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六四章 操心的命

作品:尘骨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林如渊

    林荫之外橙黄的天色渐渐暗下来,灰幕缓缓压成了黑色,在山中兜兜转转,找来找去,迷谷树枝的指引在这里停止了。

    “奇怪,不是这里吗?”

    还是头一遭碰见这种事,迷谷树枝的指示驳就在此地,可是他环顾四周,连只兔子也不曾看见,更别说长着老虎脚爪像马那样大的异兽。

    难道是树枝离开树太久了,脱失了灵气不管用了?

    于是他不遵从迷谷树枝的指引,特地往别处走了一段,然后重新在心中默想着异兽驳的形象,迷谷树枝立刻又有了指引,他顺着指引走去,竟还是方才的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迷谷树枝从来都是有所想即有所指,有所指即有所得,至今从未出现过如此有指却寻不得的情况。

    莫非是有障眼法?

    林苏青闭上眼睛,凝神于心,以知觉去感应,奇也怪哉,知觉感知什么,不过清幽梦说饲养异兽驳可以停止纷争,或许异兽驳本身不带戾气?因而感知不到?

    那么在细致一些……修为?呃……却还是感知不到。强而有力的气息?嗯……依然感知不到。

    “这就怪了?鬼打墙?”

    林苏青又兜兜转转几大圈,指引依然是这里。看来是异兽驳有意躲避着不想被寻到么?

    寻找异兽驳变得棘手起来,本以为找到就是了。若是障眼法,自有破解之处,可是他寻摸了四周,没有布施过阵法的痕迹,那就是异兽驳故意隐着了。

    故意隐藏,除非他运气好,随手一击就直接击中它,迫使它不得不现身,要么就只能异兽驳自己愿意现身。

    击打它的话,若是一击不中,恐怕反而会惹得它不肯现身。

    抬头望,天色浓厚,又到了清幽梦用药的时辰。罢了,今日先寻到这。

    “异兽驳,兄弟,我今日未能寻到你真迹,明日我再来。”他环顾四面八方对着空空荡荡的长林说道。

    ……

    原路返回去时,林苏青顺手摘了一些野果与野菇,夜色太深,可食用的野菜不大好分辨,就作罢了。

    清幽梦也未到造极境界,一连伤病数日,也该进食些物事。唉,野果都摘了,野菇也采了,也不差只野鸡了,顺手打了吧。

    于是,林苏青兜着一怀果子、菇子,扛着一根木棍,棍子后头呢倒吊着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两个野东西都被绑着腿脚倒吊着,却还很是有劲的后头咬来啄去,打得一撮鸡毛一撮兔毛的乱飞。

    就这么回到了山洞。

    清幽梦满副病容之上闪过一丝警惕,她抬头瞧了眼不远处举着火把的走近来的身影原来是林苏青,道:“我还以为是哪个樵夫下山了。”声音比月色还轻。

    “休息过吗?”

    毫无意识的脱口就问了这么一句,说完林苏青才反应过来,心里直抽自己嘴巴,操心操上瘾了是不是。

    “嗯。”

    今儿个怪了,清幽梦居然也学会客气了。

    怕是她自己也意外了,旋即冷面问道:“你没有找到异兽驳?”

    “没有,那家伙藏起来了。”

    “你为何不继续找?这就放弃了?”

    “明日再找。”

    唉,这话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我为什么不继续找?我自己劳碌命贱的呗?

    林苏青一边来来回回的抱着柴禾,一边问她:“反正你都饿了那么些时候了,应该不差这一小会儿吧?”

    蓦然瞥见清幽梦一脸茫然,怎么?平时没人同她开过玩笑么?这么浅白的也听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你今晚有口福了,小鸡焖野蘑,碳火烧兔子。”

    他走得远远的,剖鸡剖兔他都离清幽梦远远的,将它们的脏腑也都埋得远远的,都处理好了,才提着回来,另一只手里则提着完整的野兔皮,和几根漂亮的野鸡尾羽。

    接着就可以开始正式开工了。

    野鸡的肚子已经掏空了,他将洗干净的野蘑菇塞进去,又塞了些诸如香荚兰一类的可以提味的药草,塞饱了以后重新将野鸡的肚子用柠檬草缝合成完整的鸡。接着用岩红的大叶子包起来,埋进挖好的浅坑内,然后才开始堆柴火,就堆在埋着野鸡的坑上面,以火的高温焖熟底下的野鸡。

    可不能小看这只野鸡,所用到的食材无一不是药材。就拿缝合它的柠檬草来说,那不是水果柠檬的叶子,而是一种长得有点像长葱,却比葱有韧性的药材。可以提取精油做女儿家的香粉,足见它有多香。除了香味以外,它的药用价值也很高,气味可以杀菌抗病毒,食用不仅可以清炎症、解毒,还可以美容养颜。

    在他以前所处的世界里,甚至还能用来作为治疗霍乱、肠胃炎的辅助药材。

    而用来包它的岩红呢,长得与莲叶很像,它也是一味解毒的药材,同时筋、肉、骨的损伤也有好处。

    总之,不仅好吃,而且不简单。

    另外这道这道炭火烧野兔么,就简单多了,直接架在火上烤,原汁原味就足够香了。

    火堆就生在清幽梦跟前不远,她不会被油烟熏到,也恰好能借着火光暖一暖身。

    他起先是活剥的兔子,这样皮毛上才不会沾到什么血水,好清洗。眼下野鸡焖上了,野兔烤上了,他也还是没有闲着,提着兔子的皮毛就去河边开始清洗。

    洗得干干净净了回来,野兔也正好翻个身。

    清幽梦见他忙来忙去,又去支开一个架子晾兔毛,忍不住问他:“你做什么?”

    “晾干兔毛啊。”

    “晾干?吃么?”

    “……”这位大小姐不曾体味过民间杂食么?兔子毛是能吃的东西么?

    “我心想能给你做个暖手的兜。”林苏青将洗干净的兔子皮毛展开抖得平平整整,“你终日坐在外头,手露在风里不冷啊。”

    林苏青没空瞧她,沉默了就沉默了吧,反正她话本来也不多。

    兔子皮毛晾好了,兔子肉也该再翻一翻身来,林苏青刚一翻,油水滴在碳火上,滋啦啦的香,这一翻香气也翻了出来。

    咕噜~

    林苏青一愣,是我的肚子在叫吗?他摁了摁自己的肚子,不是很饿呀……

    咕噜咕~~

    清幽梦脸红着,唇角牵动,却道:“兔子皮……晾在火边,不是干得更快些。”

    我知道是谁的肚子叫了。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火烤干就太硬了,而且发脆,做出来的不柔软,必须自然风干的最合适。”

    清幽梦的话,是真的少。

    兔子都翻了许多遍了,她也没有再出声,连肚子饿也忍住了不叫,厉害。

    “我先提前跟你说好,我从来没做过什么兜手,要是不好看你不要嫌弃。”

    清幽梦看了看他腰间悬挂的绣工精致的香囊,脸色被火光烤得看不出来原本的神色。

    “能挡风就行。”

    一点不挑剔,那我真得感激不尽。

    林苏青用洗干净的且削得尖尖的细树枝戳了戳野兔的前腿,一扎就透了,随即指呈剑诀劈了下来,递给清幽梦道:“你尝尝熟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