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四二章 毒师兄的毒

作品:尘骨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林如渊

    林苏青不禁怀疑,无肠公子真的没心没肺吗?他多次的感觉,无肠公子实则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林苏青感觉到无肠公子算计了他,却捋不清楚在哪处被算计了。

    世间至毒是什么?林苏青在心中反复问自己,他自由熟读医书,药毒从来不分家,何况他还在昆仑山的典藏里又恶补了所有相关的典籍。

    医药之中,没有所谓的至毒,亦没有所谓的至圣。毒的极致是瞬间丧命,但在林苏青看来那不叫毒了,那叫杀。瞬间痛快的都不叫毒。

    毒,应该是让人痛苦的东西。当然,这都是他的个人见解。

    “你认为什么能算是至毒?”

    没料想毒师兄还真就以这个问题来问他了。

    “我个人认为……至毒……毒应该是折磨得人生不如死,却死不了……才叫毒。折磨得最狠最痛苦,应该就算是至毒。”

    “小兄弟挺合道呀!”

    林苏青诧然,毒师兄也如此认为么?那可真是狭路相逢竟是伯牙子期!

    “那你方才说你是至毒,你真不是吹牛?”

    “我何必吹这个牛?你别只看幽梦师姐漂漂亮亮的,她其实实在太凶了!虽然我也很欣赏她,可是她实在太危险了!”

    毒师兄有个毛病,说话天南海北,没有一下一句的补充,往往听不明白他前一句要说什么什么意思。因此相识这几日,林苏青学会了一个习惯,等他多说几句自己再接话。

    “诶你怎么傻愣着不说话了?”

    “啊?我?”

    当然他也经常突然地反问你为何没有回应,叫人措手不及。

    “我等你接着说下去呢……”

    “我说完了呀!”

    “……”要不是有着面具,谁知道林苏青现在什么脸色,“那个……毒兄,我冒昧问一句……你说你是世间至毒,清幽梦处心积虑想要你的性命……你能说说是为什么吗?”

    “还能为什么?她要拿我去害人呀!”

    “我知道她用毒害人?可是我想不到你是什么毒?怎么个害人法。”

    毒师兄瞧不见林苏青的脸,却打量着他的一身蠢钝,吧了吧唧嘴,故作讳莫如深,问道:“你既然知道最毒毒在折磨人,叫人无比痛苦。那你觉得,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活着。”林苏青不假思索,而毒师兄又是一句:“小兄弟挺懂呀!”将林苏青听得愕然不已,他所认为的痛苦,竟真的是世间最痛苦么……

    “那我再问你,活着最折磨的事情又是什么?”

    “生不如死。”林苏青脱口而出即刻又开口,“不,是求而不得。最折磨的事情是求之不得。”..

    “错,还是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活着,活着最折磨的事情……不是求而不得。”毒师兄闭了闭眼睛,无神的眨巴了两下,吧了吧唧嘴,才娓娓道来。

    “是得而复失。”

    “这是什么毒?叫人活着一生体会得而复失吗?”林苏青觉得毒师兄一定在诓他,“我看你是闲得蛋上长毛,没事儿可干了你,你决计是在诓我。”

    “嘿哟我诓你做什么?我诓你我有什么好处?”毒师兄满不乐意的瞥着他,“你知道醉生梦死吗??”

    “醉生梦死?”林苏青一想,问道,“你是指整日昏昏沉沉的混日子,还是指花天酒地、纸醉金迷?”

    “皆不是。”毒师兄蓦地抓住林苏青的手,惊得林苏青汗毛倒竖,恨甩手不够及时,只怪毒师兄原来真有短袖之癖,却在他甩手之前,毒师兄将他的手摁在了的胸口中间,林苏青更是五官都狰狞了。

    “毒师兄,这不合适,真不合适。”

    “你想多了。”

    “我没想什么,我是说……”

    “螃蟹的心脏生在中间。”

    “我知道,我们要不放开手说话。”林苏青连忙抽手,触及毒师兄的胸口,竟比触及冰雪还要冰冷。

    “吃了我的心脏,即中醉生梦死之毒。”

    正背在身后在裤腿上揩手的林苏青浑身一怔,毒师兄严肃的神情和庄肃的语气,不似在胡说八道。

    “何种醉生梦死法?”

    “无数种。”毒师兄高深莫测一笑,阴恻恻的惹人打怵。

    “比如说呢?”

    “还真不好说。”毒师兄忽然哈哈哈哈大笑,笑得用鼻孔能接雨水,好在天晴。

    “大概呢?”

    “大概就是……再也不会遇到开心的事情,所见所闻所历……所有所有,一生只有痛苦的事情,须将世间所有痛苦、折磨人的事情都经历完,才会死。”

    毒师兄的目光猛地猛地凌厉非常。

    “食我心者,自己无法克制意志,即使知晓不可能,即使知晓将失去,也还要去得。即使知晓一切痛苦折磨的后果,也还是要去得。经历过太多痛苦与折磨、还有打击之后,是想寻死的,可是,中我毒者,在没有经历完一切之前,就在阎王爷的册子上画了一个金刚圈,如何也死不成,就是要吊着一口气,直到亲历完为止。”

    好似担心林苏青听不明白似的,毒师兄特地补充道:“一睁眼是痛苦,一闭眼还是痛苦,如何都是折磨,怎样也逃不脱。”

    仅仅通过形容,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得到的毒,不过林苏青似乎能够明白。他沉吟片刻,忽然开口,声音都哑了:“有谁中过此毒吗?”

    “有。”毒师兄眯起眼睛一笑,“妖界的祈帝。”

    林苏青眼珠子一瞪,旋即眉头紧皱,怎么会是祈帝?心脏突然揪紧了,不知为何。

    “谁能对祈帝下毒……”

    “有。他妻子。”

    祈帝的妻子……该不是子夜元君……他林苏青的亲娘?不,子夜元君没有同祈帝王成婚,那是……“是他现在的妃子吗?”

    “对呀,不然祈帝的妻子还能有谁?”

    林苏青蓦地舒了一口气,可是一想到祈帝中了这样折磨的毒,他那一口气就悬在了胸口,怎样都顺不下去。

    “她为何要对自己的夫君下毒?”

    “那时候还不是夫妻俩,那时候她对妖帝求而不得呢。”毒师兄一如往常畅快一笑,“哈哈哈哈~没想到呀,没想到刚投完毒没几天,祈帝就妥协了,与她成婚了。虽然不是正室,但也算得了是不是?哈哈哈哈~这不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后来的事情不必毒师兄说他也能猜到几分了,祈帝连夕夜这个儿子都不多看一眼。

    “那祈帝岂不是……不,我觉得你还是在诓我。”

    “我诓你作甚?你爱信不信,我这心……”毒师兄拍拍自己胸口正中间,抬头挺胸毫无掩饰自豪道,“我这心要是没点真能耐,幽梦师姐会高看我一眼吗?”

    “那倒也是。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祈帝的事情的……”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当年中的那颗毒心,是我亲爹!别个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嘛!”

    毒师兄一概用的传音入室之法,遂只有林苏青一人能够听见他所说的一切。

    林苏青不明白,这应该是绝对私密的事情,毒师兄为何要同他讲起这些。仔细去想他们再如何投缘,相识横竖不过才几天,一双手都数得过来。

    想来,他有必要下山去找狗子与夏获鸟他们打听打听了。

    天格山的螃蟹,空城,无肠公子……还有……祈帝的毒……林苏青的心口猛地一抽,仿佛被剐了一刀,惴惴生凉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