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二百七十八章 去大理!

作品:娱乐之唯一传说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呆萌小苏

    去哪里?

    当然是去大理。

    双手留不住岁月,双脚走不遍世界,总有那么一个地方,会美得让你窒息,会让你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多待几天。

    夜晚,洱海边上的客栈的露天观景台,苏落吹着微风,洱海的夜景美如画,笑着放下了手机。

    自己都变成了世间最美的情郎了呀,啊哈!

    当然,网络上也不止一片叫好,有叫好的,自然也有黑的,见怪不怪了。

    闹得最大的,就是那句“住进布达拉宫,我就是雪域最大的王。”

    一干什么佛教理事会的某某大师某某高僧跳出来指责苏落不尊重圣地拉萨,你以为你写诗,就可以乱说?

    然后就被苏落的粉丝们狂吐口水,怎么滴,还玩文字狱了?想蹭热度麻烦有个底线!

    再说,去你大爷的雪域的王,谁稀罕!姐姐只想苏落安安静静的当我最美的情郎,这就够了!

    闹得沸沸扬扬,网络上就这样,一刻都不会安宁。

    只是笑笑,其实吧,蹭热度骂得挺对,真正的得道高僧是不可能会在意这些的,为什么?

    金刚经的末尾,早就已经说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简直就是佛界最高定理。

    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就是一切有为法,对佛祖来说,都是梦幻泡影,相当于不存在,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别说苏落嚷嚷自己是雪域最大的王,一泡尿把太阳都浇灭了,把整个银河系都炸掉了,那也掀不起佛心的一丝涟漪,既然这样,你们跳出来嚷嚷什么呢,除了证明自己修为不够,还能说明什么?

    不过就不去和这群伪高僧打嘴炮了,会影响愉悦的心情的。

    坐在藤条椅子上,看着明晃晃的洱海月,再来口本地特有的“风花雪月”牌啤酒,那感觉多好。

    大理的风花雪月四绝美景,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

    苏落最喜欢的就是下关风,和洱海月。

    走在下关的街头,风撕扯着衣襟,吹走旅途的疲乏和散落的尘埃,令人心旷神怡,一身轻松,临风而歌。

    此时,会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回归自然与返璞归真,只在临风而立的那一刻感受到。

    而洱海月,传说是天宫里的一位公主,为了保佑洱海的渔民,将自己宝镜沉入海底,保佑这里世世代代的人。

    从此,宝镜就在海底变成了金月亮,放着光芒。天上一个月亮白晃晃,水中一个月亮金灿灿,这就是“洱海月”的奇景。

    客栈的老板娘说,你来晚了,要是八月十五来,那个时候这里的居民会乘船漂在洱海上观赏月亮,那个景象,才是最美的。

    苏落笑了笑,晚也有晚的好,得亏是淡季,不然我怕是住不上这么好的海景房。

    客栈的老板娘,是个知性的成熟女人,举止优雅、让人一见赏心悦目的那种,待人处事落落大方。

    自嘲是个大龄嫁不出去的文艺女青年,你一定看不出来,她居然是个博士后,苏落很亲切的叫她博士姐姐。

    博士姐对苏落也很好奇,但是却不像别人那样,见到苏落就激动的嗷嗷叫,淡雅的像一朵秋菊。

    也就这样,苏落可能才巧妙的隐藏了起来吧。

    “你就不去酒吧玩玩?那里可是有很多民谣歌手在唱歌。”

    博士姐姐又来了,已经是这几天里的固定流程了,苏落早上会骑车围着洱海转悠,晚上一定会安静的待在露天平台看海景,看月亮,其他热闹的地方一概没兴趣。

    而博士姐姐就会过来和他聊人生,话题总是很有意思,但不管和苏落聊什么,到最后好像都是他占了上风,这让博士姐姐很想扳回一城。

    “哟,博士姐姐晚上好呀,客栈里不忙?”苏落笑着打招呼道。

    “淡季,再说大理不一直都是旅客们路过的地方么,大部分都是停留一天半天,就去丽江找艳遇了,现在桃色生意全跑丽江去了,可能今年我这里住得最久的就是你了。”

    “没这么严重吧,那个天天过来找你的民谣歌手,我估计得在这里住了半年了吧?啧啧,都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这颗石头一样的心什么时候开啊,弟弟我看得都急了。”

    “臭贫,有烟吗?你的黑兰州。”博士姐姐决定不接这个茬。

    博士姐姐就是博士姐姐,抽烟的样子,典雅唯美型,一看就会想起张曼玉抽烟的姿态,就想起来旧上海女人抽烟的模样来,红唇和香烟,很诱惑。

    “我很喜欢民谣,民谣,低低的,喃喃的,迷惑的又磁性的吟唱着,余音袅袅诉说故事、诉说缠绵、诉说善与邪、诉说渴望的自由。

    那些故事,既远又近,既陌生又熟悉。音符的跳动像色彩的变换,时而欢悦、时而悲怆、时而阳光、时而孤独、时而沧桑、时而无奈、时而宁静,让人沉溺。”博士姐姐吐了一口烟说道,

    “现在就不喜欢了?”

    “那倒不是,以前跟一个好姐妹聊起民谣,她说她不喜欢民谣,因为听起来很穷,民谣里唱的爱情让人感觉连冈本都用不起,**的环境里也不会有空调,太穷酸。”

    博士姐姐又吐了一口烟,接着说道,

    “我讽刺她,漂泊羁旅之愁,在你听来是穷酸;因为感慨青春已逝,在你听来是穷酸;因为郁郁难得志,在你听来是穷酸;因为苦恋终无果,在你听来是穷酸。

    除了听到穷酸,其中的思念、怀想,不甘和放下,你又听到了几分?不是民谣穷酸,而是你只听到了穷酸!”

    “嗯,博士姐姐就是博士姐姐,简直精彩!”苏落鼓起了手掌。

    博士姐姐弹了下烟,白了一眼苏落,

    “其实她说的对,现在的伪民谣歌手太多,这帮人都是为了文艺而文艺,为了沧桑而沧桑。

    背着一把吉他,故意穿着破洞的牛仔裤,留着长发,唱着实现不了的理想,睡过的姑娘和很想睡的姑娘,就觉得自己是个民谣歌手了。

    确实很穷酸,整个民谣圈的风气都坏了,尤其是你这位新任民谣教主火了之后,更加不得了。

    很多东西都是起于小众,兴与流行,毁于普及,我情愿民谣永远小众。”

    “所以这也是我的锅咯,我其实也是个伪民谣歌手嘛,歌词一样的穷酸。”

    苏落耸肩摊手笑道,

    “哪敢让你接锅,世间最美的情郎,你的女粉丝会干掉我的!”

    “哈哈!”

    苏落只觉得博士姐姐很可爱,以前一定也是个爱做梦的女生,所以才会在洱海边开一家自己的小店,种花、养猫。

    跟博士姐姐干了一杯风花雪月,她眨巴着眼睛,

    “你的歌和那些伪民谣歌手有点不一样,大歌星,给我唱一首呗,现在苏落效应神乎其神,让我们大理也火一把。”

    “哈哈好嘞!”

    苏落笑着抱起了吉他,

    “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

    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

    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

    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

    路程有点波折空气有点稀薄

    景色越辽阔心里越寂寞

    不知道谁在何处等待

    不知道后来的后来

    谁的头顶上没有灰尘

    谁的肩上没有过齿痕

    也许爱情就在洱海边等着

    也许故事正在发生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