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百四十一章 悠悠卷旆旌

作品:唐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猫疲

    天长城中。

    “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么。。已经足足有十余路义军头领派人过来询问;”

    黄巢面无表情的看着诸多黄氏亲族道。

    “既有信誓旦旦说要共襄盛举或是唯命是从的,也有人问我是否要走补天王的老路,违背当初的盟誓了;还有劝我审慎行事,坐拥如今大好局面,何必再屈居人下的。。”

    “就因为这个守事不密的缘故,如今大伙的人心都乱了起来;老尚更是连围了许久的山阳都不再打了,直接要带兵回来于我好好合计此事。。可知道昨夜里军府又有人出逃了。。那可是跟了我多年老营和幕下里的人,招呼和解释一生都没有就跑了。。”

    “都要多谢你们在眼下做的偌大好事啊。我让你们严加追查,可不是要把老营兄弟都随便捉起来,再不惜手段的活活拷打死了。。这还还弄得众人皆知?”

    “我让你们巩固根基,可不是借机大肆剪除异己啊;怎么就搞出如今这副局面来呢。现今又引出这桩泄密之后,怕不是那些头领们都在暗自怎么编派我和军府的。。”

    “老盖都统更是来书径直问我,是不是要学那诸葛爽的故事,先铲除了军府中的异己,再拿他们这些老兄弟的脑袋,去向朝廷换取一个更加体面的招安前程呢。。”

    “这都怪那和尚。。。若不是他。。”

    有个中气不足的声音道,却是左门仗都尉黄存。

    “住嘴,自己错失还想继续诿过别人么。。周兄弟是王上的女婿,岂不也是咋们的自家人。岂容你来胡乱编排和非议的么。还不快滚出去好好思过待罪么。。”

    却是右支使黄邺抢先开口怒喝道,然后又对着其他人使眼色。

    “不用了,这事情必需当众有个交代,不然军府上下都人心难安。阿存,既然是你出的面,那就由你担待下来好了。。”

    黄巢却是再度开口道,然后对外吩咐道。

    “拖出去当众仗打六十,再道各门内昭示三日,(黄)异郎你也陪着他带枷吧。。其他参与其中的人手加倍惩处之,亲自拷死(黄而)大郎的那几人斩首示众。。。并加倍抚恤相关人等。。”

    “大兄!!!!”

    这下孔目官黄揆有些急了脱口而出,却被右长史黄瑞重重扯了一把而将话语重新咽了回去。

    “大兄处置甚为停当,只是我觉得这些教训尚且不够,应当更多张榜公告之。。。”

    右长史黄瑞继续出声建言道。

    待到这些亲族和心腹都相继唯唯诺诺的领命退下之后,这一刻独自依靠在登仙花屏牙床上的黄巢的形容不变,却只觉得一阵深深的心力憔悴。

    却是又想起小夫人刘氏抱着孩子,在自己前痛哭流涕着跪求一死;而自己有一直不愿意也不敢去面见,另一位夫人曹氏的尴尬情形。

    这些年时光的辗转征程,无论是阻道的风霜雨雪还是官军的枪林箭雨,乃至死里求生的尸山血海都一步步趟过来了。但是对于这些亲族所直接或是间接弄巧成拙造成的既成结果,自己却是陷入了力不从心的两难之中。

    这正是应了那句老话“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的老话,更可恨的是他们却是毫无自觉的,一厢情愿打着为你好,一心为你着想的旗号,不停的犯下各种错漏和篓子来让人收拾无暇。

    可处置了一个两个也就罢了,难道他还能冒着自损根基、乱了自家阵脚的风险,毫不留情将串联一气的他们一概严惩不贷么;想到这里,他不由隐隐有些羡慕那个毫无家室之累而始终能够秉持本心的“周和尚”了,

    自家人固然还是要用下来,但是光凭他们的格局、气量和城府,已然是不足以支撑自己的大业和前景了。尤其是在见过了诸多江南花花世界的风物之后,更是变得明显有些消极和懈怠,乃至不思进取起来。

    因此,这些自己家人放在一些关键位置上守成和以防万一也就罢了;开拓进取和征战八方的大业,还是要提携和引入更多年轻少壮的新锐将士和地方上的俊杰、豪雄才是啊。

    比如前军马队曾为周和尚所看好的那个朱老三,便就是个愈挫愈勇,百折不挠的典范;除了因为兄长的缘故与太平军那边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干系之外,可说是义军当中不计得失、勤奋于事又重情义的励志代表了。

    当然了,就算他有这样的干系和背景,黄巢还是决定要好好的提携和笼络他,来作为稳定人心的样范了;也免得这位因为当下军府人心混乱之际,被人籍着这个缘故和由头,给重新拉走了那真是悔之莫及了。

    而在外头的与此同时,

    “三兄,你这是得了失心疯么,既不为阿存求情也罢了,怎还要火上浇油呢。。你知道着一顿脊杖下去,怕不是半条命都要没了。。还要在让我们黄家人丢更多的脸面么。。”

    形容消瘦而毛发浓密的孔目官黄揆,也有些气急败坏得拦住去路,对着右长史黄瑞喊道

    “你倒也知道厉害啊,那就当在之前就好好劝住阿存,而不是暗中协力变着法子参合进去啊。。今事儿闹的大了,怎么就只会无法可想了呢。。”

    肤暗体阔的右长史黄瑞,却是冷着脸反斥他道。

    “如今大兄可是已经怒急了,你再一边倒的维护和弥合,这才是真正的火烧浇油呢。。到时候触犯了忌讳,阿存别说是半条命了,就是囫囵尸首都别想落下来了。。至少我这么顺水推舟一把,他再惨也不会把性命给弄没了”

    “须知道大兄终究还是念旧情的,只要眼下能够保下一条命来,阿存终究还是有所起复的机会;而不是被你们适得其反的害死了。。”

    “倒是那个和尚真是好手段,区区一个通报就把我们的布局全给打乱了;”

    听到这里,黄揆也只能恨恨道。

    “这事可没有这么容易了得。毕竟他就算做了黄王的女婿,也和我辈不是一条心的,如今更是得了江南地方的监领之权。。日后还有所遏制的住他么。。”

    “为什么要遏制他,军府之中可是尚有人,把他治下视作一条退路呢。。大兄未尝也没有这么一点儿心思。。这次却是正好一起断了想念才是。。”

    黄瑞却是冷笑了起来。

    “对了,你是不是一直派人与南边有所联络的。。这期间也算上我的一份好了。。”

    。。。。。。。。

    而在大江之上分批往返的渡船之中,曹小娘子也在船舷上看着远去的江滩和堤岸,心中不由的一阵莫名悸动和空荡荡的失落;就好像这一次离开之后,就再没有机会见到一些人和事物一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