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门外之事

作品: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乔治亚

    毕竟关于辅导功课的事情肯定是越早确定下来越好的,只是若月未央不曾想自己一直等到早会开始都没有等到步川小姐。

    Emmm……

    不知为何总觉得这是步川小姐在故意放她鸽子。

    虽然双方根本没有提前约定好就是了。

    若月未央不可能主动向班长大人亦或者洛小倾询问关于步川小姐的事情,要不然被一旦被她们误会就要完蛋了好嘛?即便她和步川小清清白白,但人类的想象力总是能创造奇迹,指不定什么时候她就要被莫名其妙地和步川小姐绑定在一起了——所以只能表面假装温习功课实则却是耳听八方,自然会听到周围同学一直在议论步川小姐一定是隐藏不了自己身为不良少女的恶劣本性才终于踏上逃课之路。

    听起来似乎有些牵强?

    不过听得多了之后若月未央竟然真的对此信以为然,甚至一边竖起耳朵仔细偷听一边煞有其事地点着脑袋。

    毕竟步川小姐在她心中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

    倒不如说一直不逃课只是在课上呼呼大睡的步川小姐反而还少了一点什么?

    直到两个课余时间过去,关于步川小姐生病的消息才终于被散播出来。毕竟洛小倾和班长大人总是一到下课就争先恐后地往保健室跑,再加上她们压根没有想过要隐瞒真相,所以这个消息会传出来也是正常的,只是传播时机较慢而已。

    当听到其他学生偷偷说起这个消息之时,若月未央愣愣地眨巴一下眼睛,终于意识到自己错怪人家了。

    步川小姐不是鸽了她更不是逃课……

    而是病入膏肓……

    只可惜她是绝对不会道歉的。

    然后之前一直诽谤步川小姐肯定跑去逃课了的一些学生虽然被啪啪啪地打脸了,但他们却一点都不在意被现实扇得肿肿的一张脸,也不觉得诽谤别人有多么不好,又一本正经地开始对其他同学散播另一个谣言:“步川大魔王一直作恶多端终于被老天爷惩罚了!我们应该高兴才是!顺便把这个日子定为一年一度的大魔王生病纪念日!”颇有一种步川小姐生病之日便是我们庆典之时的味道。

    虽然有些蠢蠢欲动的若月未央也想跟着掺和一下,不过眼下还是更加重要的事情,所以她还是压下冲动。

    况且以她的形象也不能干脆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不是么?

    即便对象是人见人畏的大魔王。

    不过心里再怎么吐槽步川小姐今天病得只能躺进保健室真是咎由自取、但终究有些庆幸步川小姐还在学校之中,要不然关于辅导功课的事情只能一拖再拖,很可能某一天忽然之间就不了了之。

    她的国语成语刻不容缓——

    如果能提早一天得到指导说不定就能早一天摆脱国语成绩总是不及格的噩梦!

    冲鸭!

    即便清楚此时处于生病之中的步川小姐不可能马上为自己辅导功课(而且她也有点害怕自己一旦提出这个无理的要求就要被暴打一顿),不过若月未央可是还惦记着昨天和步川小姐在讨论补习时间以及补习地点的时候因为争执不下而耗时许久、直到最后被妈癌经纪人的夺命连环call催走也没有确定下来,当然直接决定趁着今天赶紧再商量一下,她可不想再拖延下去了,最好今天步川小姐就能立刻上班!

    什么?

    你说步川小姐生病了?

    不!对于偶像来说高烧三十九度仍然蹦蹦跳跳是常识好吗?反正她是付工资的大佬,肯定是她说了算的!

    #步川小姐:你这样我要超级加倍了#

    不过每一次课余时间都能看到班长大人和洛小倾一直都在往保健室跑,不用想也知道她们肯定是去找步川小姐的。而课间也不过就是十分钟罢了,她们两人估计要在保健室一直呆到最后一分钟才舍得离开。

    反正若月未央料定自己绝对没有机会单独找上步川小姐商量事情,于是只能忍耐下来等待一个更好的机会。

    哎——

    谁让她的自尊心这么厉害呢?

    若月未央也很绝望呀。

    反正无论如何绝对不想被同班同学中的任何一个人看到她找步川小姐商量辅导之事,否则昨天她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地让步川小姐去小树林一趟了,还害得班长大人差一点就要误会步川小姐是不是要被人表白了……总之,因为午休时间比课余时间要多很多,若月未央理所当然地认为到了午休之后一定会有十分合适的机会,而且洛小倾和班长大人即便再怎么想看到步川小姐也应该会先去吃饭才对。

    ——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找步川小姐!

    于是若月未央直接当机立断地决定暂且放下午饭不吃,先跑去保健室再说,免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然后便一路来到这个地方。

    只是万万没想到班长大人和洛小倾她们两人真是殷勤得可以,怕不是被不可抗之力给偷偷洗脑了吧?这么殷勤都可以称得上是“恐怖”了好嘛?难道生怕大家不知道她们对步川小姐到底是什么心思?

    反正当若月未央猝不及防地看到她们直接上演一场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修罗场之时,心里的感受不可不谓是五味杂陈。

    啧啧。

    洛小倾和班长大人竟然还抢着送饭?

    太过分了吧?

    要知道galgame类型的游戏可是一直有着一项不成文的潜规则——可以广开后○宫的游戏主人公绝对不能拒绝来自任何一个可攻略角色的好意!她们现在这么做简直无异于逼着大魔王吃下整整两份午饭!真当大魔王像猪一样可以一口气直接吃下两份饭吗?直到透过大门的缝隙看到步川小姐竟然毫不客气地抢来两份午饭开始大快朵颐,若月未央才控制不住地露出一脸生无可恋。

    终于明白人与人之间是有差距的。

    默默将偷窥的视线收回,就这么躲在门外顺势伪装成一坨无声无息的透明空气,权当自己刚才什么都没说。

    什么猪?

    她有说步川小姐是一头猪吗?

    不。

    她没有。她不是。

    反正班长大人和洛小倾的表现俨然和游戏里争风吃醋的后○宫一致、只是两人之间的氛围好像还差了那么一点意思而已,若月未央再一次深刻认识到此时躲在门外偷偷观察的自己也是一个要被步川小姐攻略的可怜美少女,心中沉痛不已……她可以十分确定这一切的背后一定有不可抗之力在秘密操作,否则她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跟步川小姐?而且还当场见证到如此令人窒息的修罗场?

    好吧,虽然她今天明明是自己主动找上步川小姐的,不过她之所以要找步川小姐还不是为了该死的国语!

    ——都怪不可抗之力!

    ——硬生生将本该完美无缺的她弄出一个差劲的国语成绩当突破口!

    #不可抗之力:???#

    本来这个时候若月未央应该默默滚蛋才是,毕竟保健室里面的三个人正在没羞没臊地放着闪光弹,她如果继续留在这里要么会被同化成其中的一员,要么就是一直苦逼兮兮地充当一颗瓦力十足的电灯泡。

    只是实在不想这么轻易离开……

    洛小倾和班长大人是还没有吃饭就直接过来的,所以过不了多久肯定要走,而届时便是若月未央的绝佳机会!

    只是默默等待的时间实在有些折磨人。

    而且她一直站在保健室门外要是被其他同学看到影响也不好。

    由于实在糟心呆在里面已经有好一段时间的两个人怎么还没有出来,若月未央当然无法满足只是偷听声音,悄悄摸摸环顾一圈确定周围没人之后,便直接蹲在地上再一次毫无形象地扒拉在门口的缝隙之上小心翼翼地开始偷窥——然后正好听到班长大人这个时候在向步川小姐提及自己的离去之意,于是若月未央当然直接颇为欣慰地点了一下脑袋,暗道终于让她等到一个人要走了。

    对于班长大人要提前离开的事情倒是完全不觉得意外。

    毕竟人家身为会长预备役肯定要去学生会,不能在这里拖延太久,更何况班长大人应该至今都还未吃饭。

    回神过来之后看到班长大人已经转过身子正笔直地朝着保健室门口走来,若月未央便立马像是触电一样地收回脑袋,然后惊慌失措地环视四周,最终连滚带爬地赶紧躲进保健室隔壁的一个杂物间里面。

    呼……

    幸亏这个杂物间没有锁门……

    躲在其中颇为胆战心惊地屏气凝神,直到听着班长大人的脚步声已经渐渐远去之后,她才敢拍着胸脯松一口气。

    不要问若月未央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紧张,毕竟偷窥可不什么光荣的事情,要是被人家当场抓包的话可就太特么尴尬了!即便班长大人如此温柔善良应该不会向她追究才对,但她也过不去心里这一关——谁知道人家心里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反正若月未央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朝负面的地方去想!说不定班长大人还会一本正经地想着原来知名学生偶像竟然还有躲在门口偷偷听别人讲话的怪癖!

    不!

    她不是!她没有!

    幸亏若月未央躲得比较及时,所以这些只能存在于她的幻想之中,确定班长大人走远之后才从杂物间里面走出来。

    原本以为按照洛小倾平时一直喜欢缠着步川小姐的表现应该会呆更久的时间,所以若月未央正准备回到原位继续观察一下是什么情况,却不料才刚刚靠近,便直接听到大门哗啦一下被拉开的声音。

    ——!!!

    吓得若月未央一个激灵。

    不过这个时候再转身躲进杂物间显然是来不及的,于是她只能在里面的人走出来之前立马直起正在偷偷摸摸弯下去的腰板。

    之后看到从保健室里面走出来的洛小倾一脸不开森也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惊讶,若月未央连忙稳住脸上的表情,十分确定对方如此不开森肯定和自己没有关系,假装只是一个路过的无知群众、就这么与洛小倾直接擦肩而过……如果不是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做得太多反而还会适得其反地引起别人嫌疑,否则若月未央肯定还会欲盖弥彰的吹一下口哨证明自己只是在欣赏风景。

    顺便一提,她当然不敢回头看一眼,免得被正在怀疑自己的洛小倾当场抓包。

    只是——

    现实证明是她想太多了。

    洛小倾根本没有注意与自己擦肩而过的若月未央好嘛?

    大概是被步川小姐赶出来的吧?

    一张漂亮脸蛋上面写满了“生气”二字,走路的时候还踩着走廊噔噔响,甚至还气呼呼地扬言吐槽步川小姐真是一个不懂人心的注孤生,嘴上开开心心吃着她送过来的午饭但一回头就马上要赶人。

    ——卸磨杀驴都没有这么过分!

    默默听着这番生气之言,若月未央一直眼观鼻鼻观心,但心中却是已经控制不住的幻想出洛小倾对着空气直接打出一套军体拳的画面。

    不要问为什么是对着空气。

    你觉得洛小倾敢对步川小姐下手吗?

    而且若月未央知道人家一定是因为赌气而故意吐槽给里面的步川小姐听的,要不然现在不会嚷得这么大声,完全是生怕步川小姐听不到一样……虽然这种危机时刻没有得到洛小倾的关注毫无疑问是一件好事情,但回过神来之后若月未央又有点心情复杂,毕竟她身为一位知名偶像哪里遇过像现在这样被人彻底无视的时候?

    即便只是无意之间的擦身而过,但人家也一定会连反应过来,甚至还会一脸惊喜地指着她完全说不出话来。

    根本不会和洛小倾一样无视得这么干脆。

    若月未央总觉得自己身为偶像的尊严好像有点受伤……

    不!

    学生偶像永不言败!

    幸亏这种心情只是维持了一时,毕竟她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如今两个会妨碍自己的人已经一前一后地走掉了,而保健老师也还没有回来,所以这个时候若月未央不去打扰步川小姐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