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47章 深夜警报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在三十一旅待了会儿,薛东便带着飞龙突击队全员回去。

    “干的漂亮。你们可算是没丢我的人,还给我们山地特战旅长脸了。”

    陈胜利满心欢喜。

    “这还不是教导员教导有方么。”

    薛东淡笑。

    “就你小子嘴甜。行了,你们去冲洗一下,换身干净衣服,然后好好吃一顿,今天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任务了。”

    陈胜利说道。

    话音落下,陈胜利朝着薛东招了招手,“回头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薛东应承一声,转身带着飞龙突击队离开。

    红蓝对抗的时候,吃喝补给很艰难,除了压缩饼干还是压缩饼干,这次终于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冲了个凉,浑身轻松。

    吃喝完毕,往床榻上一躺,那简直就是神仙日子。

    在众人睡下之后,薛东前往陈胜利处。

    “报告教导员,飞龙前来报道。”

    薛东在门口踢了个正步,然后敬礼。

    “进来。”

    陈胜利微微抬头朝着薛东看着。

    “教导员,是不是有什么新的任务要交给我们?”

    “没有。”

    “那你这是……”

    “你小子厉害啊。虽说拿下了红蓝对抗的最后胜利,可你知道自己违抗了命令么?让你们渗透到红军防区,灭了红军特种部队,结果你们却侦查对方指挥部和机要部门坐标,然后申请远程火力覆盖。一个飞龙突击队,竟调动了那么多火力部队支援,变相的指挥了这场红蓝对抗,你小子还真是能耐啊!”

    陈胜利调笑。

    “教导员,咱们这不是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么?况且,演习就是实战。在战场上,可没有任何一个敌人会站在原地给我们打。红军可是三十一旅,他们战斗能力并不比山地特战旅差,他们拥有很强的战斗力。我们之前制定的部署,我敢肯定对方早已经有了应对。所以,出其不意,这才可以决胜千里。”

    薛东解释。

    “这么说,你还挺有道理了?是不是整个山地特战旅就你最能耐?”

    陈胜利冷声质问。

    “教导员,你教训的是,我回头一定好好反省,多检讨。”

    薛东随口敷衍。

    陈胜利苦笑着摇头,眼神里满是欣赏,“好在你这次情报很准确,给的几个红军的坐标都很精准。要不然的话,你小子连同整个飞龙突击队都会有麻烦。”

    军队崇尚的是战斗力,薛东带领飞龙突击队赢得了最终的胜利,这一点足以令人敬佩。

    陈胜利算是一手将薛东和整个飞龙突击队带出来的,他对每一个成员都很熟悉。

    特别是薛东,陈胜利对薛东有种特别的好感。

    “飞龙,你总是有些创造性的思维。其中不乏精妙的战术战法,能说说,你是从哪儿学的么?”

    陈胜利好奇。

    薛东他们虽经受过一段时间的特训,各项技能,以及战斗中的战术战法变换都有,但类似于薛东在这次红蓝对抗中运用的战术战法,在教授过程中并未出现。

    “我喜欢看各类军事书籍和军事方面的杂志,平时也喜欢看军旅题材的电视剧和电影。看多了,也就慢慢学到了一些东西。”

    薛东语气平静的回答。

    “光是这些得到的启发,不足以让你运用的如此娴熟吧?”

    陈胜利一眼道破,他的目光盯着薛东看着,似乎在默默的等待着薛东继续说下去。

    “薛爱国,应该是你父亲吧?”

    陈胜利好奇的问道。

    “你认识我父亲?”

    薛东疑问。

    “嗯,他是我们的老队长。只是,在后来的行动中,他……”

    “他怎么了?”

    “没什么。其实这些年我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原本是一个特战大队的,战斗中不少人负伤,而我也因为那次战斗,眼睛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视力骤降,从一个特种狙击手,分配到了连队担任军事主官。原本的特战大队,除了邮差之外,其他的人都被分配到了各级连队,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联系。”

    回忆起过往,宛若发生在昨天一样。

    如此,不禁让陈胜利暗暗唏嘘。

    “可是,我的父亲什么都没有跟我说起过。”

    “那是因为,他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这一切都是保密条令内的事情,他和我们一样,都有责任恪守这个秘密。”

    陈胜利语气低沉而又严肃的说道。

    “也就是说,我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是么?新兵入伍,进入了山地特战旅新兵连接受特训,而后被挑选参加旅部特种大队基础选拔,再到初建飞龙突击队……”

    薛东接连问道。

    他在质问这些的时候,内心早已经有了答案。

    从一开始,薛东就知道,他这辈子都会活在他父亲的影子里。

    因为从小他就很想成为和父亲一样的人,而现在,他正在慢慢践行着,他当初的理想。

    “你们应该都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对我有所偏袒和格外关照吧?”

    薛东生涩的干笑几声,问道。

    “这是不可能的,你可以看轻你自己,但却不能怀疑队伍上的严谨。我们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改变我们对于精英人才的选拔标准。部队里的精英,是一种荣耀,同时也是更大的使命担当。被选拔成为精锐中的精锐,就意味着随时随地要直面死亡,面对最最残酷的一切。飞龙,希望你尽快带领飞龙突击队成长起来,因为你们还有很多上升的空间,还有更多严峻的使命在等待你们去完成。”

    陈胜利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掷地有声。

    “是,保证完成任务!”

    薛东敬礼,眼眶闪烁晶莹。

    接下来的几天,薛东带领飞龙突击队进行常规训练。

    这次的红蓝对抗结束之后,红蓝双方都结合自身一些优点和弱点进行总结,总结经验下发A集团军各部进行学习。

    A集团军‘司令’对于薛东和飞龙突击队这次的表现给予了很高的认可,山地特战旅旅部则以功过相抵的方式,对整个飞龙突击队进行了一次口头表彰。

    在战场上,军令如山倒。

    便宜从事,这是一种机智,但需要在军令范围内执行。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个人的小聪明,一次两次能够成功,但只要失败一次,就会令整个战局陷入被动。

    对于山地特战旅旅部的表彰方式,飞龙突击队全员心情不一。

    有的有小情绪,有的在深刻反思,但更多的是不服气。

    不过,好在飞龙突击队全员军事素养和觉悟都很高,这种复杂的情绪,很快烟消云散,被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刻苦的训练。

    深夜。

    晚风徐徐。

    薛东躺在营地宿舍的床上,脑子里回想着很多事情,思绪凌乱。

    他想起了很多关乎他父亲的记忆,还有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记忆里除了自己的战友,还有妹妹薛苗和之前帮过他的美女刑侦队长冷燕。

    “呼呜……”

    突然。

    营地警报拉响,平缓的警报拉响,瞬间打破了薛东的思绪。

    飞龙突击队全员迅速起身,飞快整理装备,然后如同利箭一般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