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178章 突如其来的战斗

作品:至尊少年兵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卸甲藏锋

    “追!”

    薛东架着邮差离开,身后传来几声零星的枪声,还有一些其他嘈杂的声音。

    邮差腿上受了伤,其他地上也有局部重创,和他一同前来执行任务的人都挂了。

    如果不是薛东出现,估计邮差也得牺牲。

    薛东寻找一个地方暂避,在对方朝着其他的方向追出去之后,这才带着邮差离开。

    邮差的身上装备齐全,薛东在他身上找到止血的绷带和一些救急药物。

    现在没有什么其他的地方可以去,要真的想要躲避搜捕,就只能暂时去自己的临时下榻点。

    薛东找到他那辆摩托车,载着邮差离开。

    回到自己的临时住所,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

    邮差因为失血过多,暂时陷入昏迷。

    薛东打算尽快帮着邮差做手术,看看能不能挽救一下。

    在将邮差放平之后,薛东这才发现,原来邮差身上除了那些局部的枪声之外,腹部也中弹。

    只是一开始由于光线不太好,所以没怎么意识到。

    薛东来不及多想,在屋子里寻找一番,好不容易凑齐一些医疗用具,随后便准备开始帮邮差进行手术。

    这里环境比较恶劣,能够在这种环境内拥有这些医疗设施,已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现在薛东管不了那么多,需要尽快帮着邮差的手术。

    薛东在手术前,给邮差打了一针强心针。

    尽管这种强心针拥有一定的副作用,但现在薛东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只能尝试一番。

    薛东联系了小冉,准备一些血浆。

    为了防止引发什么怀疑,薛东一切处理的很小心。

    有了血浆之后,手术开始。

    薛东别的都不担心,就生怕邮差腹部中弹的位置,一旦无法止血,就会造成死亡。

    薛东进行过战地医疗的特训,而且本身也具有一些短浅的医疗技能,因此对于邮差目前的身体状况特别清楚。

    邮差状况不太乐观,薛东努力施救。

    用了很多纱布和绷带,血浆差点不够用。

    邮差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他能不能熬过这个关卡。

    在经历一番战地抢救一般的手术治疗之后,薛东静静守候在一边,等待着邮差苏醒。

    犹豫薛东的任务是绝密的,所以薛东不知道自己等下该如何跟邮差解释。

    他经过一些伪装,样貌和此前发生了一定变化。

    可在情急之时,薛东出手救了邮差,从声音上判断,邮差也应该猜测到自己是谁了。

    第二天一早,邮差缓缓睁开眼睛,充满警惕的朝着周围看了几眼。

    作为优秀的特种战士,邮差拥有着卓越的战斗素养。

    他挣扎起身,准备寻找装备,可虚弱的身体,让他浑身刺痛。

    薛东坐在一边看着,没有动弹,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薛东已经确定了邮差的身份,但邮差只是怀疑,并未确定薛东的身份。

    薛东经过易容和化妆,身份样貌都彻底改变,单单只是一时情急时候发出的声音,估计邮差应该不会吃的那么准。

    邮差看上去很警惕,手抓起枪,就将枪口指向薛东。

    “枪里没有子弹,你觉得我会让你一醒来,然后一枪崩了我么?”

    薛东故意压低声音,调整着声线,让自己说话和此前有些出入。

    “你是飞龙?”

    果然,邮差已经怀疑薛东的身份,在进行试探。

    “飞龙是谁?我可不认识。”

    “胡说,少装蒜,你的声音我昨晚听过,绝不会错。况且,如果你不是飞龙,你为什么要救我?”

    邮差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发出质问。

    薛东看着邮差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心疼。

    好歹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战友,那种战友之间的感情,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但现在这个时候,薛东不能让邮差察觉到什么。

    “你再掩饰,我也不会相信你所说的。你就是薛东,我觉得我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邮差说道。

    “说说吧,为什么离开队伍?别跟我说那些虚的,如果当我是兄弟,就请告知我具体的状况。”

    邮差继续说道。

    薛东没有作声。

    半饷之后,薛东这才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认错人了。”

    “不可能!”

    “够了,说点别的吧。”

    薛东下意识的打断了邮差的话,他不想跟邮差继续这样的话题,防止影响到一号的计划,毕竟一号精心设计了一切,甚至不惜让他变成了影子,化身成扎在敌人心脏的剃刀。

    为了这个计划,一号筹谋已久,薛东可不想让一号的心血付之东流。

    况且,作为军人,薛东十分清楚保密的重要性。

    即便是自己的兄弟和战友,在没有得到允许的状况下,也绝对不能轻易暴露。

    “你为什么跟踪吴文君和米娜?你是不是知道吴文君和米娜之间的关系?他们口中所说的会社,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薛东接连发问,他说话的声线和语气控制的很好,和此前的正常话音完全两样,但这种刻意的掩饰,却让人听不出任何的差别。

    “难道我真的认错人了?”

    此刻,邮差心中起疑。

    他眉头紧皱一番,目光凿凿的盯着薛东看着。

    好一番审视,然而他却并未从薛东的眼神里看到任何异样。

    如此平静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渴求,平静的跟一潭死水一般,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邮差开始疑惑,内心的警觉提升不少。

    “无可奉告!”

    “看样子我救你,真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薛东冷哼一声,假装拔枪。

    而此时,他眼角的余光却在扫向别处。

    砰……

    薛东接连开枪,并扔了一把AK给邮差,“你还真是一个麻烦,没想到刚救了你,威胁就出现了。”

    话音落下,薛东一个前滚翻之后,立刻冲着外头连续开枪。

    嗤嗤……

    就在薛东接连开枪之后,外头突然扔进来一枚烟雾弹。

    好在薛东装备比较齐全,拥有红外线夜视仪等等。

    不过现在最麻烦的就是邮差,邮差身上的伤势没有恢复,这才经过处理的伤口,若是因为战斗撕裂,那就得不偿失了。

    然而,突如其来的敌人,让他们猝不及防,只能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