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36章戒律

作品:变身之吾名彼岸花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纤奕之羽

    十三号吗?

    彼岸花大致明白了,谁才是龙王。

    过了一会,十三号的声音随着一阵杂音彻底消失,谁也不清楚他的走向,冰窑属于封闭空间,除去诺玛系统以外不会渗入任何信号,换言之……

    酒德麻衣等人与十三号的通讯陷入短暂中断,没有人能够帮助那个不靠谱的家伙,就连苏恩曦也是。

    当十三号的通讯消失后,酒德麻衣又出声道:“薯片妞,现在还有一个麻烦事,守夜人的血统太强,他的戒律压制了所有人,包括我们在内,能否想办法让他解除言灵的释放?”

    言灵·戒律,释放期间禁止领域内所有血统低于释放者的龙类血裔使用言灵,停止释放后之前的禁止效果撤销。

    龙族遵从血统强弱,正是由于这个言灵的存在,龙王、也就是初代种可以压制二代种以下的言灵,二代种可以压制三代种以下的言灵,以此类推……

    同等级的龙类互相之间无法造成影响,龙王除外,龙王之间能够互相撤销言灵,例如两个龙王某天突然打架,他们就算用身体冲撞对方,也不会有释放言灵的想法,在原地不动展开言灵读条简直就是活靶子,释放一半对方只需说一句话就能打断,法师释放技能被战士沉默,可以理解成这个样子。

    至于释放这个言灵的“守夜人”,就是卡塞尔学院的副校长,真名不详,但血统极高,从他的言灵能够压制酒德麻衣就能看出来,是个危险的人物,彼岸花没见过他的长相,只是听过名字。

    “有人释放了这个言灵吗?”

    彼岸花突然出声,戒律的效果她很清楚,不过这个言灵对她却无效,类似白色皇帝的【神谕】不会对黑色皇帝的后裔造成影响,黑色皇帝的【皇帝】亦无法对白色皇帝的后裔造成影响。

    同理,戒律对无龙族血统的彼岸花也不能造成影响,她甚至感觉不到任何波动,产生不了共鸣。

    湖中掀起一丝波澜,感觉到波澜的是湖中的鱼,而不是岸上的人。

    “你不知道?”

    猛地,酒德麻衣愣在原地,随后反应过来,惊诧地说:“等一下!那你现在能释放言灵吗?!”

    “是的。”

    彼岸花没有否定,她能使用能力,虽然那并非言灵,但有什么关系呢?不同世界对能力有不同的称呼,名字只是束缚罢了,抛弃名字之后,能力只是能力。

    “你的血统究竟多高啊。”

    一时间,酒德麻衣竟有些沉默,她不知自己该露出什么表情,惊讶、愕然还是喜悦?想起老板曾经说的“混血君王”,此刻居然有如此高的可信度,果然老板不会欺骗她的。

    “不知道,可能很高,也可能很低。”

    纯血妖怪,龙族血统为零,彼岸花没有说谎,就看酒德麻衣怎么想,无论那种说法都没错。

    然后,彼岸花又说:“戒律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会强迫那个人解除,你们待在原地即可。”

    “明白。”

    ……

    关闭通讯,退出频道。

    彼岸花抬头望天,今夜的月光被乌云遮挡,很灰暗,分明周围灯火通明,但依旧很灰暗。

    “这个世界,需要火焰的光芒。”

    抬起手,一抹妖力的火焰从彼岸花的手中乍现而出,火焰凝聚成一朵花的形状,松开手,花落至地面。

    燃烧世界的火焰最初也不过是微弱的火种罢了,它需要时间扩散,至于需要多少时间,彼岸花给出了答案。

    瞬间!

    没错,就是瞬间!

    当这朵花落至地面那一刻,火焰瞬间笼罩这片中央广场,它还在蔓延,想着更远处蔓延。

    赤焰如同凶猛的野兽,想要吞噬整个卡塞尔学院,但彼岸花制止了它的肆意妄为,因为野兽终归是野兽,无法给予她满意的结果。

    彼岸花需要的,是“凶兽”。

    【八重地狱·红莲永堕】

    曾经,彼岸花使用此招对付犬山贺,但当时的她留手了,只是砍断对方的刀,并没有伤到人,实际威力被压制数十倍,而现在的她无需压制,只需要宣泄。

    火焰凝聚在一起,逐渐向上升腾,似乎是要化为天空的牢笼,地面在燃烧,建筑在燃烧,就连风也在燃烧,一切都在燃烧,一切都被毁灭。

    彼岸花想要的不是伤害,而是单纯的破坏,她就是在向所有人通告,这才是真正的言灵!

    这就是龙的力量!

    她从戒律的压制中释放了禁忌!

    戒律的作用无非是防止入侵者和学生使用言灵,因此产生大规模的冲突,现在入侵者能够使用言灵,而能够压制言灵的只有言灵。

    此乃破军的进攻,就算是“守夜人”也别无办法,卡塞尔学院能够使用言灵的学生一共有七百余人,他没道理不解除戒律,七百对十二,总归也不至于输掉吧,此刻破坏大不大已经无所谓啦,因为入侵者有血统更高的人存在。

    火焰燃烧一切,“生”的东西变成“死”的,焚烧的声音就像是它们死前的悲鸣,彼岸花稍稍挑手,身影倾斜,摆出一副极其优雅动作。

    曾经,路鸣泽曾说过,彼岸花会跳舞,而且很不错,代表“山”的龙王根据其舞姿更是创造出序列号为117的绝密言灵【湿婆业舞】,概念与之相同,领域内只剩下“死亡”,再无“生命”存在。

    很形象不是么?

    代表“死亡”的彼岸花所跳出来的舞蹈成为了创造“死亡”的【湿婆业舞】,也只有“死亡”才能引导这支舞的出现。

    中央广场即是舞台,火焰是最华丽的装饰,万物众生的悲鸣则为演奏的乐章,庆祝这支“灭世之舞”的出现。

    这副场景,没有任何词语能够描述,因为没有任何词语是为了描述她而出现,优美、婀娜都不足以形容,就像没有人知道孟婆汤究竟是何等味道,喝过的人失去了记忆,看过这支舞的人也被惊叹到忘却一切!

    所有人的视线一同转向这里。

    ……

    透过窗户的一角,酒德麻衣眺望中央广场的方向,火焰映射在她的瞳孔中,令她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段话。

    ……

    “那一刻,掩盖于地底的岩浆会从深渊涌出,目标不是陆地亦不是海洋,而是整个‘世界’,火焰上升至天空,直到终焉之日才会消逝。”钟楼内,有人如此说道。

    昏暗的房间内,那双黄金瞳格外明亮。

    “青铜与火之王的血裔,血统很高,极有可能是死侍,亦或者二代种,不排除是受到血统召唤的混血种。”那人身后,又有人说道。

    “昂热,好久不见。”

    “撤销戒律吧。”

    “真的好吗?”

    “这是战争,龙与混血种的战争,而战争无需压制,有的只是血与血的交融,直到其中一方彻底失去战力的时刻,方能结束这一切!”

    烛光照亮昂热冷酷的脸,他望向窗外的滔天的火焰,慷慨激昂的诉说着,就像陈述古老的历史。

    “一百年了,你还是这个样子。”

    “不,我改变了,只是你也改变了。”

    “时间真是残忍。”

    说出这句话后,“守夜人”吹灭最后的烛光,比起至高的火焰,烛光也只能是烛光罢了。

    戒律,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