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68章 选择

作品:汉兴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硕鼠就是我

    “不用谢我。”

    徐世柳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的目的本就不是谋夺你家传的店面,你能为我做的更好,把店还给你,对我来说也是无所谓的事。”

    “不过,我不会完全放手,即使把店还给你,我让你刊印的东西你也得老实照办。”

    “正言尽管放心!”掌柜认真的说道:“您是老汉一家的救命恩人,正言吩咐的事,老汉若是做不好,还能算个人吗?”

    “你这样想就很好。”

    “不过,正言,用这些盘外招毕竟不是办法,咱们还得想别的主意才能让报刊铺的更开……。”

    “嗯,这个我也知道。”徐世柳问:“你有什么办法吗?”

    这个时代总是相对保守的,徐世柳也不是没有政敌,很难说会不会有人因为二版的艳情话本提议把整个刊物封禁。

    一刀切这种手法,也不是只有另一个时空的官僚才会的,搞明白这一点完全不需要穿越。

    “副刊这类,咱们倒是可以刊登这些艳情类话本,正刊的话,在下建议多找些出名的贫困士子,厚给润笔,写些更适合放在台面上的话本。”

    按照掌柜的解释,江南科场竞争十分激烈,那些在诗词歌赋上颇有些名声的士子未必就能中第,其中有些人在科场蹉跎久了,钱财方面就会很窘迫,其中有些人甚至沦落到要给小樊楼之类的正店写些艳词,甚至被当红姑娘“包养”的地步。

    多给润笔的话,让这些人来帮自家写些“定制文”,并不困难。

    “你要是认识这类士子,尽管去请,润笔不是问题。”

    徐世柳说道:

    “不过你刚才提到姐儿?”

    姬女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往往相当高。

    因为她们在生活和工作中能接触各种三教九流的人物,由她们来传达自己的想法,往往更容易深入人心。

    而徐世柳,因为在方腊之乱中解救了小樊楼的姑娘们,在临安欢场的名声那是相当好,他若是提出些不失礼的要求,不论是高中低哪个档次的姬女,应该都不会拒绝。

    “给你个任务。”

    徐世柳对掌柜说道:

    “不光出名的士人,不出名的士人也可以准备一些,咱们不怕花钱,按文字质量给润笔,按我的要求写些姐儿能在客人面前讲的故事。”

    “不出名的也要?”

    “对!写的好的,可以让清倌人讲。写的不好的,给些钱,让普通姬女讲给客人也不错。”

    徐世柳说道:

    “单独搞个专供姬女的小报,纸张、印刷和内容方面都要显出等级来,这些东西卖出去,给姐儿提成,她们总是爱财的。”

    姬女为了多卖小报,多得分成,自然会捡些有趣的故事讲给客人听。

    这就是推荐,还是全渠道的。

    “另外,过段时间,等方腊被剿灭,我要投资办个蹴鞠比赛。”

    徐世柳又想起徐世杨曾经给他讲过的一些有关宣传的故事,他觉得这位三哥的想法总是有些奇怪,但似乎都还算可行。

    推荐、全渠道这类词汇,都是徐世杨不经意间输灌给他的。

    嗯,还有流量这个词。

    “你要想办法配合宣传一下,多吸引些注意力来,不赚钱也没关系,有人关注就有财源,关注的人多了,咱们怎么都亏不了。”

    “是,这容易。”掌柜立刻答应下来。

    这方面确实很容易,毕竟这个时代娱乐种类实在太少了,不论什么娱乐形式:博彩、相扑、戏曲、杂技、评书等等,只要让人知道,总能吸引大量目光。

    蹴鞠自然也是如此,何况这游戏还可以与博彩结合起来,紧紧这一项,收回成本甚至挣上一大笔都是不难的。

    ……

    徐世柳从书坊正门走出,上了一辆新式马车。

    江南缺大牲口,马车这种东西并不流行,有钱有权的人陆路行走通常是坐轿子。

    不过徐世杨跟徐世柳说过:以自己人代畜,本身就是畜生。

    因此齐省各级官员现在都不允许乘坐轿子,仅有的轿子也是供应给女性,而且由外族奴隶负责抬着,汉族人是不允许充当轿夫的。

    为了解决代步问题,徐世杨特意下令制造了这种新型马车,底盘上安装大型板簧(与燧发枪板簧一样出产自军工厂,技术水平也基本相当),与旧式马车相比舒适性有本质的提高。

    至少徐世柳觉得,这车做的比晃悠晃悠的轿子舒服多了。

    这种马车在齐省已经成为标准“公务用车”,在江南却是只有文府和徐世柳、徐世松拥有几辆。

    因为板簧的关系,新型马车底盘承载能力也比旧式马车强了很多,因此四面封闭的车厢面积相当大,车门和前后窗户上还装着齐省生产的透明玻璃,再加上雕花的红木厢壁,让马车显得华贵无比。

    车厢内部装修也以舒适为主,宽大的沙发,固定的小桌,足以让几个人同时舒服半躺的面积。

    即使是文相公这样豪富之家家主,对新式马车也是赞不绝口,他甚至提议齐省多生产一些,卖到江南来。

    不过这个买卖暂时还办不成,因为齐省同样需要大量马车,不仅仅是公务车,还有货运客运两用马车,满足军队和民用所需产量也很不容易了。

    毕竟生产板簧的工厂还要负责生产燧发枪配件。

    徐世柳进入车厢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一个人等着他了。

    这是个消瘦的汉子,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只是偶尔抬起的眼睛中,散发着令人脊椎发冷的气息。

    “丁小乙,方腊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徐世柳微笑着问。

    “圣公进山了,快撑不住了。”曾经身为方腊手下大将的丁小乙略带悲伤的回答:“圣公身边只剩下不到两万人了,童贯那贼有十五万大军,这缺衣少食的……”

    “那你看清局势了吗?”

    徐世柳打断丁小乙的话,他对方腊的下场并不怎么关心,反正那家伙已经死定了。

    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方腊死后,他的遗产能不能为自己吸收。

    “……”

    丁小乙沉默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哀求一次:

    “正言,能不能……”

    “不能。”徐世柳又一次打断他,这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少年用足以让心狠手辣的老江湖瑟瑟发抖的冰冷语气说道:“方腊必死无疑,若是战死还能好点,若是被俘他必然会被千刀万剐。”

    “你也不要替他想别的出路了,要不然你和方腊手下那些江湖人老老实实投靠我,我保你们不死。要不然你们就陪方腊去死。”

    “你们自己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