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2章 好刀需重锤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日常训练,并没有因为白茹和陈胜利这次的谈话发生任何改变。

    反而,变得更加残酷。

    白茹实在看不下去,将状告到了旅部。

    “白茹,坐。”

    旅长杨正军微笑着示意,显得很随和。

    “首长,我站着就行。陈连长他……喔,不,应该是陈教官。陈教官他这样训练下去,肯定会出事的。是,我承认他的初衷和出发点是好的,我们部队也需要这样负责人的军官。可薛东他们只是新兵,而且都还很年轻,让他们接受这样高负荷的训练,我真担心他们会承受不住。”

    “你哥怎么样了?”

    “啊?”

    白茹没想到旅长会突然跳转话锋,让她猝不及防。

    “演习结束之后,我哥跟打了鸡血一样,正在加紧训练。”

    “好啊。”

    白茹:“……”

    杨正军微微侧目,朝着白茹微笑,“好刀,要用重锤。好钢,需要火炼。如果不经过一番摔打,总是顶着一个常胜团的名头,老虎团会有现在这样的改变么?我想,这么大的一种触动,形成的这种鞭策力,让他们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这应该都是飞龙突击队那帮新兵蛋子的功劳吧?”

    “这……”白茹迟疑,少许,白茹抬头道,“首长,您的意思是赞成陈教官的做法?”

    “嗯。”

    杨正军点了点头。

    “白茹同志,我们投身军旅,肩扛责任和使命,承载着大国的梦想和荣辱,面对着民族和人民的殷殷期盼,我们如何放松?”

    “首长,您说的这些我都懂,只是……”

    杨正军微微抬手,打断白茹的话,递了一份东西给白茹,“这是你哥哥的战后总结,你可以看看他的评价和经验陈词。”

    白茹简单的扫视几眼,洁白的贝齿轻咬了几下唇角。

    白茹本来对薛东还很有意见,有点小情绪,但并未影响到她作为医生的使命。

    但在看到哥哥的战后总结之后,白茹反而内心有些稍稍的歉意。

    “白俊团长写的战后总结好啊,看样子是突击队那帮小子真的将他打疼了。现在除了老虎团,全旅其他作战单位,都要求向飞龙突击队取经。这是我旅一次突破性的思维,飞龙突击队肩负着全旅数字化小股作战力量特训经验的凝结。将会为山地特战旅其他作战单位后续的人员培训,提供更多的宝贵经验。我这样说,你应该能够明白吧?”

    “是,首长!”

    白茹踢正步,敬礼。

    飞龙突击队训练继续。

    武装越野。

    重复但又疲惫的训练,依然如故。

    最悲剧的是,吃饭的食物和水,每天都在锐减。

    “我去,要不要这么变态啊?”贾斌叫苦不迭,“本来头两天,我还以为只是意外,毕竟饭菜和水的分量减少并不明显,可今天这也太夸张了吧?就这么点?”

    贾斌看着不到一两的饭团,还有一小片巴掌大的牛肉,还有一小壶水,哭丧着个脸。

    “悲剧。”

    周通哭笑不得。

    “行了,快吃吧。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等下又得有很多训练任务了。”

    薛东催促。

    果然,训练任务越来越繁重。

    “薛东,你的嘴是不是开过光啊?”

    周通怪怨。

    牛耿直等人摇头,强撑着继续。

    身体的你能量消耗厉害,但粮食和水源还有休息却都无法保证。

    训练四天之后,身体开始出现异常。

    浑身疲乏,双眼无神,就连脑子的意识都开始出现模糊。

    可即便是如此,训练依然在继续。

    攀岩、抱圆木泥坑中仰卧起坐,战术战法训练……

    各种高强度训练参杂,耳畔能够听到的就只有高音喇叭的呐喊。

    “你们是飞龙突击队,不是一帮臭虫,快!再快点……”

    陈胜利变得极为苛刻,甚至比当初特种大队预备队选拔的那帮教官还要严格。

    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就连薛东都快要扛不住了,脑子里出现了幻觉。

    “坚持!坚持……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

    薛东不断的给自己各种心理暗示,这样一种心理暗示,正让薛东变得振作起来。

    薛东思想开始有些麻木,最终和其他人一样,昏昏沉沉的睡去。

    强训之后,飞龙突击队全员修整一日。

    之后进行了一些心理辅导,还有心理战以及其他比较科技性强一点的训练。

    除了陈胜利之外,还有旅特种大队火狼特战中队的队长邮差。

    当然,他这次来,必不代表其他,只是挂职,教点特种科技装备的使用方式,并不负责其他体能方面的训练。

    在各种训练之下,飞龙突击队所有成员都感受到了压抑、疲乏还有对于未知一切的恐惧。

    在这里,没有别的,就是无休止的训练,用汗水和努力,证明自己足够优秀。

    邮差结束任务之后,立刻离开。

    在离开之前,邮差朝着全员发出奚落和挑衅,“菜鸟们,别以为你们现在被冠以飞龙突击队的名头,就真的牛气了。等有一天你们遇到火狼,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疼。”

    薛东和战友们目送着邮差离开,邮差充满嘲讽的话语,成功激怒了很多人。

    但薛东知道,在山地特战旅,这个濒临边界的一线作战队伍,无论做什么,靠的都是实力,谁也无权要求谁给自己所谓的尊严和脸面。

    如果真的不服气,想要拥有,那就只有豁出去争夺。

    “你们现在已经过一系列体能和技能的强化训练,过程很辛苦,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你们的愤怒和不满。我相信,你们其中一定有很多人对我充满怨念,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持,因为接下来,我会让你们更加的痛恨我!”

    随着陈胜利这句话之后,更艰苦的训练开始了。

    陈胜利带来了一个教导队,据说是从旅特种大队借调过来的。

    接下来的训练主要围绕战术战法进行特训,主要涉及各类枪械的使用,队员分工协同,以及如何成功伪装渗透,以及攻击线路选择等等。

    项目很多,野外生存、协同攻击、单兵攻击、队形队列……

    仅是这些,就用了为期两个月,训练的强度一直在叠加。

    在这个过程中,薛东接触了很多以前他父亲没有教授过的东西,引发了他对军旅极大的兴趣。

    各类枪械,还有情报收集判断,以及狙击战法等等训练,是薛东最喜欢的。

    飞龙突击队,并不在特种战队的战斗序列,但训练的要求却一点都不低于普通特种作战分队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