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窃一百二十二章 剽窃不可耻

作品:回到上古当大王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满格的信号

    杨浩拿着来到炼铜工地,却见卫正蹲在地上专心致志的看着什么,杨浩制止了其余人的通传,放缓的脚步走了过去。

    只见卫拿着两柄剑满脸肃穆的注视着。

    “这两柄短剑有何奥妙?”

    杨浩的的突然出现,吓了卫一跳,手中的两柄短剑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响。

    “卫拜见首领!”

    杨浩笑道:“免礼吧!”

    “谢首领!”

    杨浩弯腰将两柄短剑捡起,仔细看过之后,发现这两柄短剑颜色上有些细微的差别,笑了笑道:“你可是在铸剑之时加入了别的东西。”

    卫点头道:“自从那日首领说过之后,属下回忆了良久,觉得首领说的很有道理,前几日吾从运送回来的矿石当中,发现了一些灰白色的东西,吾将其和熔炼之后与铜混合,果然对铜的质地有很大的影响,这两柄短剑便是加了不同分量的白色矿石分别制成。

    ”

    说着卫指了指杨浩左手上的短剑道:“如这一柄,其虽韧,但易折,而另一柄,却是有些软了。”

    杨浩点点头,知道这是铜锡比例不同造成的影响。

    他虽然知道青铜的主要的金属就是铜锡,但是不知道各种比例,会对这种合金造成什么样的性能改变。

    “那些白色的东西产量几何?”

    卫回道:“很少,不如铜多。”

    “带我去看看!”

    “首领请!”

    说话间,在卫的带领下,杨浩来到一处空地,只见这里堆放了许多灰白色的矿石。

    “这些是这两天吾命人从铜矿石当中分离出来的。”

    杨浩看了看旁边那一大堆淡黄色的铜矿石,又看了看这些白色的矿石,不禁皱起了眉头,与铜矿石的产量相比,锡的产量实在有些低了,差不多快达到三四十比一的程度。

    不过好在他现在坐拥一处矿脉,只需要辛劳一些,锡的产量到也能弥补所需用度。

    “原三朡的那些匠人可还听你的命令,可有不出力的迹象”

    卫点头道:“首领给那些匠人的赏赐都是按着军中一般,他们感激还来不及,如何敢懈怠呢。”

    杨浩道:“那就好,那些匠人都有些本领,一定要好生使用,找个暖和的地方,吾给你看几样东西。”

    卫早已经注意到杨浩腋下的那几卷兽皮,知道杨浩肯定是又有什么匪夷所思的想法了,见杨浩终于提起这事,连忙将杨浩引道自己在工地的住所之处。

    卫的住处只是一个简单的茅草屋,没有修建火炕,只有一个陶盆当中烧着炭火,虽然不冷但也谈不上暖和。

    杨浩看着这处简陋的住处,沉声道:“此地过于简陋了,明天吾派过来,在此地修建一排房屋,供你等居住。”

    卫连忙道:“首领不必如此,吾有个安身的地方便足以。”

    “这如何能行,工匠乃是族中要职,切不可有所损伤,让你们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岂不是让天下人嘲笑吾不识人?”

    杨浩如此重视工匠,卫闻言心中感动不已,拜道:“能为首领效力,乃是卫之幸事。”

    “好了不说这些了,此番来找你可是有重要的事情。”

    说着二人在火盆边坐下后,杨浩将一卷兽皮展开。

    卫目不转睛的盯着兽皮上那些稀奇古怪的图画,面容肃穆。

    “你可看出了什么?”

    卫沉声道:“首领所画之物,吾之前从未见过,不过这一物看着像戎又好似石斧,颇为古怪,吾看不出此乃何物。”

    杨浩笑道:“这的确是斧,但又非目前已知之斧,这兽皮上所画之物,都乃工匠必备之物,比如这把斧头,其刃可砍,其背可砸,皆用铜锡之金所做。”

    卫惊道:“皆用铜锡之金所做?这铜之所物,铸兵可行,若做砍砸之物,恐怕不妥啊。”

    杨浩道:“吾觉得可以一试,今日你也说,铜锡之斤性能有异,皆因铜锡分量不同所制,只要找到铜锡不同分量,对所得之金的影响,一定会有所得。”

    卫沉思片刻道:“如果真能有所得,此物到可以试上一试。”

    “敢问首领其余又是何物。”

    杨浩道:“这第一件工具名曰锯,乃伐木制板之物,吾观草叶边缘而有所得。”

    “草叶?”

    杨浩道:“草叶边缘有小刺,人若大意便被其划破皮肤,想来用铜仿制草叶之道,当是一件利器。”

    卫若有所思的看着画中的锯齿,连连称奇道:“奇哉!奇哉!”

    随着杨浩将全部的木工工具都介绍了一遍,卫已经麻木了,他已经想不出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杨浩这种创造力了。

    见到卫两眼无神,目瞪口呆的样子,杨浩道:“吾说的这些你都听懂了吗?”

    卫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连连道:“这些真乃神兵,首领之才,吾只能仰望!”

    杨浩对于自己的剽窃行为,丝毫不以为耻,笑道:“些许小道尔,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吾只能提供一个想法,能否做出来还要靠你们啊。”

    “首领放心,这些图已经如此详尽了,吾要是做不出来,着实与那圈中蠢豚无异,无颜苟活于世矣。”

    卫羞愧道。

    杨浩笑道:“此言重了,想要做出这些便需要确定那铜锡之金的质地,吾给你个办法。”

    说着左右看了看,道:“便以这陶盆为例,其重有量,吾便定此盆为一斤,其余之物其重如果与之相等,便也为一斤,如此一来便可确定铜锡之分量。”

    卫叹道:“妙,妙,如此一来便简单了许多,有量可寻。”

    杨浩道:“你可学了算数之法。”

    卫点头道:“吾从户那里学了一些,加减之法略有了解。”

    杨浩闻言便考教了一番卫的数学能力,只不过结果令其很是失望。

    卫并没有说大话,真的只是了解一些而已,了解的程度便是十以内的加减法还要掰着手指头运算。

    这让杨浩一脑门的黑线,这种感觉就好似,自己想要做饭,发现把所有的食材都准备好了,却没有火一般令人懊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