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八五章 平章淡却又深刻

作品:尘骨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林如渊

    三年、五年,听起来好像很漫长的样子,其实多少个年头一晃眼就过去了。她都几百岁了,三年五载不足零头。

    只是,有必要在这里虚度三年五载吗?其实没有必要吧,这里的村民的未来自有天定,她不过路过而已……

    清幽梦在认真的思索,林苏青全都看在眼里,她居然会因为凡人而伤脑筋,以她的性情而言,哪怕是一瞬间的犹豫都是难得,她竟然在认真的考虑。

    “有决定了吗?”

    “我身上系着案子,不会有牵连吗?”

    林苏青讶然不已,她竟在担心自己会连累到这些弱小的凡人,她变了!他却欣喜不已。

    “嗯……既然留下,就是做好事,做好事是造福,是功德,即使天地不仁,也会对做好事的人宽待。三清墟既然是圣地,应该不会不放过吧?”他忖了忖,也是冒着赌一把的风险道,“何况,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觉察到来自三清墟的追捕气息了。”

    “我再想想。”

    “噗……”林苏青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噗……没、没什么,我没笑,谁说我笑了?我没笑。”

    “你——”

    林苏青一眼瞅见清幽梦的眉头皱起来了,小命要紧,他干嘛摁住清幽梦的手,生怕她即刻就去摸出骷髅鬼鞭来抽他。

    “好好好,我说我说……”

    清幽梦瞪着他,瞪得他直发慌,怕了还不成么。

    “我说,我说……我说……我说什么呢我说……”

    “你方才笑什么。”清幽梦恼怒起来的样子,不似从前那般令人发怵。

    “啊……我刚才笑什么呀,我刚才……嗯……”想一想,看一看,林苏青又忍不住发笑,气得清幽梦抬手就要揍他,幸亏他摁住了她的双拳。

    “我不是笑,我是、我是觉得你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清幽梦抗力就是要揍他,还是被他摁住,却道:“那方才呢?”

    “啊方才?方才的样子,也很可爱。”

    “你!”

    说完了,林苏青松开她,扭头拔腿就跑。他是跋山涉水的老江湖,走起山路来如履平地,不用功夫也跑得像阵风似的,清幽梦不用功夫哪里追得上他这脱兔。

    “你站住!休跑!”

    “傻子才不跑!”

    你说奇怪不奇怪,追逐游戏小孩子喜欢玩,大人们追逐起来时也觉得有趣,就算是活了几百年的神仙也还是觉得有趣。

    落日熔金,夕阳下的深林格外静美,南方的的冬天,绿荫犹在,此时披着赤橙色的霞光,脚下的枯叶累积的土地,也镀上了金霞似的,他们在奔跑的似乎不止是奔跑,其中的乐趣又怎会只是奔跑。

    美不胜收,冬日傍晚的霞光,是真的美得令人心醉。

    估摸着清幽梦不会再追了,也多半没火气了,林苏青才停下了脚步,累得自己也不行了,就地一躺,仰面朝天坦坦荡荡一个大字,有气无力道:“要杀要剐请自便吧,我反正是跑不动了。”

    他闭着眼睛缓了一会儿,俄尔觉察耳边有细细的风声,偏过脸一看,是累得无力的清幽梦在艰难的蹲下席地坐在了边上,比他更靠前以前的位置。由于跑得太久她的腿脚也酸麻沉重,坐也坐得怪累的。

    林苏青眼睛一闭,横竖不管,抓住她的撑着保持平衡的手向后一拖,清幽梦也结结实实了躺在了地上。

    “累了就躺着,能躺着何必坐着。”他舒舒服服的舒展一口气,跑得全身乏力,此时躺下来实在是太舒坦了,美滋滋道,“躺着实在是太惬意了,我能这么躺一辈子不愿意挪动。”

    “不如我把你手筋、脚筋一概挑断,再打折你的脊梁骨,实现你躺一辈子的愿望。”

    “你这人,难得说这么多话,却字字狠辣。”

    可是跑动太久忽然躺着,确实舒服,清幽梦也没再想起来。那就歇一会儿吧。

    他们在山顶,这是个好位置,更容易提防危险,也更容易注意变动。不似山腰处,容易被埋伏。

    不过凡人更喜欢在山腰,相对于他们更安全,因为能山腰宽阔,能进能退。凡人若是上了山顶,便等同于无路可走。

    “一会儿村民们该来找了。”林苏青侧过脸看着清幽梦,想征询她的意思,她应该是不想融入人多的地方的,只是不确定她现在是怎样想的。

    却一眼被她的侧颜拐走了神思。过去苍白的肤色此时微微泛着粉红,像一块冰种白玉,透着粉晶。饱满的光洁的额头,精巧挺俏的鼻子,和微微发翘的唇峰和下巴,自额头到下巴道脖子的线条,好看极了。

    平时更多的觉得她模样冰冷和苍白,此时却只觉得好看极了。

    天气寒冷,而她刚跑过,热气似淡淡的云雾飘浮。

    长长卷卷的睫毛阖着,想凑过去轻轻地吹一口气,看看它们会不会像羽毛一样颤动。

    “不想去。”

    阖着眸子休息的她轻飘飘的一句话,将林苏青飘远了的神思轻飘飘的拉了回来,不知怎么的,他的声音也失去了力量似的。

    “那我去与他们打声招呼,今晚就在山顶住。”

    “嗯。”她仿佛要睡着了。

    林苏青身体也沉重得厉害,却挣扎着起来,拍了拍在江河洪涝中洗过的衣裳,还很润,没有干透,道:“我去捡些柴火来生火。”

    既然是外袍还是湿的,就不给她盖了。

    捡柴火的时候特地往山腰去,果不其然碰上了结伴来寻他们回去的村民们,还是由村长提着他那铜锣领着,他们三两个走近时带着扑面的暖意,似乎衣服都是刚被火烤干的,脸也烤得通红。

    他们极力劝阻不可由着他们两个在深山野外,林苏青不知该用什么合适的理由时,恰恰有想得多的村民直把他们两个当作浓情蜜意的小情侣想幽会。这种话一说,别的几个也没什么话好多说了,都理解似的客气了两句,又多劝了几句注意野兽袭击,便走了。却是没多走几步,村长就折返回来,将铜锣和锤都交给林苏青。

    叮嘱道:“遇到什么事不要慌,记得我们大伙儿都在山腰上,立刻来找我们,或者大喊,或是敲锣,我们立刻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