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19章 荣耀和使命(求推荐票和收藏)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薛东。收拾东西,跟我走。”

    就在李大壮思考着什么的时候,班长杜冲走了进来,语气简练的说道。

    众人的议论戛然而止,纷纷将目光投向薛东。

    “是!”

    薛东眉头皱了下,迅速收拾东西跟着薛东离开。

    “奇怪,班长这火急火燎的带着这小子去哪儿啊?”

    “不知道,反正走后门的,总觉得跟我们不太一样。”

    新兵里头有几个跟李大壮关系不错的,似乎对薛东有着不小的意见。

    说话的时候,周通的目光朝着李大壮看着,大有为李大壮打抱不平的意思,“大壮,你说这薛东他凭什么啊?为什么薛东做任何事情都觉得比我们有优越感?”

    “都少说两句,小心被班长听见,这每天五公里武装越野,我可受不了。”

    一个叫贾斌的新兵说道。

    贾斌,十九岁,大学生新兵,家境殷实。

    这次来当兵就是一个意外,父亲是专业军人,后来下海经商,成了龙城一个富商。

    贾斌平时花钱大手大脚的,算是蜜罐里头长大的。

    到了征兵季,贾斌就被父亲忽悠报了名,说是不去当兵,回头这财产就全部捐了。

    没辙,贾斌只能入伍参军。

    “哼,得了吧贾斌,我看你啊,跟那个薛东,你们就是一路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体质弱,而且训练还老掉队,这样都能继续跟我们走下去,真是服了。”

    牛耿直白了贾斌一眼,不屑的说道。

    气氛一度尴尬,贾斌却付之一笑,“你们啊就嫉妒去吧,我能进山地特战旅,放心,绝对不是走后门。我有你们没有的本事,你们这些人呐,就是眼镜框子太小,要是队伍上真能走后门,那还能叫纪律严明么?能留下的,都是有本事的,这一点,你们就别瞎猜疑了。”

    薛东被叫走之后,陆续贾斌、周通和李大壮等人也被叫走。

    薛东并不想参加这次训练选拔,他只想尽快离开,留在妹妹身边。

    本以为杀了几个歹徒,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没想到竟幸运的避免了。

    薛东看了看脖子上挂着的一枚子弹,子弹上刻有一组数字,是一个短号。

    “快递公司?没想到竟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物件,快递到这儿来了。”

    薛东苦笑。

    此刻,他的脑海之中不禁回忆起了多年以前。

    那是一个炎炎的夏日。

    当时他正在河边戏耍,一个人学着在水中憋气扎猛子。

    薛东当时还小,不过肺活量却很大,能够屏住呼吸很长一段时间。

    那是他父亲教给他的,他清楚的记得他父亲说过,这种本事如果练好了,必要的时候能够救自己一命。

    上岸之后,薛东就看到了河岸边上站着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他将一身折叠很好的衣服和一封书信交给了薛东,对薛东说,他父亲牺牲了。

    ‘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双鬓有不少银发。

    薛东还很清楚的记得,那个中年男子跟他说了很多话,很多关于他父亲薛爱国的事情,还让他做个坚强的人,并留下一颗子弹壳,说上面有内线电话,如果有危险,可以通过暗号找他,有求必应。

    薛东还记得那一次他哭的很伤心,却强忍着没有告诉妹妹。

    后来实在藏不住了,才如实告知。

    兄妹俩哭成泪人,一起做个了衣冠冢,为了保密,他们树了一块无名的墓碑,每到伤心难过和失落无助的时候,就会去看看,祭拜哭诉一番。

    很多年过去了,薛东以为一切会翻篇,随风而逝,却没想到只是原地转了个圈,一切重回原点。

    “你在想什么?列兵!”

    “快!继续!”

    特战大队基础训练选拔的教员一声怒吼,将薛东拽回了现实。

    泥浆。

    高压水枪。

    呐喊。

    还有不屈的脊梁。

    这一切,形成了一道道军人特有的风景线。

    泥坑里头,几人一组,抱着圆木,在烂泥中做着托举和仰卧起坐的动作。

    边上,教官们训斥怒吼。

    高压水枪的喷头,将水柱无情的冲刷着每一位战士。

    这只是特战大队的基础选拔,可训练的程度已经加重了很多。

    挑战人身体的极限,这就是锤炼特种兵的一个必然标准。

    很多人因为无法承受,签字退出选拔,返回原部队。

    薛东好几次想要放弃,不是因为他无法承受,而是因为他不想入选。

    他还要守护妹妹,陪在她的身边。

    可不知道为什么,薛东觉得自己还是要继续留下。

    现在走了,就是在给父亲的荣耀抹黑。

    “你们看到没有?只要你们举手报告,说你们支撑不住了,就能像他们一样离开这儿。离开之前,还能洗个热水澡,吃点东西,然后踏踏实实的送回原部队。这没什么丢人的,你们就算是真的顺利通过了,名义上,你们也只是山地特战旅下属特战大队的一个预备队员都算不上的基础梯队成员罢了。”

    教导员拿着扩音器在喊话,高压水枪依然无情的冲击着薛东他们。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受训的队员们呼喊着口号,都在咬牙坚持着。

    薛东知道,这是特训必须的几处项目。

    尽管训练项目就那么几个,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延长时间和加大训练的难度,增强抗压性等等,随时都会给人带来更大更直接的考验。

    训练还没多久,就陆陆续续有不少人退出。

    在离开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带着差不多的情绪和表情离开:失落、无奈、留恋和愧疚。

    对于军人而言,这不只是一场进入特战大队的基础选拔,更是一场为所在连队争夺荣誉的机会。

    在军人的眼中,荣誉和使命,甚至高于生命。

    相比起新兵连的魔鬼周,跟这里一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从早到晚,一直都在训练,半夜还会被教导队的人用闪光弹和和催泪弹叫早。

    身体、心理还有精神,都在饱受‘摧残’。

    教员们,一时间成了所有学员的噩梦。

    高强度的训练,加上机械式指令,让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退出。

    新兵连参选的,到最终就剩下了周通、李大壮、牛耿直和薛东。

    “这几个小子都不赖,尤其是薛东和李大壮。新兵连的新兵入伍这么短时间,就接受这样高强度的特训,有些为难他们了。可这就是时代赋予他们的神圣使命。这个世界从没有什么所谓的安逸,只是有人在为和平买单,负重前行。作为新时代的少年,他们有责任,更有义务,尽最大能力,完成他们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