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三百二十六章 前兆!

作品:娱乐之唯一传说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呆萌小苏

    除夕的晚上,千家万户灯火通明。

    熬年守岁,从吃年夜饭就开始了,这顿年夜饭要慢慢的吃,会一直吃到深夜。

    领到压岁红包的唐一珂兴奋的牵着二德子去踩大门前摆放着的芝麻秸,唐一珂在上面蹦跶,把芝麻秸秆踩得噼叭做响。

    王阿姨准备的,说这叫踩岁。

    用芝麻杆寓意着“芝麻开花节节高”,芝麻秆粘上用黄纸卷成的元宝形,攒成一捆,谓之“聚宝盆”,用脚把他们踩碎取个吉利,城里已经快见不到这样的习俗了。

    现在更多用放鞭炮和烟花替代了,住在大京城烟花爆竹禁放区域,用老风俗也挺好的,起码唐一珂玩得很开心。

    全家人观看春节联欢晚会,已经是守岁必须有的内容了。

    家里没人敢开电视,都知道苏落和春晚导演组干了起来,闹得满城风雨,不敢给苏落添堵,

    “开电视啊,看春晚!”

    苏落没那么多顾忌,该看就看。

    微博上很热闹,边看春晚边吐槽,这个节目有多差,那个表演真是渣,其实观众们看得再仔细、再怎么卖力地挑刺,也没人给他们发奖状,最多得到一些转发和点赞。

    但毫无疑问,这已经是看春晚的新娱乐形式了,春晚办得好,那叫看春晚,春晚办的不好,大家吐槽一下,哈哈一笑,照样其乐融融。

    “哼哼,所以别人叫你大傻子你认不认?”

    老爷子才不会放弃任何教育苏落的机会,哪怕过年。

    “认了,哈哈!”

    苏落摸摸鼻子道。

    春晚真唱假唱,观众们看得其实没那么重,但苏落觉得个别人说我们看春晚就是为了吐槽的这样的想法,很病态。

    当然也不全怪网友,你办得是烂嘛,我们说说怎么了,有一个节目好的我们一定夸上天,还可以理解。

    倒是网络上那些怼他的专家们把这点拿来当论点,就让苏落觉得很悲哀,原来做得不好,就是最好的?

    原来你们是故意办不好的,好厉害!

    对不起,接受不了,叫我傻子我也接受不了。

    ......

    大年初一,

    一大早,宫羽的跑车就炸着街来了,苏落一听发动机轰鸣咆哮的声音就知道今天是夏子涵在开,她就爱挂低档轰油门,宫羽开跑车从不炸街。

    小刀子也来了,带着他家老爷子来拜年,人齐了去干嘛?当然是逛花街啊,你看唐一珂都换上了新衣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梦家豪华旅行团出行,整排的豪车驶过,亮瞎行人的眼睛。

    小刀子很苦逼,负责开着保姆车送老人,看着夏子涵和炮哥各种炸街装逼,

    “诶,让那群家伙开慢点,不要命啦?”

    王老爷子吼道。

    “哈哈,爷爷,就声音听得大,其实车速不快的,这群装逼犯在晒命呢。”

    小刀子哈哈大笑,

    “我要考驾照,明天就去报考!”

    苏落也很苦逼,家里不缺超跑,尤其是小刀子的那辆拉法,放地下车库都积尘了,苏落每次看到都想开,每次都只能想......

    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开着拉风的超跑,然后在街边卖水果的小摊子停下,直接开蓬,摘下墨镜探出脑袋,

    “阿姨,这橙怎么卖呀?”

    很拽很装逼。

    其实街上没有想象的那么热闹,过年了,北京就是一座“鬼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连空气都感觉格外清新。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他们这群人现在辨识度太高了,口罩鸭舌帽,已经是苏落出行必备装扮了,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还是很抢眼,因为主要看气质......

    逛花街,看庙会,吃小吃。转了一圈后,已经跟着一大群人,有记者有粉丝,举着手机拍他们呢,杨爸杨妈哪见过这种场面,有点吓人。

    但心里是满满的自豪,我家宝贝现在是大明星啦,好多人过来跟她打招呼要签名呢,走在路上都有人给她送礼物。

    围观群众们的表情都兴奋坏了,我的天!

    坑主苏落、炮哥、唐一珂、冷雨萱、杨宝贝、小骨头、京城音乐学院的院长和两位大名鼎鼎的校花,连钢琴王子阿德莱德居然都在,唐爸唐妈很好认,另外那些肯定就是家眷了,我的天,梦家倾巢而动啊!

    “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家看两位老爷子下棋比较好。”

    苏落一脸无语,

    “哈哈哈~~!!!”

    没办法啦,撤吧!

    “怎么撤?”

    小刀子痛苦的挠着头,已经被围得住了,太受欢迎也不好啊!

    那就只能放大招了!

    “各位新年好,我让我家宝贝徒弟给你们唱首歌,然后你们让一条路好不好,就别跟着了。”

    苏落大大方方的拱手道,

    “哈哈哈啊~~~!!!”

    “好!”

    “坑主我爱你!”

    粉丝们欢呼了起来,纷纷表示没问题,其实大过年的,谁会给人添堵,不唱歌也会放行的,现在还有歌儿听,还能更开心吗?

    旁边的店家那借了张大凳子,把一珂抱上去,

    “来珂珂,给大家拜个年歌哈!”

    “唱哪首?”

    “嗯,唱恭喜恭喜你吧!”

    “好!”

    没有麦克风、没有音响设备、没有伴奏,小街店家里播放的音乐都赶紧停了下来,很安静了,只有唐一珂萌萌哒声音,

    “每条大街小巷

    每个人的嘴里

    见面第一句话

    就是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恭喜你呀~

    恭喜恭喜恭喜你!

    ......”

    “哈哈~~~!!!”

    “珂珂好萌!”

    一曲唱完,小一珂好像没过瘾,兴奋得又来了一首《新年好》,

    “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大家新年好!”

    ......

    晚上微博上,在一片春晚吐槽声中,又有两首歌火了,于是槽点又多了一个,

    “别费尽心思整什么春晚了,请唐一珂就开个人演唱会,绝对爆炸,哈哈!”

    “赞成!”

    “辣鸡春晚导演!”

    ......

    家里,

    大师姐带着小师弟去了钢琴房,琴声在飘扬。

    两位老爷子下棋,很吵。

    更吵得是那群女人,几个大美妞现在的议题大概是怎么样把杨阿姨和麦阿姨还有师娘都打造成超级时髦贵妇。

    完全插不上嘴的唐爸带着杨爸两人只能跑去二楼小吧台烤点小肉喝点小酒,美滋滋。

    苏落高峰小刀子炮哥则在苏落的房间里关上了门,不是打麻将,而是在商量着后面的工作怎么进行,现在开始,每一步都必须走得很慎重。

    “刀子,你那边什么情况。”

    “地方绝对够,比我们设想的还要大,我已经停下来了,不停也不行,首先是我们真没钱了。

    最重要的是,当地政府的土地使用权拍卖会,已经不再拍卖任何土地使用权了。”

    苏落眼睛一亮,

    “你是说?”

    “对!不是没有,先前还有一些的,但是现在突然全取消不拍了。而且原本我们这么大的投资,当地政府是很热情的,这个工程他们比我们还急,都是他们的政绩啊。

    但最近跟我抱怨说感觉上面有意在卡,还问我是不是得罪人了,让我走动下看看什么情况,他们大概率也还被瞒在鼓里。”

    “嗒!”

    苏落开心的打了个响指,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啊!”

    苏落和小刀子相视一望,哈哈大笑,高峰也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谁都说不准,但总归是个好兆头。

    只有炮哥没听懂,“工程申请被卡着,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咳咳,我们去二楼打桌球吧,好就没玩了!”

    “嗯,听说我不在这段时间,你们被唐爸全怼翻了啊,啧啧,弱鸡就是弱鸡。”

    “切,其实我是让着他,今天保证他跳不起来。”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溜了。

    “我也去和杨爸喝两杯!”

    高峰也嘛溜的跑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炮哥,

    “妈蛋!你们倒是把话说清楚啊!”

    啊呸,炮哥扇了下自己的嘴,才想起大过年的不能说脏话。

    “你自己慢慢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