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七章:笑尽一杯一酒

作品:青灯佛影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锅贴不要醋

    袁胖子递过酒杯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其实你应该选择和那个女老师一起离开的,不然的话,你的胜算真的很小。但是秦棋只是笑了笑,用手磨砂着杯子发出平淡又清脆的声音。

    “秦棋,其实咱俩可以换个地方躲起来,不用参与他们之间的事情。”第五名下楼的时候穿上了防弹衣,他知道今天晚上戏码里一定会有头破血流和横尸当场。

    但是他并不明白他们既然选择了躲起来,现在为什么又要出现,最起码眼前这个胖胖的酒吧老板是认出了秦棋就是两年前去敦煌的那个年轻人。

    秦棋和袁老板自然是知道第五名口中说的他们指地是谁——北约联盟国集团和新成立的华沙国集团。

    袁老板装满肥膘的大肚腩抵着吧台,他能够猜到眼前这个邋遢男人所面临的无奈——

    北约和华约两大利益集团的争斗,必定会有观望着,那些观望者在现在看来是一股可以决定两大集团未来的力量。对于两大集团而言,他们都希望得到秦棋,因为秦棋有着末日拯救的号召力。这就造成了两方都不敢让对方得到秦棋的认可,那么只有让秦棋死了。

    秦棋摸了摸第五名的小光头,眼中露出一丝很少出现的波动和挣扎,他想要对第五名再交代一些东西,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子弹下能不能存活。

    高跟鞋的声音是伴随着推开酒吧大门的声音一起响起了,来的人应该是个女人!

    “不是荀老师。”第五名失望的看着进来的女人,那是满苑棋牌室的老板,跛着脚的女人。

    秦棋看着这个老朋友,又看着袁老板,他早已知道这两人都是特务,不然他绝对不会在下雨天跑到袁胖子酒吧喝酒,也不会在刮风的时候跑到满苑棋牌室里打麻将,赌博他并不擅长,每次都是仗着运气。

    只不过他的运气总是不太好,有些苦恼的说道:“今天又是三缺一?”

    因为秦棋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这些特务到底是哪一方的人,如果说按照荀觅自己说的,特科应该是华沙的部门,那么荀觅应该就是华沙国的人。

    进门的女人腿脚有些不方便,走到卡座坐了下来,点了一根女士香烟,逆光的红色射灯正好有束光射在女人的身上,让她的一头短发也染上一层红色,放下手中的打火机对着袁老板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笑意的道:“你是谁?”

    袁老板指了指桌子上秦棋手中的烈酒,笑得肥肉颤抖道:“我是生意人,虽然我肉多,但是不做人肉交易,不过现在三缺一,我倒是也能凑个数。”

    秦棋低着头,不过心中却是在想,这个胖子到底是那一派的,但是那个女人既然问胖子的来历,那么他们两人必定不是一伙子人。

    “凑数的活不用你来,今晚借个地方,不过东西打烂了我没钱赔。”又一道声音响起,是从T台的背后传出来的。

    袁胖子嘴巴抽了抽,秦棋却是嘴吧上翘,因为现在打麻将的话人就齐了,坐在卡座上的女人也笑了,不过却是笑的有些残忍意味,第五名也笑了,戳了戳秦棋的胳膊大叫道:“荀老师。”

    “世上还有这种老子,把孩子带到这种少儿不宜的地方来。”荀觅从T台背后闪出身子,听到第五名的声音后越发觉得秦棋是个不堪大用的“曾经世界拯救者”。

    “你骂人家老子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自家的儿子~”被牵着手拖在身后的于攀歪着脑袋看着荀觅,一脸的不情愿,就在刚才他本来已经出城了,但是自己这个娘竟然又把车子开了回来,而且还给自己套了一件防弹衣,并且给了自己一张旧报纸让他撕着玩~

    秦棋本来还有几分自责,他是不怕死,但是并不想第五名受到伤害,但是今夜一旦发生争斗,他是不可能一时半会儿离开这里,不管他把第五名藏在哪里,一定有人会找到,因为这两年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

    跛脚女人娴熟的吐了一口烟圈,淡淡的开口道:“不知道你们都带了多少筹码来?”

    “你以为今天是来打麻将的?”荀觅皱着眉头看着跛脚的女人,她很不喜欢抽烟的女人,因为看上去就不像是个好人。

    “老花这是习惯了,哈哈哈~”袁胖子在一旁笑的眼睛陷入脸里,还在一边笑,这两年他可没少见到这个跛脚女人在社区门口晃荡。

    跛脚女人并没有生气,看着窗外一道道人影,幽幽的开口道:“反正我今天带的不是钱,随便你们怎么玩。”

    “钱我是没有,但是咱好歹算是个男人。”袁老板从吧台下面抄起一把枪放在了吧台上,枪口对着第五名的小脑袋。

    第五名闭上一只眼睛从泛着金属关泽的土铳子枪管对里面看着,似乎要看看里面的保险栓有没有拉上,然后翻了翻眼睛对着袁老板咕哝道:“你这个死胖子。”

    秦棋眼睛死死的盯着吧台对面的胖子,眼中杀气毕露,他没想到这人会以第五名来威胁他。

    “看来你真的不是个好老子。”于攀往后退了一步,躲在荀觅的身后,“我希望我有个好点的娘。”

    “我不是你娘!”荀觅有些苦恼,然后对着袁胖子说道:“我希望你能够放下枪,不然死的肯定是你。”

    因为他知道秦棋的速度有多快,两年前就已经超越人类该有的极限,如今胖子和秦棋之间距离不足半米,他有信心在袁胖子开枪之前,秦棋可以将袁胖子击杀,这种信任似乎是天生的,就像秦棋两年前去沙鸣山赴约的时候一样,这个男人最大的魅力就在于能让世人不省心的放心。

    秦棋看了看吧台上的步枪,压抑着一股怒火道:“一个腿都被打断的残废,一个吃成残废的人,一个胸大无脑的脑残,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在很久之前,秦棋也算得上是个业余作家,骂人的功夫自然有过研究,跛脚女人只一瞬间就砰的站了起来,因为她的腿就是被秦棋打断的。

    袁胖子一只手摸了摸肚子,脸上的肥肉一阵抖动仿佛是在压抑内心的某种冲动。

    三人中要数荀觅的涵养最好,不过此时也是脸色阴郁。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死,但是你不应该不死,为什么那天的雷没有劈死你,为什么?”花姓女人很疯狂,疯狂的诅咒着,如果那个时候秦棋死了,那么她的腿最起码不会残废,这对于她而言并不公平!

    “没死就该躲起来,不然我们真的很为难。”袁胖子说的很真诚,眼前这个人是给了地球希望,但是却让他们陷入了绝望,亲手杀了那个对地球有大恩的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秦棋闭上眼睛,咬了咬牙,随即睁开眼睛盯着着胖子问道:“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华沙的,一个是北约的,你他娘的又是哪里蹦出来的?”

    因为要杀他的人是那个跛脚女人,但是跛脚女人和这个胖子并不认识,而且在胖子看来他希望自己能够跟着荀觅离开,如果不是分不清这个胖子到底是敌是友,他早就杀了眼前这个胖子。

    “他拿的其实是个玩具枪!”第五名摆开头,小手一把搭在吧台的土枪上,然后背部深深弯起,如同一只虾子,然后一瞬间弹起,身子在吧台的转椅上腾飞,绕着步枪的枪管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吧台上,一拳打在了胖子的鼻梁上。

    然后把枪放在手里对着秦棋笑着开口道:“不要动,不然我把你脑袋打开花。”

    “胡闹!”

    “切,反正是假的。”第五名撇了撇嘴吧,把枪又对着远处的于攀,笑着对于攀笑道:“快给小爷跪下。”

    “谁跪谁是傻子。”于攀笑着开口,又从荀觅的身后走了出来,不过却是被荀觅拉住了。

    胖子捂着鼻子,指缝里流出了鼻血,他实在想不懂这个小屁孩手上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而且这小子似乎会功夫,哭丧着脸不停的惨叫着。

    秦棋脸上一阵怪异,他也被第五名这一套动作吓了一跳,他确实教了这小子一些功夫,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这小子还有这本事!

    第五名蹲在吧台上,腋下夹着玩具枪,慢慢的转动,最后停在了跛脚女人的身上,露出洁白的大白牙笑道:“你是不是傻子?”

    跛脚女人让那些杀手在外面等着,自己只身进来是想要亲手报仇,但是看到了荀觅之后他就已经放弃了这个计划,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思开玩笑的胖子,这让她更是生出一股无力感——一种更傻子说话的无力感。

    跛脚女人看了一眼荀觅,然后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声“一群蛇精病”。

    第五名眨吧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下,一对深黑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跛脚女人的一举一动,因为在此之前他就听到了这个女人和秦棋动过手,而且只是断了一只脚,这说明这个女人很强大!

    第五名笑得依旧很开心,一只手拿起吧台上的那杯“生命之水”,一口而尽,慢慢的扣动了扳机。

    第五名皱着眉头,翻到了吧台地下,他从来没有开过枪,没有想到反冲力有这么大。

    秦棋皱着眉头看着酒杯里酒竟然被第五名喝了。

    跛脚女子皱着眉头,因为他的胸口真的很痛。

    荀觅皱着眉头,因为他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开枪杀人。

    袁胖子捂着鼻子皱着眉头,因为他的背上被顶着一把枪。

    于攀皱着眉头,他在想:这世上真的有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