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六三四章 纸、纸、纸

作品: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危险的世界

    萧翼被打发走了之后,辩才老和尚也受了些来自李二的封赏,这在李慕云看来,那应该就是封口费,旨在买断兰亭集序,意思是告诉那老和尚,从今往后这书圣真迹与他再无半点瓜葛。

    而那老和尚倒也知趣,默不作声的领了封赏便下令封了寺,所有的天产地契统统还给周围百姓,全寺上下过起了与世无争的日子。

    这件事情说来似乎李世民干的挺不地道,而这位皇帝陛下也做好了被弹劾的准备,可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魏征等人准备跟李二好好说道说道的那一天,李慕云这个二货来了,早朝刚开始,众人参拜,却见这货‘吧唧’趴到了地上,五体投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岁,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吾皇洪福齐天,千秋万载!”

    嘿,这马屁拍的绝了!

    满朝文武,宫女太监就没有一个不比视李慕云这二货的,甚至伺候李二的太监老龙看着他的目光都充满了警惕,那神情好像生怕他来抢自己的位置。

    而那些文武大臣在鄙视李慕云的同时,一个两个也是被气的不轻。

    特么你丫混蛋长年不来上朝,来了就演这么一出儿,你说你这五体投地的一顿嚷嚷让别人怎么办?不跟着学吧,皇帝面前没办法交待,显的不够忠心;跟着学吧……,这特么也太丢人了!

    不过好在李世民面皮比较‘薄’,受不得李慕云这种非奸即盗式的大礼,把手一挥立刻有人上来将其拉了起来,而后问道:“李慕云,这次你可是又惹了什么麻烦?”

    看看,看看人家会拍马屁的,众臣再次面面相觑,这次连带着李二被鄙视了一番。

    若是以前李慕云犯了事儿,那绝对是疾言厉色,可是现在呢,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再加一顿马屁拍上去,皇帝陛下显然是无比受用,连问话都温柔了许多。

    李慕云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怀里掏出一团看上去有些年头皱巴巴的纸,双手托着道:“臣有一宝献与皇上!”

    宝?李世民用尽目力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那纸有什么名堂,而李慕云却在这个时候将纸交给了身边不远处的房玄龄:“房相看看,可能看出此物有什么非同寻常之处?”

    房玄龄哪里知道李慕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条件反射的接过那纸,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却见上面半个字都没有,只是一张空白的纸,除了颜色有些发黄,再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李慕云已经离开了他的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又从怀里掏出一张同样的纸来,递到了长孙无忌的手中,接下来,魏征、于志宁、萧瑀,就连跟他有仇的陈叔达都有一份。

    这是什么鬼?不是献宝么?啥宝物这么不值钱?竟然还可以到处发?

    随着李慕云诡异的行动,不光是下面那些大臣,就连李世民也看的有些糊涂,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房玄龄。

    老房当了一辈子官,哪还能不明白李二的意思,连忙将手里的皱巴巴的纸呈了上去。

    然后,李二更糊涂了,阴沉着脸盯着还在下面沾沾自喜的李慕云,似乎在等着他的解释。

    而李慕云则是无动于衷,对李世民的目光视而不见,那吊人胃口的样子,让人恨不能立刻掐死他。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李二陛下忍无可忍,准备叫人将这个敢拿着一张白纸来献宝的混蛋打出去的时候,孔颖达在下面发出一阵轻咦之声:“咦,这,这纸不对啊?”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边上于志宁马上探头问道。

    “颜色,这纸明明就是新纸,虽然皱了些,但的的确确是新纸,可是为什么颜色偏黄呢?”孔颖达将手里的纸拿给于志宁看,同时说道。

    有了老孔的提醒,立刻有不少人发现了其中的疑点,重新拿着纸在手中打量起来:“不错,好像还真是,这纸好像颜色的确有些不同。”

    李世民这个时候也察觉到了什么,招手让老龙拿来一张普通的纸来,两相比较之下发现了更多的不同之处。

    李慕云拿来的纸颜色隐隐发黄为其一,另外从纸张的硬度上来说,李慕云拿来的显然要硬一些。

    看到这些李二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想到了李慕云家中那口散发着臭气的大缸,略有些激动的把纸按到桌上:“李慕云,速速讲来,这纸到底是怎么回事!”

    犊子装的差不多了,再装可就真的要被打了,李慕云得意一笑,见好就收:“陛下,这正是臣要献宝物。”

    “说清楚!”李二再次追问,下面众臣子也都将目光集中到了李慕云的身上。

    “陛下,诸位!”李慕云变魔术般又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高高举起道:“相信大家都用过纸张与绢,白绢,七百文一匹,同样长度的宣纸低于五百文也是想都不要想,至于帛……,那东西好像更贵咱就不说了。”

    不管是李世民还是四周的众臣,看着李慕云的眼神都快要冒出火星子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估计已经有人跳出来破口大骂。

    好在李慕云这个时候比较机灵,并没有让众人久等,接着说道:“而我手中的这种纸,二十文一斤,一次买十斤还有优惠,可以打九折,买百斤打八折。”

    “什么?论斤卖?”孔颖达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哆嗦了,整个人跟筛糠似的。

    ”对,论斤卖,半年之后,要多少有多少。”李慕云挺了挺胸。

    陈叔达拿着纸再次看了半天,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最后只能说道:“只是这纸的颜色差了些,如果再白点就好了。”

    不等李慕云说话,萧瑀就已经开口了:“这就已经很好了,二十文一斤还想买什么,更别说多买还能再便宜一些。”

    李慕云对着萧瑀竖起大拇指:“老萧这话听着对胃口。”

    萧瑀被李慕云说的脸色一黑,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李慕云已经接着说道:“老实说,这东西其实不是卖给各位的,相信在场的各位也不好意思用这种低档品。”

    “不过相对于那些寒门学子可就不一样了,有了这样的纸,可以让更多人有读书的机会,让他们有机会练字,可以印刷更多便宜的书籍,这就已经足够了。”

    此话一出,大殿为之一静,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看向李世民。

    自从前隋开始,朝庭就开始重视起寒门学子,有意无意的打压那些世家与士族,只是很多好的政策在世家与世族的阻挠下,根本推行不下去,使得寒门势力一直没有办法起来。

    但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了,有了更便宜的纸张,对于寒门子弟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一些平日里因为买不起学习用具的学子估计再也不用因此而放弃学业。

    “来人,取笔墨来!”就在众人沉吟不定的时候,李世民已经招来的殿上的执事太监,提起笔在那皱巴巴的纸上写了一个大大‘准’字。

    这一个‘准’意在这一时刻有着很多重意思,首先一点,李二是要试验这纸是否可以用来写字,比竟毛笔字与铅笔字不同,它需要纸张有一定的吸水能力,另外又不会使墨汁蔓延的到处都是。

    其次一点就是,如果确定这纸可以写字,那么就是准许李慕云大量生产的意思。

    而事实证明,李慕云带来的纸除了颜色难看了一点之外,其他的完全符合要求,墨汁在纸上扩散的并不大,同时吸水能力也很好,并不会因为李世民写的太快而发生断条的情况。

    有了这样的试验结果,大量发生这样的纸张已经成为定局,朝中那些排斥寒门学子的大臣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理由来阻止这种纸的大量生产。

    李慕云早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拿着太监老龙送下来的纸,乐的眉开眼笑,对着上面的李世民施了一礼道:“陛下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了李慕云这个例子,下面众臣面面相觑之后,只能照猫画虎,一齐施礼:“陛下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的事情已成定局,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理由来反对这种纸的大批量生产,既然这样,那就不如顺其自然,先跟着把马屁拍了再说。

    至于说李世民使计赚了兰亭集序的事情,那些方正的老家伙们在新式纸的影响下,一个两个哪里还顾得上。

    而伟大的皇帝陛下显然是心情不错,先是把手一挥,示意众人免礼,接着又对李慕云和颜悦色的说道:“慕云啊,此事你办的不错,另外,等你的纸大批量生产出来之后,记得给宫里送上一万斤。”

    “诺,臣遵旨!”李慕云屁颠屁颠的答应着。

    一斤二十文,一万斤就是二十万文,换算下来就是两百贯,虽然不多,但至少开张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