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三百六 十七章 地府篇之迩莽

作品:面具下的神明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初矣非

    非邑也发现了神鉴的异常,应该说是召唤时的感觉很微妙,总觉得符文都还没凝画完毕,这玩意儿就跑出来了,迫不及待那种。

    这种场合,总不好来来回回的试验,他看向呆愣的大叔,“金月赛的规则上,不知道有没有规定诸神天的神明是否有参赛资格?”

    这……登记的引路使也跟着蒙了,这是千百年来都没有的特例中的特例,规则它没写啊!

    这还真是一个问题,人是诸神天的,夺冠了吧,地府众神没面子,失败了吧,打诸神天的脸。想到这茬,等级的人也不敢轻易拿主意,就在这时,一道传声符落了下来。

    青色的玉符上,有一道黑白两条链子交缠的标志,这是侍奉于阎罗殿下的大神——黑白无常的神识标记。

    “遵口谕,请非邑大人参加金月赛。”

    黑白无常只听令与阎罗王,遵的谁的口谕不言而喻,而且一个‘请’字,给足了非邑面子。那青玉符传完消息,又化作流光飞走。

    事情轻易便解决了,非邑眯了眯眼睛,说了声感谢。

    金色的大殿中,两个字轻易地从画面上传了出来,上首的男人眉头一动,“是个有意思的,你说呢?”

    黑衣男人手里掐着一枚玉符,“大人说的是,不过,属下看着他像是个炸弹。”能把地府炸个底儿朝天的那种。

    “不过,本王倒觉得,若能把腐败烂处炸掉,未尝不可。”

    这边非邑报完了名,一转身,就对上几尊‘雕塑’,大概是被他召唤神鉴的行为给震惊到了,炼器学院的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曾几何时,这种挑衅他都已经习惯了,也就不会放在心上,扯过嗤笑不已的万莫显就走了。

    才走出大门,迎面一个较高的少年风风火火走来,见着他们弯都不带拐一下,走近,狠狠一弯腰,大声吼道:“对不起!”

    非邑转头看万莫显,后者一脸‘怎么遇见这个疯子’的表情,在少年抬起头来时,却挂上了笑意。

    “迩莽师兄,小弟有礼了。”

    非邑一度以为,万莫显不会这样正正经经的说话,这声无关身份的师兄,可见其尊敬。

    不过这个名字……非邑用了点反应时间才能字正腔圆的念出来:二莽?

    近了看,迩莽长相端正,浓眉大眼,一脸的乌漆墨黑,懂行的人能看出来,这是冶炼材料时被熏的;他的手指节格外粗大,茧子、伤口遍布,双手几乎没有好皮。

    而他的衣服,非邑有些惊讶,上面竟然遍布阵法,别看这么件普普通通甚至是破烂的粗布衣料,按品级来算,就是一件上品明器!

    迩莽说话直来直去,和万莫显才寒暄一句,就转头看向非邑,“这位就是来自诸神天的大人吧,在下迩莽。”

    这是个很有原则且爽朗的人,非邑点了点头,笑道:“在下非邑,大家都是新生代,大人这种称呼就算了吧。”见人说人话,逢鬼说对话,这点他摸得熟。

    果然,迩莽眼里闪过赞赏,直言道:“是这样的,我方才听闻学院里的师弟师妹们说,不小心惹怒了你,特来道个歉。”

    短暂的错愕之后,非邑哭笑不得,话说这人看起来怎么就像是来给自家熊孩子擦屁股的倒霉家长?

    那几个炼器师只是在常年的阿谀奉承中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自以为是惯了,这会儿突然碰见了诸神天来的神明,到底是年轻不经事,怕惹事,连忙通知了师兄。

    当时迩莽接到求救的时候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这会儿一两句话的交谈时间,他就知道师弟过于夸张了。

    果然,非邑了然的笑了。

    “那倒没什么,只是我随口一说让他们反应过度了。”

    他完全实话实说,一方面,自己出口没注意,另一方面,那几个家伙的脑回路也有问题。

    迩莽顿时松口气,“那就好,不过我还是代他们向你道歉,他们没什么而已,主要是平日里奉承话听多了,忘了本,让你见笑了。”

    非邑笑了笑,问道:“迩莽师兄可也会参加金月赛?”

    对上他的眼神,这是同类的直觉,迩莽正色,“是的。”却见少年的目光在他的衣服上一扫而过,他心里一惊。

    “那可真是个值得期待的对手。”

    非邑说完便颔首而去。

    迩莽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缓缓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微微汗湿,脏污的脸上蓦地咧出一口白牙,这可真是,久违的让人愉悦的挑战!

    听说,非邑傍身的神器是一件灵级神器。

    那来自诸神天的神明,并非是恶意的挑衅,正是因此才让人热血沸腾,那是真正的对手!

    这边,非邑亦是心情极好,他参加过炼丹大会,虽说坎坷,但他相信,自己是喜欢那种棋逢对手的挑战。

    万莫显看他嘴角的弧度,虽然不太懂这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不过,他迟疑地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那个迩莽很不简单。”

    但是少年早已料到的点了点头,“我看出来了。”见万莫显还要提醒他,轻笑一声,“至少得是灵级炼器师。”

    后者顿时一脸震惊,就差把‘你怎么知道’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这个,要怎么解释呢?”非邑摸了摸下巴,饶有心情的说了起来,“他那个衣服,阵法稳定而且一气呵成,一看就是经验老道之辈,而且……”

    “停停!”万莫显听得头大,连忙摆手,“我一个外行,你说了也不懂,不过你可能不知道,迩莽在炼器行业里,一直有着小疯子的称号。”

    具体的万莫显也不清楚,不过从他的表情中,非邑却能窥见一二,关于那个迩莽的厉害。

    回到万家之后,还没踏进院子,就感应到自己住的院子里有人等着,他二话不说朝着藏书室去了。

    然而人铁了心要找他,才把书翻出来,还没打开就看见有人坐在了对面。

    “听说非邑大人参加了金月赛。”

    非邑看着万陵,这股敌意,想让人忽视都难,“嗯。”

    看样子万莫显没有告诉万陵自己选了什么项目,那么,万莫显的心思就值得让人猜测了。

    非邑想,果然不是表面上看着的神经大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