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这小伙子真能吹!

作品:娱乐之唯一传说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呆萌小苏

    这里很好,除了没有自来水和热水器,没煤气灶,没有洗衣机,没有网络,手机也没信号......

    呃,好像也不是那么好的呀。

    自己劈柴挑水,土灶上生火做饭,还真的有点不适应呢。

    “咳咳!”

    生个火被烟熏了一脸,狠狠的呛了下,老村长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手忙脚乱的自己呢,有点糗,不过总算是把火生起来了。

    老爷子傍晚拎了两瓶酒和一只竹鼠过来,苏落当即拍着胸脯表示要亲自来,让他见识下自己的手艺。

    “你还手艺呢,生个火都灰头土脸,要不还是我来?”

    呃,被鄙视了。

    “嘁,只是太久没用过柴火,不习惯而已。”

    苏落很不服气,这玩意是你们玩得溜,但是烧菜的话,哥谁都不服。

    烧开水后麻利的给竹鼠去毛洗净,好家伙,得有三斤重,四颗金黄发亮的大门牙看着有点渗人。

    放在炭火上把皮烤得金黄,切成小块,葱姜蒜爆香后再放入加料翻炒,霎时间香味四溢。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得老村长目瞪口呆,不禁揉了揉研究,小伙子可以啊。

    哼哼,总算找回点场子了,让它在大锅里慢炖个半小时,趁着这功夫去村长面前装个逼。

    “可以啊。”

    老村长抽抽鼻子,嗅着香气,满脸陶醉,竖起了大拇指。

    “怎么了,今天有什么喜事么?带这么个好东西来和我喝酒。”

    “嘿嘿。”

    老村长搓了搓手道,

    “一会说一会说。”

    竹鼠起锅,汁稠味浓,就这样了,还煮什么米饭,再炒一盘花生米,吃肉喝酒就行。

    肉质细嫩,没有腥臊、膻臭之味,反而还有一股特别鲜美的清香之气,用他们的说法就是,天上的斑鸠,地下的竹溜,太赞。

    尤其是柴火烧出来的菜,味道更是比煤气和电炉炒出来的香多了。

    “好手艺,没想到啊,你还有这绝活。”老人家吃得赞不绝口。

    “哈哈,我就好这一口。”

    几杯过后,老村长搓了搓手道,

    “那个小苏啊,你是大学生吧?”

    “呃。”

    “你看你能不能在这给孩子们上上课?”

    “不行啊,我待不了几天的,这老师换来换去的,对孩子们也不好是吧?”

    苏落叹了口气,拒绝了。

    “怎么不行,就几天就行,换来换取也总好过没人教他们吧?要是我识字,我都自己教了,就教他们认字就行,我看孩子们也喜欢你。”

    老村长苦苦哀求着,

    “几天就行,过几天就会有老师来了。”

    苏落还是摇了摇头,

    “那你把竹鼠吐出来还我!”

    “还带撒泼耍无赖的啊,说好的山里人都淳朴呢?”苏落哭笑不得。

    “那都是骗人的,穷山恶水出刁民你没听过吗?”

    老头子吹胡子瞪眼。

    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人家,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比起我代课,其实我能做的更多。”

    老村长愣住了,显然没在意后半句。

    “明天就走啊?”

    “嗯,明天就走了。”

    “唉。”

    “别急,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

    自己的房间就在学校附近,教师宿舍嘛,喝得醉醺醺,和老人家一起坐在那间破学校的小操场上喝茶吹风。

    吃过饭的孩子们又来了,村子里来了个会讲故事的大哥哥,都传遍了,白天没来的孩子们都来了,还带着自己摘的野果子。

    苏落被团团围着,小吴朴直接亲昵的坐到了苏落的大腿上,都喜欢这个大哥哥呢。

    一只小萝莉递过去一朵不知名的野花,

    “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哈哈,你长得也很好看。”

    捏下她的小脸,也一把抱住放腿上,左一个,右一个。

    “再给我们讲故事吧?”

    “白天讲一天了,晚上就不讲了吧?”

    “可是白天我要下地干活,都没听到。”一个稍大一点的男孩子喊道。

    “没关系,以后我写成书寄给你们。”

    “我还不识字呢......”

    “啊哈,那等你们的老师来了,好好学习,这样自己就能看故事了啊。”

    苏落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道。

    “那你给我们唱歌吧,你唱歌好好听。”

    “嗯,小妹妹你很有眼光!小朴,去我那把我的吉他拿来。”

    “好嘞。”

    吴朴哒哒哒的就跑过去把吉他抱了出来,交给苏落后教室里搬了张小凳子坐下,捧着小脸,满眼小星星。

    苏落微笑着弹起了伴奏,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荷把锄头在肩上

    ......”

    苏落温柔悠扬的歌声在山里飘荡,小朋友们听得迷醉,村子里有空的人都过来了,带着小凳子,苏落的山野演唱会,就这么开始了。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

    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天天我等着你

    等着你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

    咱们去捉泥鳅

    ......”

    给孩子们唱歌嘛,自然都是童谣,看着他们红扑扑的小脸蛋,陶醉的样子,很有成就感。

    “真好听。”

    “唱得很好啊。”

    大人们轻声交流着,大姑娘们偷瞄着苏落,看着看着就羞红了脸。

    又一首唱完,掌声啪啪啪的响了起来,一个壮实的小伙子站起来喊道,

    “你唱得比电视上的明星都好听。”

    “那是,和我比,他们都不算什么!”

    “哈哈哈!你还真敢说!”

    “你是读音乐专业的大学生吗?”

    “我可不是大学生,我是京城音乐学院的荣誉博士。”

    “哇噢~~~!”

    小朋友们的眼睛在冒星星,

    “哈哈,还有什么?”

    大人们是不相信的,只当苏落苏落喝多了酒胡吹呢,小伙子有意思。

    “还有美国科蒂斯音乐学院的荣誉博士学位,德国柏林艺术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其实都是他们非要给我的,我都没说我想要......”

    “咦~!!别瞎吹了,哈哈!”

    “就是,在唱一首。”

    ......

    只有老村长还在生闷气,一直抽着烟,

    “哼,光会唱歌有什么用。”

    “哈哈,老爷子,什么都有用,唱歌也有用,你信不信我能用一首歌给你换来一所新学校?“

    “切,喝了点小酒净瞎吹,还一首歌换一所新学校。”

    老村长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苏落,

    “您看把这土房子推平了,盖上一栋新楼房当学校,怎么样?”

    苏落带着醉意,指了指那间破旧的土房子,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嗯,盖十层的新楼房,要都装上空调风扇,通上自来水,每间教室都要有电脑投影仪,还要有真正的操场篮球场足球场,让十里八乡的孩子都来这上学。”

    “嗯,这样的话还要把附近也路也修一修,不然路太难走,要不再加一栋宿舍里,让远点的孩子就住在学校里,必须全免费......”

    小操场上,五星红旗在飘扬,天空中繁星点点,村民们听着苏落的酒后的胡言乱语,乐不可支。

    这小伙子真能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