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十第二百四十二章 飞刀

作品:最强杀人刀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稀碎玻璃渣

    雷岳来不及做什么反应,迅速抬头四面望去。

    相比起刚才黑漆漆的狭长通道,这边还算是稍稍有些光亮。

    他甚至能在影影倬倬之中,看到一丝丝阴森森的天空!

    天空?

    雷岳愣了愣,不对啊!

    这里不是在那地壑裂谷之下吗?怎么能看到天空?

    难不成自己刚刚走的这一路,实际上已经从地壑之上走了上来?

    雷岳再度环绕了一圈打量起来,发现了在眼前大约百丈之外,便已经堆放着一堆堆的建筑,一眼望去,灰蒙蒙的看不到什么尽头。

    不过他只看到,这地方大概是一个山谷一般的地形,又或者是凹陷的盆地地形,而他此时所在的,正是在山体方向,刚刚的h狭窄通道,正是延伸在那山壁之上。

    “雷少,愣着做什么呢,还不快撤!”

    瘦弱青年看了一眼那边还在发呆的雷岳,小声喝道。

    奈何,这里可是追影门,隐蔽追踪,乃是追影门人的拿手好戏,若是被人打上门来到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的话,当年追影门恐怕早就覆灭在武洲了。

    雷岳身形才一动,就看到在那百丈之外的建筑群中,迅速至极的几道黑影冲出,以寻常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射而来。

    雷岳几乎想都不想,直接将身后的瘦弱青年提起,脱离了这狭窄的通道之中。

    对方是个什么武学路数他不知道,反正像之前在那般狭窄的通道之中,他这一身武学能够发挥出个三四成就已经不错了。

    现如今眼下这个情形,估计是凶多吉少,但是再凶多吉少,他雷岳也不可能直接丢刀认死不是?

    瘦弱青年也不是个傻子,就眼下这么个情况,这货也知道今天估计很大可能直接交待到这了。

    “韩兄,对不住了。”

    雷岳回头低声说道。

    可那青年非但没有如同自己想象中的惊慌失措,乃至是气急败坏,反而脸色平静之极,甚至嘴角露出了一丝丝笑容,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异样之色,但是到底没有说话,只是迅速的在手包之中拿出几柄狭月飞刀。

    越是这般,雷岳反倒觉得越发不好意思。他不是个心细的人,自然无法察觉到,这个偶然相遇,脾性还算是相对对胃口的韩兄,眼中流露的是决然与解脱。

    不过很快,他就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头,身旁瘦弱青年身上散发出一种他以前从未见过的气势,锋锐刚猛,哪里还有自己所熟知的那副病恹恹的姿态。

    淡淡的月白色真气在那青年手中凝聚,那柄原本就如同弯月一般的飞刀照耀的雪亮至极,真的如同一角月牙在那青年手中。

    在这黑暗之中异常刺眼至极的月白色真气,顿时吸引的那边迅速而来的几道黑影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雷岳也不在多想,手中紫色雷刀噼啪作响,双目灼灼的看向那边而来的身影。

    几道身影几乎与之前那些人都是同一个打扮,一身黑袍笼罩,离得远了甚至看不清楚面容。

    总共五人,为首站在最中间的,单看身段,应该是一个女子。

    那人稍稍瞥了五人一眼,又看了一眼地上死相凄惨至极的两具尸体,随后这才打量向二人。

    “又有两个钻进来的小耗子,最后一个从这边进来的是何人?”

    “师姐,是我。”

    女子扫了一眼那人:

    “把这两人处理了,自己回去领罚。”

    雷岳身体一紧,这五人显然压根就没有要和他们多说半句废话的意思,如此一来,还在这里耽搁什么,直接动手便是!

    长刀紫芒大涨,魁梧青年脚步迅速,迈动之间有雷鸣阵阵。

    为首女子仰头看去,眼中尽是不屑之色,手中黑雾缭绕,随后一柄短剑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手中。

    追影门以往不是没有机缘巧合溜进来的漏网之鱼,就是这她当值的十年以来,就有一次同样也是现如今的情况,只不过现在那人的尸骨被丢在哪里,她都已经忘却了。

    而眼前这种热血上脑,就不管不顾的傻子,她这辈子同样看的多了。

    手中黑雾笼罩的影剑轻轻挥动,瞬间就点在了那雷刀之上。

    只是瞬间,雷岳就感觉一种无形掣肘,不仅仅是将自身长刀缠住,就连自己的动手都有些涩然。

    女子嘴角冷笑一声,速度骤然加快,黑色暗影依附,如同黑夜面纱笼罩。短刀笔直朝着魁梧青年心口刺去。

    可就在此时,女子心中警兆骤起,下意识的挥剑朝着另外一边劈去。

    ‘铛啷’一声脆响,短剑与那柄挟裹着月白色光华的飞刀撞在一起,真气波动滚荡而出,火星在这黑暗为主色调之中崩裂飞溅。

    “原来这边有个真高手啊!”

    女子冷笑出声,随后转头道: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女子率先朝着远处的瘦削青年飞速而去,暗影裹身,不仅速度奇快无比,身形同样飘忽四散,给人以模糊之感,单纯以暗器似乎很难锁定。

    但是瘦削青年显然也并非常人,脚底迅速后退几步,圆月光芒闪动,掌中已经多出了一柄两仪月刃!

    女子双眼微眯,黑色短剑轻轻转动,顿时,剑身上下被黑雾缓缓笼罩,与此同时,脚步翻转之间,身旁似乎多出了三五道与女子身形相仿的身影。

    一时之间竟然分辨不出来到底哪个才是女子真身。

    瘦削青年理都没理,牙根紧紧咬起,掌中两仪月刃越发刺眼,随后瞬间,朝着那几道女子身影丢去。

    与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暗器不同,这一刀丢的光明正大,不偏不倚!

    利刃切开空气的声音呼呼作响,几乎是瞬间,那黑衣女子的几道分身就被那两仪月刃直接破碎。

    女子心中震惊,不过还是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之色,她的速度何等之快,这家伙的确稍微有一套,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他们追影门弟子无疑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她脚步轻踏,已经来到了青年面前,黑色短剑想都没想,直接劈下。

    青年丝毫没有要躲避的意思,女子有些诧异,不过随后,身体猛然一凉。

    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再度回来的月刃直接将女子下半身整个切开,大捧鲜血摔在了青年身旁。

    跌倒的半个身体,女子只能看着那月白色两仪月刃被重新握在了那青年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