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卷四 第三章 封口令

作品:正气冲宵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天丛

    自祝无双现身之后,从阴玉如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此女肯定是极不简单的。

    但是,此刻祝无双所说的这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会不会信息量太大了一些?

    魔天机等人,已经算是站在了九州世界的顶端,但是目光见识受九州世界所限,一时之间是无法超脱出九州之外。

    祝无双所说的,他们并非是完全无法理解,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的接触过,心中自然是没有底。

    魔天峰、姬午阳等人,已经用亲身经历证明了北玄域道子是何等的难缠,可祝无双说起来却像是轻描淡写一样,到底是事实如此,还是祝无双吹牛吹的太大了?

    这个时候还是阴玉如第一个表态,只见她向着魔天机拱了拱手,道:“魔师兄,这位道友来历非凡,她所说的定然不会有假。”

    阴玉如在说这番的同时,还在暗中传音向魔天机说了些什么。

    魔天机的脸色在一瞬间有一个极为明显的变化,但是很快就恢复为了正常。

    只见魔天机沉默了片刻,应该是在暗中传音与其余几位最为重要的大人物沟通,良久之后才道:“诸位,这一次九死塔中发生诸多的异变,本座与诸位门主商议之后,决定下达封口令,关于塔内所发生的事情,不得有丝毫向外泄露。至于大家历练所得的奖励,还是按照常规发放,这一点无需担心。”

    魔天机既然已经发话了,在天魔宗还有谁会在明面上与他唱反调?

    接下来就是阴玉如将祝无双迎回阴葵门,也无人提起要检验她的话题了。

    随即就见魔天机引领着数十位养魂境大能,各施神通将灵力串联在一起,就像是给九死塔下了一个封印一样,使得九死塔只能够被封印在这个地下空间内。

    如果九死塔这里有任何的异变,一旦触动到封印,任何参与到布阵中的养魂境大能都能够第一时间感应到,这自然是天魔宗打上的最后一道保险,也是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

    毕竟在魔天峰的形容中,北玄域道子实在是太过诡异了,真要让他现世的话,无疑会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做完这一切之后,魔天机才像是暗中松了口气,然后五大门主相互拱手一礼,各自带着门人弟子通过传送阵回归山门。

    下达封口令之后,这一次的九死塔之行,相当于就此划上了句号,不论门下弟子心中有再多的不解,既然宗门高层都已经做出决定了,他们也只能够把疑问埋在心底。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被众人无比忌惮的北玄域道子,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以一个极为特殊的身份,来到了九州世界!

    还有,祝无双的真正身份成谜,她又是如何与阴葵门扯上关系的呢?而祝无双进入到九死塔之后,到底又做了些什么?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彰显,九州世界即将迎来大变了……

    回头再说段飞,当他跟着大队人马回到血饮峰后,首先接触到的事情就是论功行赏。

    这一次血饮门进入九死塔的人数在天魔五门中最多,收获自然也是最丰富的,更有多人顺利取得了境界上的突破。

    可以说,仅仅一次九死塔之行,就将血饮门的整体实力大幅度提升,已经成为货真价实的天魔五门第二强,仅次于天魔门了。

    血正阳显然是心情不错,将宗门积攒的大量资源分发了下去,这显然是要借此良机,巩固血饮门在天魔五门中的地位了。

    特别是段飞,待得论功行赏结束之后,血正阳更是单独向段飞示意,他私下里要和段飞谈一谈。

    血正阳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承认了段飞传承弟子的身份,而血饮门的传承弟子,当然就是血正阳这个门主的嫡传弟子了,单独给段飞开一开小灶又有何不可的?

    血正阳走在前面,段飞只能够恭恭敬敬的跟在他身后,最终两人来到了血饮峰的峰顶处,在他们脚下就是万丈悬崖以及无边的云海。

    血正阳还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只见他笑眯眯的向段飞道:“我们血饮峰的景色,那是相当的美,只可惜高度不够,终究还算不上是天魔五峰第一啊!”

    血正阳的言下之意,显然是在表明他也是有野心的,不甘心血饮门一直屈居于天魔门之下。

    当然了,段飞对自己的这位恩师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了解,此时除了随口敷衍两句之外,也不太好发表自己的看法。

    血正阳对此倒不是太在意,而是看着段飞继续笑道:“你这小子不错,真的很不错!能不能够拔高血饮峰的高度,就要着落在你的身上了。”

    段飞自然是要在这个时候谦虚两句了,而血正阳则是果断的摆了摆手。

    “行事小心谨慎一些,固然是好的,可是到了要争的时候,那还是要争的。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已经是血饮门的传承弟子了,代表的那可是血饮门的脸面,适当的高调一些又有何不可?”

    “再说了,你小子表现的如此妖孽,眼下想低调的话,还低调的起来吗?”

    说到这里,血正阳就像是陷入到了回忆中,然后才叹口气道:“当日姬师弟带来与你有关的消息,本座感到很是可惜,生怕我血饮门的一代天骄就此陨落,幸亏你最终还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你是怎么摆脱那个诡异家伙的,本座不会细问,毕竟谁又没有一点自己的小秘密呢?本座叫你来,是想单独的和你交个底,你是我血饮门的希望,能不能够真的压过天魔门一头,就要看你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说到这里,血正阳向着段飞眨了眨眼,道:“天魔门的那个魔轩辕,这一次没能够从九死塔内出来,是不是与你有关啊?哈哈,干得好,着实是解气!!不过是天魔门的区区一个弟子,也敢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也不想想,魔轩辕这个名字了,是一般人受得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