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七百零八章 扒手之王秀飞全场!

作品:娱乐之唯一传说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呆萌小苏

    电视上,

    主持人白松请出了神秘嘉宾——苏落。

    粉丝们眼睛都瞪圆了,这期的《焦点访谈》,说得是反扒啊,有坑主什么事情?

    “这......坑主出来客串主播就算了,这是要做什么?”

    “呃......坑主这次不打算一本正经的讲段子(卖萌)了么?”

    “不懂,反正我是来看坑主的,嘤嘤嘤,坑主的打扮好随意啊,邻家大哥哥的感觉有木有?格子围巾超暖!”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小迷妹的心理,更搞不懂这个节目请坑主过来干嘛,我都看了快二十分钟大连反扒便衣警察勇猛事迹了,怎么坑主突然就出来了,难道坑主也是受害者?分享受害经历?”

    “哈哈哈哈哈,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坑主可能被扒过,上来谈被扒心得呢。”

    粉丝们议论纷纷。

    白松鼓起了手掌起身走到前面握手道:“落神你好,欢迎来到焦点访谈。”

    苏落:“松哥你好,各位观众朋友们好。”

    白松连忙摆手:“哎哟,别别别,落神我可是你的超级小迷弟啊,真的,叫我松弟就好。”

    观众们乐不可支,松弟?还是兄弟呀?

    不经意间就卖了个萌。

    事实上《焦点访谈》的主持风格是很严肃严谨的,但是白松也没办法,只能这么让苏落一手,等他开打开话题。

    因为,不仅仅是观众们懵,主持人白松自己也懵,也是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苏落要上来,要上来做什么的,而苏落和他所谓的“RE稿”其实就瞎聊,关于节目什么都没说,所以白松现在心里其实慌得很。

    苏落:“是这样的,今天我们的节目内容是,反扒。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松哥你遇到过扒手吗?在现实生活里,有没有被扒手偷过东西。”

    白松很老实的说道:“现实生活里还没遇到过。”

    苏落:“那你今天幸运了,你现在就遇到了你人生中的第一个扒手,我,就是一个扒手。”

    观众:

    “咦?”

    “什么鬼,你是个扒手?”

    “坑主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啊?”

    “坑主要做什么哦?”

    白松猛摇头:“不信不信,你你说你当场在我这开个演唱会我都信,你要是扒手,那”

    苏落:“松哥,扒手是不会告诉你他是扒手的,就和间谍一样,给你认识一个间谍,你都不知道他是间谍啦,难道他会跑过来跟你说,我是一个间谍,我知道恐怖组织头目躲在哪里,就躲在北京百货大楼斜对面!

    为什么我敢今天告诉你我是个扒手呢,因为我不是一般的扒手,而是扒手之王!””

    观众:

    “哈哈!”

    “哈哈哈哈!”

    “来来来,你继续吹!”

    ......

    “扒手也就是俗称的小偷,每个地方有不一样的叫法,北京人叫‘老荣’、‘佛爷’,南方人叫‘插手’、‘钳工’、‘财神’,黑帮里叫‘文雀’,而扒手的目标呢,一般都叫‘羊儿’,松哥你现在就是一只‘羊儿’了,来,各位观众,有请受害人登场!”

    苏落伸手让一头雾水的白松往前站了一步,事前没告诉白松自己要做什么,是不想他有任何为了节目效果,提前就告诉他自己要偷他了,警觉性会提高,而且发现自己东西不见了,他也不会声张故意不说,这样其实就是演,一演就会不自然了。

    所以苏落之前和白松聊天完全没提这个,只是确定了他身上口袋里都有些什么就OK了,现在白松晕乎乎的,这样的状态最好。

    监控室里,一群大佬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紧盯着屏幕,他们知道苏落要干嘛呀,自己还被下手了呢。

    “来了来了!”

    “他要开始了,旁观者清,这回我们要好好看看,他是怎么偷的!”

    “可怜的白松,还不知道自己要经历什么呢,哈哈!”

    “嘘!”

    画面上,苏落开始了!

    “在我们扒手界,行里的黑话是有很多的,要扒你上衣上兜怎么说?”苏落把手放到了白松西服的上兜上,接着没等他回答就解释道:“动上装的兜叫‘开天窗’!裤兜叫“下地道”,像这个上衣上兜叫‘上三楼’。”

    “上衣下兜叫做‘上二楼’,北京‘老荣’爱叫‘平原作战’!”

    紧接着苏落猛地加快了速度,说着自己的右手拉起白松的左手放在一旁,很炫技的左手手指一弹,白松外套的扣子就解开了!

    “哇~~!!!”

    “好秀啊,怎么做到的,弹一下外套扣子就开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动作上,没人发现苏落已经在开始解白松手表了,包括白松自己,这一手弹指解扣秀得自己头皮有点发麻。

    而苏落的嘴上还在继续讲解着,

    “扒外套内兜叫做‘翻板’,也叫‘吃里怀’,松哥你内兜里有东西吗?”

    白松:“有,有个钱包。”

    苏落伸手进去拿了出来,另一只手在偷偷的解白松的西装领带:“松哥怪不得你没被扒过,扒内兜很难的,钱包放外套内兜是比较安全的,钱包放在这里没错,安全!”

    说着钱包塞回去了内兜,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假放,手出来时顺势把钱包再抽了出来,另一只手把白松胸前佩戴的笔摘了,同时还让白松转了个身,继续解说。

    “那么“上一楼”就是扒裤兜了,而‘马后’,就是裤子后兜,好了,说了这么多,松哥,现在你该知道,我是一个扒手了吧?”

    再把到手钱包给观众们秀了秀,他的钱包在我手里了!

    “哇噢~~!”

    “这......怎么做到的。”

    “钱包!钱包怎么在坑主手里了!”

    观众看傻眼了,尖叫不已!

    而白松在转回来正面面对观众时,苏落在他右肩后晒出了一支金笔!

    观众集体捂住嘴巴,难以置信,这!

    这只是小儿科,苏落“废话”完了,开秀!

    白松依旧摇头:“这暗话没什么用啊,网络上搜索一下什么都有,说明不了你就是个扒手啊。”

    苏落嘿嘿一笑:“那松哥你有没有发现,你胸前的钢笔不见了,唔,金色的,应该很值钱。”

    白松一捂左胸,低头一看,果然!

    “哇,你什么时候!”

    “咳咳,呐,还你,带好了哈!”苏落把钢笔再放回原处,“其实不只是钢笔,松哥你的钱包呢?”

    “我的钱......钱包也没了!”

    白松连忙撩开外套检查内兜,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钱包被扒了,一脸懵,而他这个动作就是在送,苏落手顺把钢笔又摘了,同时把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白松右侧:“钱包啊,钱包在你腋下呢!”一个小手法“变”出了钱包。

    “喔喔喔喔~~~~!”

    “帅啊!”

    “哈哈哈哈,好厉害!”

    观众沸腾了!

    苏落物归原主:“好的,还给你,所以说钱包一定要保管好啊。”

    第二次假装归还,同样的手法再用一次,手出来时钱包还是跟着出来了,这一次苏落没给观众秀出钱包,而是秀出了钢笔,把白松的目光吸引过来,让他没空当检查内兜的钱包。

    “松哥,你的钢笔肯定很贵,是一支会飞的神笔,你看又飞到了我手里!”

    “啊啊啊啊!怎么回.....”

    “先别惊讶,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裤袋里......”

    白松目瞪口呆的,连忙翻口袋,就在这个时候苏落顺手把刚刚一套动作顺势解开的领带给抽了下来,转身带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发现手机不见了的白松彻底懵圈了:“我的手机!”

    苏落:“哎,别慌,我刚刚在马路边捡到一个手机,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白松接过手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你的手到底是有多快啊!”

    而观众全都笑抽了,他们可看得很清楚,苏落把他的领带摘了,他还不知道呢!

    “诶,这里你就说到点子上了,扒手的手是很快的,但有的时候不需要快,因为人的精神对它感觉到的所有事情并非付出同等的关注。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对扒手来说,分散人的注意力,比手快更重要,所以,我们现场做个实验,这里有一个气球。”

    苏落拿出一个气球,吹起来后,让白松双手捧着放在胸前,自己跑到了白松身后,扶了一下他的眼镜说道:“你现在看着这个气球,然后把它捏爆!”

    “捏...捏爆?我最怕这玩意了。”

    “别怕,又不是炸弹,准备了哈!”苏落又扶了下白松的眼镜,

    “三!二!一!”

    气球爆开的一瞬间,苏落摘下了白松的眼镜,神奇的不是这个动作,因为大家都在着呢,神奇的是白松居然完全没发现,自己的眼镜被摘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然...然后呢?”

    “然后你没发现你身上又少了什么东西么?比如?”

    观众们看着都急:眼镜,哎哟眼镜啊,你的眼镜坑主都带上了!

    然而苏落秀出来的是钱包:松哥你的钱包。

    这下观众也懵了,全在尖叫:“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对啊,钱包什么时候又被偷走了,明明还回去了的!

    太惊悚了!

    白松要崩溃了:“这...什么叫防不胜防啊,还有什么?”

    苏落:“哦,手机也请你拿好。”

    白松欲哭无泪,手机什么时候又......

    “我......!”

    苏落:“咳咳,其实都是幻觉,我是个魔术师嘛,会催眠术的,你有没有发现你的视线突然模糊了些?可能我刚刚发功过度了,现在我自己的视线都很模糊,你真的没有感觉到?”

    白松这才发现,猛地尖叫了起来:“我的眼镜,怎么也......我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苏落:“咳咳,松哥你这眼镜度数也太高了,用不上,还是还给你吧,那么现在,你该相信我是个扒手了吧?”

    白松崩溃了:“我现在感觉我身上的东西都不是我的。”

    苏落:“那你再看看我的领带,是不是你的。”

    白松:“......这,这你也能偷?什么时候......”

    苏落哼哼一笑:“不然怎么敢说自己是扒手之王?瞎吹牛的哦?好的,各位观众,再次提醒,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谨慎,报告好自己的财物,节目时间是不是也差不多了,松哥。”

    苏落说着撸起了自己的袖子,示意要和白松对时间,白松还懵着呢,照做也撸起了自己的袖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啊~~~~!”

    一声惊悚的尖叫声炸起!

    “不带你这么玩的啊,这是我的手表,什么时候......”

    白松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疯狂的挠起自己的头发。

    观众也要疯了,白松的手表!什么时候带在苏落手上了,自己也完全没有发现!

    “好的,现在都还你了哈,再确认一次没丢什么吧?三楼,二楼,里怀,一楼,马前,马后,钱包、手机、领带、钢笔、手表,齐了哈。”

    “这回是真的齐了,也真的大开眼界了,所以,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再次再次提醒各位观众,保持警惕,不然啊,遇到厉害的扒手,裤腰带给你偷了,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的,谢谢松哥,谢谢,你可以回去你的座位了。”

    “我...我现在脚软,走不动了,太可怕了,我觉得要是遇到你这样的扒手,我.....”

    白松对着镜头哭丧着脸描述着自己此刻的心情,才转身,苏落也转过身来对着镜头做出一个很无奈的表情,只见他双手一摊,秀出了刚刚确认的时候顺手抽出来的皮带!

    “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皮带!”

    “什么时候!”

    “真的是皮带都能偷啊!”

    “天啊啊啊啊!”

    什么叫做被吓傻,这就是了,除了尖叫,观众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同学,你经历过绝望吗?

    “诶,松哥,你的皮带不要忘了。”

    苏落笑嘻嘻的喊道。

    白松回头一看,傻眼!低头一看,手一摸腰部,崩溃!

    整个人瘫软跪坐在了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的,谢谢大家,我是苏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再次提醒各位,出门在外,保持警惕,真正的扒手,可没我这么善良!”

    苏落退下了,白松坐回主播台前,惊魂未定,深呼一口气道:

    “你们让我缓缓,真的,让我缓缓......”

    此时此刻,观众们也想缓缓,不然心情根本平复不了!

    扒个钱包偷个手机真的只是小儿科,眼镜在你眼前摘了你都未必知道,偷手表就真跟玩儿一样,西服领带拿走都不算什么,裤腰带现场给你扒了,当事人都没反应,被秀得头皮发麻!

    突然觉得自己的**都是不安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