的用白布盖住的医药托盘推到守卫面前。

    “汗,别一惊一乍的,你看人家小护士都生气了。里里外外都是咱们的人,能怎么着啊?”

    一名市局的守卫说道。

    “也是,你进去吧。”

    “哼。”

    护士冷哼一声,狠狠白了守卫一眼。

    轰隆隆!

    此刻,门外传来一阵爆炸的轰鸣。

    警笛阵阵。

    方才混乱奔走的人群,变得愈加惊若寒蝉。

    他们到处奔走,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秩序再次紊乱。

    “走,过去看看。”

    薛东病房门前的两个警卫互相凝视一眼,上前帮忙。

    增援还没到,医院四周一片混乱不堪。

    “呼……”

    护士长吁一口气,原本打算揭开医用托盘上白布的手,缓缓放下,推门。

    病房门被缓缓打开。

    薛东侧身而卧。

    后背朝着病房门的方向。

    薛东耳朵动了动,假装沉睡。

    薛东细嗅到一股特别的味道,应该是米面包子和不是很重的臭脚丫子的味道。

    奇怪。

    这房间里怎么忽然有这种味道?

    味道很淡。

    被一种很独特刺鼻的香水味遮盖。

    一步。

    两步。

    三步……

    门被推开之后,薛东在计算着来人推开门之后脚步。

    薛东很小的时候就经受过特别训练,又在被人各种暗杀恐惧中成长,他五官感知能力超脱常人,骨子里对于危险的警觉也很强烈。

    护士进门之后,目光朝着门外看了看,微微皱眉,她似乎不太确信,“起来打针换药了。”

    护士朝着薛东叫了一声,薛东一动未动。

    女人当即走到薛东跟前,揭开白布,准备拿出针筒扎针。

    就在护士弯腰准备扎针的时候,薛东一个闪避。

    针扎在了被褥上,针筒内的液体溢出一些。

    护士惊慌不已,不过很难强掩着保持震动,“你干嘛?我帮你打针换药,你怎么这么不配合?”

    “帮我?哼,我看你是要害我吧?”

    薛东说着,将两个白面大包子掰开扔在了地上,随之而落的还有薛东手上的手铐。

    ‘护士’一看脸色惨白,当即用手摸了一下心口,诧异万分,“你……你怎么发现的?”

    显然,薛东能够挣脱手铐这一点,还没薛东发现对方是男的,更让对方吃惊。

    对方掩饰的相当好,化妆的技术连门口警卫都骗过了,没想到却被薛东发现。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普通人用眼睛看待事物,而我,用心。”

    薛东说着,神秘一笑。

    可惜,他身上还有伤,动作相当不灵活。

    刚刚为了闪避,身上的伤口处已经出现不少殷红的鲜血。

    看到这一幕,来人目露寒光,撕去了伪装,原形毕露。

    “好端端一个大男人,却要装成女人的样子。麻烦你下次再装女人,最好将你喉结提前割了。喔,还有,记得常洗脚,得讲卫生。”

    “你找死!”

    对方怒吼。

    薛东嘴角上扬,没有一丝恐惧,“找死的是你。对了,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因为,你这辈子不可能再有扮演女人的机会,尽管你的假声很像女人。”

    咻……

    杀手本想要用针管内的特效麻醉剂将薛东麻醉之后,再想办法带走。

    因为他想带活的回去,那样价格会更高一些。

    现在,原定计划成功的可能不大,只有杀了薛东,带着薛东的尸体离开了,只是这样一来得到的赏金就会少一些。

    装了消声器的枪,枪口朝着薛东连开数枪。

    薛东强忍着刺痛,飞身闪避。

    身上鲜血淋漓,薛东却没有时间理会,抡起输液架就朝着对方冲去。

    啪!

    对方手中的枪被打飞,摔落在地。

    薛东动作太快,对方可能看到薛东身上有伤,而且鲜血淋漓,以为薛东不可能会有这般身手,所以有些轻敌了。

    “不好,房间里有状况!”

    门外刚刚为了维护秩序暂时离开的两名市局警卫,折回过程中听到病房内有动静,急忙拔枪冲进来。

    薛东身上多处伤口撕裂,从伤口溢出的鲜血,让整个房间空气里弥漫阵阵血腥。

    “双手举高,抱头靠墙蹲下!”

    破门而入的两名市局警员拔枪相对,一名警员警惕的用脚踢开杀手掉落在地的枪,另外一个警员则将这里的情况告知总台。

    医院门外,冷燕接到总台反馈的消息,顿时一怔。

    “这里交给你们,其他人跟我来!”

    冷燕断定她中了调虎离山的计策。

    她本打算佯装离开,然后等到武警支援到的时候,在医院附近拦截住准备前来‘救援’薛东的人。

    谁料想整了半天,这一系列的动静是那些想要杀薛东的人干的。

    那么冒充跟薛东通话,并自称是快递公司的人是谁?

    冷燕急忙朝着薛东所在的病房奔走,这个时候总台查询平台对她反馈的那组号码进行了回复,“没有这个号码,我们的情报人员推测,这很有可能是加密的军用短频内心卫星电话。我们没有权限进一步追踪。”

    “好,我知道了。”

    冷燕挂断电话,脚步再次加快,子弹上膛,快步疾奔。

    “这个薛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所隐瞒?为什么又是牵扯到了杀手和队伍上?”

    冷燕心里满是疑问,觉得薛东很有问题。

    “冷队!”

    病房内,市局警员看到冷燕冲了进来,心中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冷燕拿着枪,枪口指着薛东,声音冰冷,“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追杀你?你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快说!”

    冷燕瞪大着眼睛,瞳孔出现不少血丝。

    她生气,甚至觉得被薛东欺骗。

    “秘密?我能有什么秘密?”

    “少装蒜!你能不知道?”

    冷燕情绪爆发,怒气正盛。

    薛东表情僵了僵,面目冰冷,“这些年,我无时不刻想要知道,我身上到底隐藏了什么。我带着妹妹,从小就四处奔波。我很少看到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从我出身开始就没看过,后来就连我父亲也消失在了我生命里。我经常会被噩梦惊醒。睡梦里,我总是能够看到几道充满杀气的黑影,手中握着带有冰冷寒光的匕首,不断朝着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