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三一三章 挖人祖坟秦有德,拧掉张正义的脑袋

作品:一品修仙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不放心油条

    还没有无敌,秦阳已经感觉到寂寞了。

    以前会觉得咸鱼的日子挺好的,可当了几个月咸鱼,秦阳已经觉得浑身刺挠了。

    来阻拦他当咸鱼的人,要么被干掉了,要么被坑死了都不知道是他坑的。

    再剩下的人,都觉得他是急公好义,乐于助人的好人,现在说自己是坏人都没人信了,就连秦阳自己,也觉得自己成了个道德典范,直奔圣贤而去。

    “人生,可真是寂寞如雪啊……”

    躺在甲板上晒着太阳,秦阳闭目参悟刚摸到的两本技能书。

    当初能在尸体上先摸出来一本技能书,秦阳就彻底确认了自己的猜测没错。

    不然的话,若意识尚存,生机未灭,纵然是毁了肉身,对于很多修士来说,也不算是死了。

    肉身是否毁掉和生机是否绝灭,并不能划等号,毕竟,对于一些强者来说,纵然肉身被毁,可生机未灭的话,也能想法设法的重塑肉身。

    以前枯血道姬的肉身被毁,也摸不成尸。

    这次意识与肉身割裂,化作独立存在,才能去摸尸,这也是秦阳出手毫不犹豫的关键。

    轩逸的脸摸出来的一本白色的技能书,按照以前的经验,肯定不是什么神通秘术,事实上还真是如此。

    只是一张抽象的局部地图,上面标注的东西,也是一种邪异的文字,秦阳一个字都不认得,地图整体也仅仅囊括了百里之地而已,就这么大点,根本无从寻找。

    倒是无面人身上摸到的是一门神通,是让秦阳眼馋的眼珠子都发蓝的伪装变化神通。

    名曰胎化易形。

    这门神通,也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便是秦阳见到的变幻体态容貌之法,称之为易形宝术。

    这让秦阳震惊不已,因为很早的时候,自己也学了一门易形术。

    两相对比之下,才发现,易形术的确是脱胎于易形宝术,只不过只有一部分皮毛而已,真正的内核真意却是半点都没有。

    而易形术,就是当年从张正义那里得来的……

    “这个鳖孙,我下次见面一定要打死他!这货竟然拿了个删节弱化版来贿赂我!”

    要说张正义手里没有完整的易形宝术,秦阳是绝对不信的,两相对比之下看的明明白白,明显是只有在有正版的情况下,才能削减出一个删节弱化版。

    难怪当年张正义给的秘籍,看起来挺新的,似乎才抄录下来没多久……

    当年没怀疑,全是因为这种自己抄录的典籍,在低级修士之中,是最常见的情况而已。

    大家不熟的时候就算了,后来大家入了同门,偶尔说起过一次,这货还说易形术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也是忍痛狠下心给了自己……

    绝口不提这东西压根就是删节弱化版。

    亏得自己当时还感动的不行,觉得张师弟人作为自己人,其实还不错……

    若非看到正版,自己怕是会被蒙到死。

    至于这货当年还是个弱鸡的时候,从哪学到的,秦阳已经没兴趣知道了……

    “是时候回宗门一趟了……”秦阳拳头捏的嘎吱作响,下定了决心。

    给刀疤他们交代了一声,让他们将幽灵号开到南海南部边境,去死海的范围游荡一下,有安全的路线,别太深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幽灵号毕竟是海盗,长期待在南海也不好。

    交待完,秦阳便带着白衣离开,他可不放心这位主动投献的家伙。

    这边还没到大荒,白衣便说宗门召唤,自己走了,秦阳更是确定,这货目的不纯。

    不过无所谓了,幽灵号现在应该已经出了南海范围,在死海之中,不怕任何人追击。

    至于自己?

    自从修成了葬海秘典,整个人都咸鱼了,正闲的浑身不舒服,等着找点事做呢。

    踏上了大荒的土地。

    在海上漂泊久了,见惯了天高海阔,无边无际,原本还会以为踏足大陆,会有些落差感。

    可真正踏足大荒的土地,遥望着北去十万里,尽数都是山峦叠张,高耸拔云,尽显巍峨,一种与海上截然不同的壮丽便率先映入了心田。

    放弃了飞行,而是行走在山林之中,不过百里,与海中截然不同的危险,就先给了秦阳第一个印象。

    “吧唧……”

    掌中发力,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虫子凌空震碎,绿色的粘液从虫子的尸体内溅射而出,落在一株十数人合抱的巨树主干上。

    滋滋的声响响起,这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巨树,枝干被飞速的腐蚀,绿叶枯萎凋零,枝干萎缩,不过十几个呼吸,高耸上百丈的巨树,便崩碎成一堆齑粉散落……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遇到的怪异毒虫了,这里的毒虫,看起来都不起眼,也没什么精怪气息,一个个看起来弱的一根指头就能碾死。

    可上次捏死了一个胆大妄为的毒虫,半只手都被腐蚀的只见白骨不见血肉之后,秦阳就学乖了。

    都说南蛮多山,却有青山不见尸骨存传闻,看来是真的了。

    这一路走来,还真的是一具完整的尸骨都没见到过。

    唯一见过的一次野兽尸骨,被一群毒虫覆盖,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尸体便化作了白骨,紧跟着又来一些毒虫之后,白骨都不见了……

    这鬼地方,资源虽然不少,可毒虫蛇蚁遍地,山中瘴气毒气充斥,种类更是数不胜数。

    毒虫还好说,有些不可见不可闻的毒气,简直杀人于无形。

    难怪这里生活的,不是已经习惯这里环境的黎族土著,就是被流放到这里的罪民汇聚成的咎族,连白水郎都很少会踏足陆地。

    相比之下,南海简直成了人间乐土。

    体验了一下南蛮的热情之后,秦阳飞遁而去,选了一个方向,朝着最近的城池而去。

    这次来大荒,也不算是突发奇想。

    师尊叨叨着说要回去认认门,秦阳也觉得应该的,总不能连宗门在哪都不知道,以盗门的尿性,指不定哪天又搬迁了。

    再者,回去处理一下佛骨金身也是正事。

    还有回宗门,要路过南蛮,正好将轩逸的尸身还回去,在黑黎这里刷刷脸,做个顺水人情,跟这种与世隔绝的族群,想要扯上友好的关系,平日里可是很难的。

    除了这些,也就是顺带看看张正义是不是还活着……

    一路飞行,远远的看到城池出现之后,秦阳从半空中落下,与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擦肩而过的时候,中年修士面色微微一变。

    从怀里拿出来一张皱巴巴的金纸,摊开一看,上面印着秦阳的面容,脸上带着一丝猥琐的笑容,斜着眼睛不知道再看什么。

    “挖人祖坟秦有德,他竟然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

    中年修士一脸震惊,然后便咬牙切齿一声厉喝。

    “秦有德!”

    秦阳脚步一顿,回头一望,就见那中年修士双目通红,满面狰狞的扑来。

    “挖我祖师陵寝,难道逃到南蛮就没事了?你竟然还敢露面!今日就要你的命!”

    “道友,你认错人了。”秦阳叹了口气,眼看这位肺都快气炸了,明显是无法交流,一步踏出,秦阳脚下一道道咫尺天涯禁出现,转瞬消失在原地。

    十几个呼吸之后,秦阳易容改面,重新进城,心里毫无波澜。

    甚至连思考都不用思考,就知道,绝对是张正义这个龟孙!

    这货简直丧心病狂,挖人家祖坟,竟然用自己的名字和面貌,还被人追杀到了南蛮?

    实在是太好了……

    前面计划的进程顺序可以改一改了,先找到张正义,将他弄死,现在拍在第一序列了。

    进了城,秦阳直奔一家看起来生意不好也不坏的符篆店铺。

    “你们这收不收墨箓?”秦阳也不废话,进门就先问了一句。

    “收……”伙计眼睛一亮,连忙回了句。

    “我这里有不少,量大。”

    “大人里面请,我们掌柜的马上就来。”

    被请到了内堂,秦阳显出自己的面容,静候着这里的掌柜。

    见到掌柜的瞬间,秦阳手捏印诀,随口道:“三十七种墨箓,没有一种重复,一种八十八个,一种九个,三十五种七十八个,只要五品灵石,零头让你。”

    掌柜的瞳孔一涨一缩,眼神变了变之后,立刻躬身行礼。

    “见过大人。”

    “不用客气,我来是有些事要问问你。”

    “大人,请恕属下多嘴,刚得到的消息,大人已经在城门口露面,大人还是快走吧,大人这段时间……嗯,得罪的人可真不少,有一些已经追到了南蛮,想必他们很快就会再次追踪到大人行踪……”掌柜一脸苦相,苦口婆心的规劝。

    秦阳额头青筋暴跳,好半晌才平复下心情,现在连自己人,都以为是自己到处挖坟掘墓得罪人了。

    “看来掌柜的情报有点落后了,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幽灵号的船长,最近一直在南海么。”

    “啊……”掌柜的一愣,像似想到了什么,苦笑着道:“属下这里只是一个小据点而已,有些事情是不知道的,只是大人被人悬赏的事,闹的不小,所以才有所耳闻……”

    “张正义在哪?”秦阳压下心头火气。

    还真是我还没到大荒,大荒就已经流传着老子的传说了。

    当年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一语成谶。

    “属下不知,大人若是想知道具体,向北走三千里,那里是情报汇聚之地,那里的负责人应该会知道……”

    秦阳一言不发,结束了谈话,直奔北边而去。

    到了那里的城池,问完话,得到了想要的情报之后,秦阳的肺都当场气炸了三次。

    大嬴神朝南部边境十八州,竟然有十五个州都发了自己的通缉令。

    受害的门派、家族,大大小小加起来足足五十多个!

    挖人祖坟秦有德,响当当的名号,现在已经传到了南蛮了。

    悬赏令上累计的数字,足以让不少人眼红他的项上人头。

    而张正义这个狗日的,实在是混不下去了,跑路到了南蛮,有不少人追杀他到了这边。

    就算自己不来,顶大再过个把月,在南海也能得到这个消息了。

    旁人可能不知道张正义的具体行踪,可盗门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货闯了这么大祸,若非盗门暗中帮扶,他早就被人剁成肉泥喂狗了。

    “给门内传话,告诉蒙师叔,让他重新找个徒弟吧,我要把张正义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丢下一句话给盗门在本地的负责人,秦阳怒火冲天的加入了追杀张正义的队伍。

    ……

    群山之间,氤氲蒸腾,瘴气将所见一切,都遮掩的朦朦胧胧。

    看起来体态修长的秦阳,穿梭在群山之间,虚空踏步,如履平地。

    而他身后,一道道神光追来,瘦版秦阳藏在山林之中,靠在树上,立刻融入到树中,不见了踪影。

    待那一道道神光飞走之后,瘦版秦阳才重新从树中走出,嘲笑一声,向着侧面奔去。

    正待这时,天空中云气行来,化作黑云,遮天蔽日,道道雷光,在黑云之中闪耀奔腾。

    瘦版秦阳抬头看了一眼,也没当回事,这种天气变化,在南蛮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上一刻还是艳阳高照,下一刻便会雷雨交加。

    “轰隆隆……”

    雷声炸响,骤然之间,一道雷霆从黑云之中坠落,直直的向着瘦版秦阳所在之地落下。

    而这也像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道道刺目的雷光,如同骤雨倾盆,接连不断的坠落。

    远远望去,似是一道道树杈一般的雷光,接天连地,疯狂的变幻摇曳着。

    而这里出现的变化,也引来了那些来追击的人。

    待他们反身回来的时候,就见那刺目的雷光之中,一位被劈的浑身焦黑的瘦版秦阳,嗷嗷叫着冲出来。

    然而,不等他们有什么动作呢,却见半空中又出现一个至少二百斤的秦阳,怒吼着落下。

    “狗东西,让你败坏老子的名声,今天不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老子就跟你姓!”

    秦阳全身雷光闪耀,双拳之上,黑色的雷霆,散发着浓郁的毁灭气息。

    只是坠落而下,便似掀起了天象变化,黑云之中,万道刺目的天雷,汇聚成一条雷霆之河,冲刷而下。

    下方密林之中,万千林木,瞬间被绞成齑粉,只见光辉闪耀而过,一座小山头便被消失不见,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一条数百丈宽,绵延数里的焦黑地带,凭空出现。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有两个秦有德?”一位中年修士凌空而立,呆呆的看着那位瘦版的秦阳,被胖版的秦阳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再看看这位胖版秦阳出手的声势,完全跟他们追杀的,是两个人……

    “听他意思,莫不是那位挖人祖坟秦有德,是伪装的?”旁边另一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说这位秦有德,如此丧心病狂,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竟然连挖了数十家祖坟,原来是伪装了身份,要陷害给别人……”

    “难怪如此,前几天我曾遇到过那位胖一些的秦有德,他还说我认错人了……”中年修士望着交战之地,有些犹豫:“无论真假,他的悬赏可不低啊……”

    然而,不等他说完,就见半空中,一只展翅百余丈的绿色巨鸟浮现,巨鸟双脚抓住一口墨绿色的铜钟,仰天一声嘶鸣,却只听见一声低沉的钟声炸响。

    “咚……”

    钟声响起瞬间,世界骤然一静,天地之间,唯有一声钟声长鸣。

    就在这万物静籁之中,一道涟漪从钟身之上逸散开来,所过之处,山峦崩碎,树木化作齑粉。

    观战之人,尚未决定好是不是要参战呢,便齐齐面色一变。

    “不好,快走……”

    一道道神光冲天而起,惊恐的逃遁。

    而那一道涟漪逸散开,十数里之地,被夷为平地,钟声尚未消散,万物皆失去了声响。

    交战场地中心,瘦版秦阳,已经化成了张正义的模样,他跌倒在地上,全身染血,身边二十几件破碎的法宝,尽数都是被昊阳宝钟一击震碎。

    他勉强抵挡了下来。

    看到秦阳阴着脸,满脸杀气的走来,张正义都快吓尿了。

    “秦师兄,别,我真不是故意的,再说,你都胖成这样了,我只是变得跟你像了一点而已……”

    “还特么跟老子狡辩,我上次怎么说的,再让我知道你败坏老子名声,用我的名字,我就弄死你!”秦阳满眼杀气,一脚踹在张正义胸口,将他踩在地上。

    “老子说了,要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就绝对不会食言!”

    秦阳一把抓住张正义的脑袋,咔嚓一拧,直接将他的脑袋拧下来,然后一个大脚踢飞了出去。

    长出一口气,秦阳心里的火气也消散了。

    “舒服了……”

    一切尘埃落定,待那些追杀张正义的人返回来的时候,就见秦阳一手拎着张正义的脑袋,一手拎着张正义的尸身,从废墟之中走了出来。

    “这位道友……”中年修士看了一眼秦阳身后的十数里尘埃铺满的平地,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乃死海幽灵盗,幽灵号船长秦阳秦有德,这狗东西,竟然敢用我的名字,招摇撞骗,挖人祖坟,若非我近来到了南海,怕是都不知道,敢陷害我,死不足惜。”秦阳说的平静,可来者一个个却都不约而同的后退。

    “道友,他既然已经死了,尸体……”有人眼馋悬赏,忍不住问了句。

    “尸体我带回去剁碎了喂狗,你有意见?”秦阳缓缓的转头望去,面色不善。

    “没,此等丧心病狂的贼子,剁碎了喂狗最好。”不等那人说话,中年修士连忙拉住他,赶忙插了句。

    秦阳拎着张正义的尸身,化作神光飞走。

    留下的人里,无人敢说什么,实在是被秦阳刚才出手的画面吓到了。

    “幽灵船长秦阳,我也是到了南蛮才听人说过,据说幽灵盗从来不踏足大荒的,难怪他这次亲自来了,原来这贼子,竟然伪装成秦船长的身份,秦有德原来就是秦船长,这贼子真是自寻死路……”中年修士环视一周,见有人不甚了解,似乎还有些不甘。

    中年修士叹了口气。

    “你们别不甘心了,区区悬赏而已,有钱也要有命花才行,传言秦船长在历代幽灵船长里,实力最弱,现在看来,传言大误,区区一个引雷秘法,在他手中,便如同神通一般,万雷加身,雷光成河,便是灵台修士,纵然将秘法修成此等境界,施展之时,也是消耗弥天……”

    中年修士再看了看十数里平原,继续道。

    “更别说,方才那件法宝,施展之后,万籁俱寂,万物皆毁,消耗更是大到不可思议,而偏偏秦船长,却脸不红心不跳,连真元波动都没有一点凌乱,此等战斗,对于他怕是连热身都算不上,试问诸位,你们谁是他一合之敌?”

    “他正是怒火攻心之时,你们竟然贪心蒙蔽心智,竟然想从他手里拿走贼子尸身?想死的话,死远点,千万别牵累我。”

    中年修士丢下一句话,转身化作神光飞走,似是生恐被贪心的蠢货连累。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方才想要讨要尸身的那位,更是吓的身如筛糠,脸上毫无血色……

    旁的不知道,却听说过,南海的幽灵船长秦阳,南海诸岛之中,起码八成都要卖他面子,最近更是听说,黄泉魔宗都要与之交好。

    这等人物,怎么可能是看起来的神海期而已……

    “贼子胆大包天,竟然敢冒充秦船长,简直是死不足惜,我等回去之后,定要为秦船长正名,万万不能让其蒙受不白之冤……”

    “是极是极,应该的……”

    ……

    而秦阳拎着张正义的尸身回去,将其脑袋按上去,静静的等着他复活,再顺手扒掉了张正义身上所有的储物宝物。

    以前可从来没想到过,进阶神海之后,第一次试验战力,竟然是打死张正义……

    效果还是挺满意的,葬海秘典着实强的可怕,尤其是气脉绵长的,简直不讲道理。

    这段时间修行,真元远远不断的产生,却还一直有一种空虚的感觉,海眼永远的填不满。

    真正战斗之时,才明白,自从他葬了气海之后,体内真元的存量,上限是多少,自己都不知道了……

    不停的放大招,一时半刻的,也不怕真元耗尽了……

    过了一日的时间,秦阳这边还没破开张正义的储物戒指呢,张正义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彻底消失,眼睛动了动,人也随之苏醒……

    苏醒过来的瞬间,张正义看到秦阳在一旁,一个驴打滚就扑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秦师兄,我错了……呃……”

    张正义的话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又看到了自己的后背,然后又感觉脑袋在慢慢的飞起,看到了自己的五头尸体……

    “你以为杀你一次就完了?狗东西不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