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二百八十九章 也不错

作品:编造神话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未名北

    “像是一种窥探,但是窥探这两个字却不足以形容这种状态。”

    “反而像是一双如同日月高悬的双目在肆无忌惮的看着我们。”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笼子之中的野兽被狩猎者看着,来自生命本质的支配感。

    这让一向尊贵与优雅的德古拉伯爵脸色变了。

    “圣城是又有什么醒了吗?”

    卡洛斯双手合十不断的摩擦,他欲言又止的看着圣城的方向。

    恶魔的寿命悠长,即使它只是最低级的恶魔,但是仍旧是有着人类难以望其项背的寿命。

    在他漫长的生命之中,有着庞大到了极致的记忆。

    圣城是一座有着漫长历史与神话纠缠的地方。

    这里埋葬了太多的神话,仅次于奥林匹斯山、埃及等地方。

    而卡洛斯身边的德古拉则是在极力压制着自己难以控制的恐惧。

    他的尊严不容许他恐惧。

    德古拉拿起高脚杯,饮着其中的新鲜的鲜血,用着对血液的享受来抵制着自己的恐惧。

    卡洛斯看着德古拉的所作所为,但是他看破不说破,作为一只极其善于揣测心理的恶魔,他太清楚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话了。

    卡洛斯的身子绷得紧紧的。

    “这种注视的感觉越来越近了。”

    “是,还带着深深的压迫感。”

    在俩人的眼中,空荡的天宇之中像是有着一双比之天上日月更加广阔的双目在无情的注视他们。

    逃无可逃,遁无可遁。

    这种感觉越发的清晰,像是双目的主人从远处走来。

    这时候,德古拉的血族仆人走了进来打破了沉寂。

    “伯爵大人,这是新鲜的血液。”

    德古拉看着仆人眉头微微的皱起。

    “放下吧!”

    “是!”

    仆人谨遵着德古拉的言语行动着,他将手中装满鲜血的玻璃杯放在了桌案上,然后缓缓退去。

    这时候,德古拉看了他一眼道:

    “等等,你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吗?”

    “什么异常?伯爵大人,现在圣城非常的平静。”

    仆人弓着身子,拘谨道。

    德古拉看了看仆人,挥了挥手道:

    “下去吧。”

    “是的,伯爵大人。”

    在仆人走出帐篷后,德古拉与卡洛斯相视一眼道:

    “看来只有我们才能感到这种注视。”

    “很精准,也很可怕的控制。”

    “但是却让人连逃都不能生出逃的感觉。”

    无所遁形,便是这种感觉。

    像是天地之广大,无所藏身。

    德古拉与卡洛斯的身子都在压抑在时刻爆发的边缘,他们忐忑的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广阔无边的大地上,一道长鸣忽然划破了寂静。

    “来了!”

    黑色披风加身的德古拉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任由高脚杯从手中落下,狠狠的摔在大地之上,变成一地散落的玻璃渣。

    “走吧!”

    卡洛斯布满鳞片的尾巴摆动着,他迈开步子朝着外面走去。

    德古拉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和卡洛斯并肩走出了帐篷。

    圣城外的野外万里沙漠,干燥的沙土上,德古拉与卡洛斯神色冷峻望着天际。

    远处恐怖的气浪被卷成了风刃,横穿大地。

    一道金色的光芒朝着帐篷狠狠袭击过来。

    转瞬千里。

    赤红色的血气从德古拉的身上溢散了出来,而卡洛斯身上则是纯粹的黑色,像是暮色落下之后永夜的黑暗。

    天使有的话也确实是对的,恶魔生于黑暗。

    没有任何的交流与话语,只有战。

    在沙漠之上,金色的光、赤红色的血色和无尽的黑暗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

    像是在沙漠之上,点燃了一个恐怖的炮弹。

    风浪将血族与恶魔的仆从全部扫荡了出去。

    在沙漠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在坑洞的底部,卡洛斯和德古拉两人全部陷入了沙漠之中。

    而这时候金光也被打停了。

    那是一只神骏至极的金色鹏鸟,一支支金色的羽翼如同金石。

    而它的双眸也是纯粹的金色。

    “就是这个家伙吗?”

    “如果只是它的话,我会好好品尝它的血液。”

    德古拉的神色冰冷至极了。

    兽类在如何也只是兽类如何能和高贵的血族并论?

    德古拉不容许自己对兽类有着怯懦,哪怕是曾经有也不可以。

    “像是东方神话之中的鹏鸟,但是实力要差的多,神话之中鹏鸟至少是神之上的。”

    卡洛斯眯着双目看着在与他们对轰之后,翻身再次回到万里高空的金色鹏鸟道。

    未知才是恐惧。

    尽管两人还能感受到那恐怖的注视,但是他们已经不再恐惧了。

    一只强大的禽鸟还不能杀了他们。

    “那么就让我尝尝它血液的味道吧,传说之中的神兽总有一点点不凡吧。”

    德古拉冷冷的笑着,他的獠牙已经轻轻的探出。

    “轰隆!”

    德古拉从大地之中脱身而出,裹挟着黄沙朝着空中的鹏鸟飞去。

    长沙卷空,金日如暮。

    赤红色的血气带着一丝丝病态的感觉,德古拉在这一刻展示着自己的恐怖的力量。

    他像是要吞噬太阳的红云,半空之中黑色的云雾之中夹杂着殷红,席卷着天上的金色。

    “真是万幸,不过鹏鸟是什么味道,连我也有些好奇呢!”

    卡洛斯咧着嘴笑着,他将自己的帽子脱下,露出来了带着一圈圈纹路的尖尖的犄角。

    鹏鸟,东方神话之中的异兽。

    这是卡洛斯质层听闻的传说异兽,像是传说之中北海巨妖、利维坦、泰坦这种传说级别的神兽。

    现在想不到,他竟然会有机会尝一尝鹏鸟的味道。

    鹏鸟又称希有。

    《神异经·中荒经》里描述的大鸟“希有”:“昆仑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围三千里,周圆如削。上有大鸟,名曰希有,南向,张左翼覆东王公,右翼覆西王母;背上小处无羽,一万九千里,西王母岁登翼上,会东王公也。”

    “杀吧!”

    溢散着纯粹的黑暗的卡洛斯猛然冲出了沙漠,朝着半空之中的鹏鸟而去。

    黑色与赤红色纠缠,像是倾盆大雨之中的云雾,蚕食着骄阳的光辉。

    “差不多了。”

    这时候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卡洛斯和德古拉的身影都猛然一滞。

    这个声音!

    这种感觉!

    这才是那个注视他们的人。

    空中的被黑暗与血丝蚕食的金色鹏鸟一瞬间消失了。

    反而出现的是一只大手。

    那是怎样的遮天蔽日。

    太阳的光芒全被其遮盖了起来。

    世界像是黑了一样。

    在半空之中的卡洛斯甚至可以清楚的看清上面的每一条掌纹,因为这掌纹比远处的山脉还要宽广。

    “轰隆!”

    像是天塌了一样。

    大手轻轻的拍了下来。

    没有什么异象,只是像是一个人伸出了手按向了蚂蚁。

    纯粹的力量没有任何的花招。

    漫天的黄沙与异象全部被拍散了。

    卡洛斯和德古拉连像样的挣扎都没有作出就被狠狠的拍了下来。

    大手遮住了所有的阳光,最后和大地合二为一。

    将世界化为了彻底的黑暗,没有一丝丝的阳光。

    卡洛斯感觉自己重新陷入了沙子之中,无尽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

    像是一株世界树压在了他的头顶。

    至于德古拉,卡洛斯觉得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沙土之中沉寂了不知道多久,卡洛斯才听到了一道声音。

    “出来吧!”

    在声音响起之后,卡洛斯便觉得沙土松动了。

    一种无形的力量拖着他们的身体朝着地面之上而去。

    伴随着“簌簌”的沙子响动的声音,卡洛斯和德古拉像是两个被从沙子里拔出来的萝卜,倒在了秦楚明面前不远处。

    卡洛斯吐出了口中的沙子,即使被多次的封印,但是这也是卡洛斯记忆之中最无力的一次了。

    他晃了晃自己有些眩晕的头,看向了眼前人,似乎是想看看是谁将他们这么彻底的击败。

    在视野之中缓缓出现的是一个东方的青年男子,他的身边那只金色的鹏鸟正站在那里用不友好的眼神冷冷的看着他们。

    “你是谁?”

    德古拉身上的披风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他还是强硬的站了起来。

    无论是血族的孤傲,还是那个教廷第一骑士的自尊都不容许他以战败者的姿态面的敌人。

    “一个永远都在故事幕后的人。”

    那东方的青年男子淡淡道。

    他是神话时代的铸就者,但世间却不会有他的传说,他注定是一个永远在故事幕后的人,看着自己一个个塑造出来的人物在舞台之上演出、谢幕。

    “你想要什么?”

    卡洛斯翻身坐在沙漠之上,无力的问道。

    他体内的魔力已经全部告罄了。

    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刚刚对抗之中耗尽了魔力,还是魔力被禁锢了。

    现在,他只期望眼前的人想要的他们可以给,不然一位真神级别的强者,真的很难搞了。

    眼前的东方男子看了卡洛斯一眼,卡洛斯感觉似乎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

    “恶魔,最低级的恶魔,不过你活的很久远。”

    “虽然没有什么长进。”

    说到这里这个东方男子笑了。

    “至于我,我想要成为黑暗教廷的主人。”

    黑暗教廷是卡洛斯和德古拉成立的由黑暗生物组成的一个组织,它们隐匿在黑暗之中,与教廷做着无形的斗争。

    这个组织本不该被人知道的。

    但是眼前的人却如数家珍。

    卡洛斯抬起自己带着犄角的头颅,用淡黄色的瞳孔看着秦楚明道:

    “你想成为我们的主人?”

    说到这里,卡洛斯笑了。

    “凭你真神级别的实力吗?”

    而秦楚明也笑了。

    “不,凭就算日后所有的神系全部现世,我也可以将他们全部像拍你们一样拍下来的实力。”

    在秦楚明身上升起来的是一种恐怖威势。

    明明是秦楚明在淡淡的笑,却让人感到那不是玩笑,那是一个事实。

    这个男人真的可以在所有的神系降临之后将一切镇压。

    卡洛斯的神情变了。

    他本来以为眼前的人可能是真神级别,但是恶魔是一个种族,隐匿于黑暗之中的种族。

    在他的族中不缺乏真神级别的力量。

    只要卡洛斯愿意付出代价,那么真神级别的敌人也是可以周旋的。

    但是,眼前的人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哪怕所有的神话降临,我也可以在它们降临的时候,将他们全部镇压。

    这是何等狂妄的言语。

    没有任何一个神系的任何一位神灵敢说出这种话。

    卡洛斯被这个言语震的半天才说出来话。

    “你太狂妄了。”

    “没有人敢这样说。”

    卡洛斯期盼着眼前的男子说出他不可以的话,但是他失望了。

    “因为他们做不到,但是我可以。”

    东方的青年淡淡的道,像是说着一件不容置疑的事实。

    空气都宁静了下来。

    半天后,卡洛斯才问道:

    “成为黑暗的议会的主人,你是喜欢黑暗吗?”

    喜欢黑暗?

    秦楚明笑了,如果他喜欢黑暗,那么这个时代会让人何等的绝望。

    “只因为需要黑暗存在罢了。”

    “这个世界总要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秦楚明笑着道,像是说着自己午后要喝一杯茶一般的感觉。

    “最后再问一遍,有异议吗?”

    秦楚明的声音在大漠之中轻轻的响着。

    卡洛斯沉默了。

    他转头看了看德古拉,德古拉只是站在原地,但是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其实,德古拉很想要说出一句反抗的话,但是像是有着一种无形的恐惧在包裹着他。

    每当他想要开口,一瞬间便是全身的失控。

    “看来没有人有意见。”

    “你们想要在这里建立黑暗议会的总部?”

    “是的!”

    “那么便建立吧,这是一杯有趣的东西,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我还有事请要你们去做。”

    在秦楚明手边出现的是一杯鲜血,但是却是如同熔岩一般的颜色。

    这是地狱恶魔才有的血液。

    它的用途,可以用作恶魔的阶级晋升。

    而对于血族来说这也是无上的宝物。

    “不要让我等太久!”

    秦楚明的声音还在空气之中回荡着,但是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卡洛斯看着那杯子之中的高等恶魔的血液。

    他忽然觉得有一个主人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