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二百九十章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作品:娱乐之唯一传说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呆萌小苏

    大理也躁起来了,成都兰州西藏之后,又一座城市一夜之间火得一塌糊涂。

    网络上是持续的疯狂沸腾状态,粉丝们这边才刚刚把那些美死人的诗歌刷完,这边坑主去趟大理,又一下甩几十首动人的民谣类歌曲。

    “呼呼,全听完了,感想就是,这个世界只有两种民谣,坑主的民谣和其他的民谣。”

    “太狭隘,别给坑主贴民谣歌手的标签呀,因该说世界这样两种音乐,坑主的音乐和其他音乐。”

    “真的是太赞了,首首都美翻惹!”

    ......

    粉丝开心完之后就是嗷嗷大哭,泪流满面,坑主又挖坑了,深不见底的巨坑!

    因为只有现场录制的手机视频版,没有单曲录制版下载,梦家网站被粉丝们轰翻了,坑主你别旅游了吧,干点正事,回来好好把这些好歌都录制出来吧,我们要下载!

    当然,这种言论很没有市场,吃瓜群众们纷纷表示坑主必须继续旅行,开什么玩笑,他都还没来我们家乡呢,我们也要火!

    坑主大理之后下一站去哪,才是当下最火热的话题,出去旅个游,也游得全国人民魂牵梦绕,也是真没谁了。

    ......

    苏落一觉睡到了下午,起床后照惯例吃了一碗过桥米线,神清气爽,今天博士姐姐很难得的没笑他不肯换点新的,总吃不厌。

    揉了揉喵小姐的小脑袋,和她们一一拥抱道别,

    “要走了?”

    “嗯,要走了。”

    董小姐有点难过,

    “怎么感觉你这一转身,以后可能都没机会见到你了。”

    “作为一个文艺青年,你应该这么说,停留是霎那,转身即天涯,这样说起来比较忧伤,更有范。”苏落嘿嘿笑道。

    “贫,你还真能装!”

    “那是,不然我怎么敢夸口说我才是集装逼之大成者,什么世间最美的情郎,那都是装出来的嘛。”

    “哈哈,有空常来玩啊。”

    “啊,我会的,你们也是,去北京玩呢就给我打电话,这个世界很小的,想见到我总是能见到的。“

    “嘁,再说吧。自己小心点,外面埋伏着很多粉丝和记者,我们就不出去送你了,一大早网络上都是你跟我们的八卦绯闻,啧啧,怕你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咯。”

    “啊哈,这么说我没把你们全睡了,是我吃亏咯,没干这事还得背锅。”

    “我现在也不也背着一口锅么,真后悔昨晚没把你睡了,你看现在还有点时间,我们补上?”

    董姐姐又点上了一根烟,慵懒的样子很性感,很诱惑,

    “以哥的能力,一点点时间怕是不够呀。”

    “哎呀讨厌,要多久不是随便你么,越久越好,就怕你不行。”

    ......

    一旁那两个年轻的妹子听得是面红耳赤,目瞪口呆,还是你们俩会玩,刚刚还在文艺走心呢,说着说着马上就要走肾了,越说越暧昧,就差没现场来一发了。

    杨姐则一脸鄙视,嘁,你们别光说,倒是上啊!

    车子到了,苏落背着背包,拎着吉他,转身挥挥手,走了。

    门口是围着很多记者,一出门就是疯狂的闪光灯,车子发动,很快就驶远了,马上就有几辆车在后面紧紧跟着,车上的苏落叹了口气,一会难免要和记者们斗智斗勇了。

    二楼的一扇窗子打开,四个美女依靠在窗台上一直目送呢,

    “走了啊。”

    “啊,走了。”

    “你说他接着会去哪玩呢?”

    “不猜。过几天看新闻就知道了,反正哪都藏不住他。”董姐伸了个懒腰,

    “不管他了,你们两个留在我这多玩几天?”

    “嗯。”

    喵小姐和她朋友点了点头。

    一起下楼回到柜台,刚刚苏落签的账单还在呢,董姐轻吁一口气,拿起来扫了一眼后,身体彷佛触电一样,眼眶瞬间就红了。

    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下,蹭蹭的又跑上楼猛地推开窗,只是除了一些过来围观看热闹的,哪还能见到他影子,叹了口气,口中喃喃道,

    “死人,都走了还要电人一下,又没那个胆子......”

    “你怎么了?突然中了邪一样。”杨姐跑上来问道,

    “噢,没什么。准备找东西把这张纸裱起来,挂在客栈里当广告用!”

    “账单?你裱它干嘛。”

    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苏落。”

    杨姐的眼睛又迷离了,真暖,这个男人帅翻了!

    是很帅,董姐半眯着大眼睛笑着,

    你也要安好啊,嗯,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柜台上的座机电话线一接上,瞬间就响了起来,拿起话筒,慵懒性感的声音,

    “喂,你好。”

    “噢,还有房,你要订吗?”

    ......

    生活还要继续,很幸运的是,多了一段美好的回忆,躁起来呀,董小姐。

    另一边,苏落在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好一会儿才收回思绪,问道,

    “还有人跟着吗?”

    “有,狗皮膏药一样,我想甩,甩不掉。”

    “前面那个集市,你把我快速放下,然后辛苦你带他们去趟机场了。”

    “啊?杨姐嘱咐我一定要把你送到机场的。”司机也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是杨姐找来的。

    “不用,我可不想一直被狗仔跟着,很影响心情的。”

    “那你在这边认识路吗?”

    “路都是人走出来的,不认识我就自己走一条出来呗,放心吧,我这么大个人还能走丢了不成?”

    “好吧。”

    司机只能同意了,靠边一停,眨眼功夫,苏落就开门钻了出去,迅速与和集市上的各色人群融合在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车子继续开往机场,后面还跟着好几辆狗仔记者的车,只是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司机小哥一边开着车一边偷乐。

    集市里晃荡一下,确定没被人跟着后,苏落随意上了一辆长途大巴车,也不问去哪,去哪其实也不重要,交钱坐上走就是。

    都说在旅途中寻找真实的自己,苏落更觉得一个人的旅行是给自己一次迷失的机会,把心彻底放空,可以不在乎自己是谁,不在乎要去哪里,放下身份地位,放下悲欢离合,只要享受生活以外的世界就足够了,这样的迷失,才是最迷人的。

    车上旅客不少,三三两两的在兴奋的讲述着自己这一路上的见闻,这让苏落有点孤独感,突然有点想那个外表看似妖艳放荡内心却纯得跟朵雪莲花的女人了。

    他们在聊的就是自己呢,一个小伙子声情并茂的讲起当时苏落有多神,自己站在旁边彻底被震撼到手脚麻木的窘样,哈哈,有点小开心。

    想起一段话,我们在属于自己的那座城里筑梦,不求闻达于世,但终究还是希望可以留下些什么,仅仅只为了被某个人偶然地记起。

    窗外的景色不断后退,车子一路前行,声音有点嘈杂,苏落的心情又愉悦起来了。

    我在路上,也在别人的风景里。

    这样,不就很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