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95章 吴杰,你竟敢杰咆哮公堂

作品:战国第一纨绔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熙檬父

    在差不多一年之前的那一次凯旋大典时的冲突中,中山君其实也对吴杰说过类似的话。

    但那个时候的中山君只不过是一个赋闲在家,徒有爵位但并没有任何实权的公族封君罢了。

    现在的中山君则是堂堂的大魏相邦,手握权柄之中天下难有数人可与之匹敌。

    所以相同的话在同样的人口中说出来,却有了不同的效果。

    一年前那叫做老头骂街,现在嘛……就可以称之为雷霆震怒了。

    现在中山君的怒火确实是可以化为雷霆,实打实的降到人身上的。

    面对着中山君的怒火,吴杰面不改色,十分淡定的说道:“还请相邦赐教,吴杰究竟错在何处?”

    中山君一拍桌子,道:“吴杰,君候将西河郡交给你,那是希望你能够守住西河郡,能够好好的发展一方,但是你看看你自己将西河郡治理成什么样子?民生十三数,你这里竟无一数能够多于前年,是不折不扣的全面倒退!你说说,就你这样的表现,如何对得起君候的重托!”

    吴杰想了想,道:“回相邦,我确实打赢了秦国人,而且还是两次。”

    中山君哼了一声,道:“你的所谓胜仗,一没有让大魏增加土地,二没有使大魏增多人口,只不过是劳民伤财,于国根本无益!”

    吴杰道:“我以西河郡一郡之地对抗秦国,能取两胜而不失大魏寸土,让嬴渠梁倾国之兵在少梁城外无功而返,却不知道若是中山君和我易地而处,能否如我这般?”

    中山君勃然大怒,砰砰砰三下连拍,喝道:“吴杰,这便是你面对上官考核之时的态度吗?”

    吴杰道:“既然上官有所咨询,那么吴杰自然也要对答有据,却不知相邦何以动怒?”

    中山君眯起了眼睛,老眼之中明显有寒光闪烁:“很好,看来你吴杰是真的年轻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虎?”吴杰微微一笑,道:“这大梁城的确是虎踞龙盘之地,只不过吴杰今日所见,无非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罢了。”

    中山君愤怒欲狂,突然一把抓起了面前的木券,用力的朝着吴杰扔了过去。

    吴杰侧身微微一闪,便闪过了这木券。

    木券继续往前飞去,砸在了一名猝不及防的魏国官员额头上,顿时就让这官员肿起了一个大包,哇哇乱叫。

    吴杰哈哈大笑,朝着面前的中山君躬身到底行了一礼:“若是上官无事,那么下官便告退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吴杰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走去。

    一名相邦府官员冲到了吴杰的面前,喝道:“大胆,君上并未让你……”

    “啪!”清脆的耳光声突然响起,这名官员的踉跄退到一旁,脸上已经多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吴杰收回了手,冷笑一声:“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本郡守面前聒噪?”

    吴杰大步而出,留下身后一地鸡毛。

    回府之后,吴通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了吴杰的面前。

    “杰儿,没事吧?”

    吴通的话语之中充满了关心。

    吴杰心中一暖,笑道:“放心吧父亲,有一些小问题,但是都会解决的。”

    吴通半信半疑。

    吴杰想了想,低声道:“父亲,上次的事情,你先做好准备。”

    吴通犹豫了一下,道:“情况这么糟糕?”

    吴杰摇了摇头,道:“有备无患吧。”

    在不远的地方,一对璧人正在悄悄交谈。

    “吴姑娘,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伯兄这不是好好的从宫中出来了?”田因齐一脸的骄傲,看上去就好像是整件事情的幕后功臣一般。

    吴柔横了田因齐一眼,道:“算你还有几分见识。”

    田因齐笑道:“岂知是几分,等到以后你嫁到齐国之后,就知道我的本事还多着呢。”

    吴柔不知为何突然脸一红,啐了一口:“不知羞!”

    说着捂脸而去。

    田因齐呆在原地,想了片刻之后突然露出了淫荡的笑容,哼着小曲走开了。

    吴杰大闹中山君的消息,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传开了。

    “过分,真是太过分了!”中山君愤愤的站在魏罃的面前,对着魏罃道:“君候,老臣只不过是问了一句这吴杰为何一年不如一年,此子竟然便当众发作顶撞上官,还殴打相邦属官,实在是不把老臣这个大王任命的相邦放在眼里啊!”

    魏罃唔了一声,不置可否。

    中山君继续说道:“若是这人人都如同吴杰一般当场大闹,上计制度何存,大魏法制何存,君候威严何存?老臣请君候务必要对吴杰严加惩治,以儆效尤!”

    说完这句话之后,中山君站了起来,朝着魏罃一礼到底。

    看着中山君的这般作态,魏罃自然是再也不能够无动于衷了。

    这位大魏国君咳嗽一声,缓缓说道:“吴杰此人,咆哮公堂,显然是罪大恶极。这样吧,传本侯命令,让人去拿住吴杰,然后……斩了吧。”

    “啊?”即便是以中山君的城府,在这一刻也不禁愣住了。

    要知道吴杰如今可是魏国的一方大员,区区一个咆哮公堂就斩了?

    看着愣神的中山君,魏罃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起来:“中山君,本侯和你说笑的。”

    中山君:“……”

    魏罃想了想,道:“不过这个吴杰嘛,确实也是大胆了一些。这样吧,传我的命令,让吴杰在家中闭门思过,等到上计结束之后,本侯再召集诸臣,好好的审一审这吴杰咆哮公堂之罪,不知中山君以为如何?”

    中山君有些犹豫。

    在这一刻,中山君首先想起来的是自己的那位幕僚王先生在昨天说过的话。

    “……一旦吴杰被激怒,那么必定会和君上产生纠纷。这个时候君上便去禀告君候,君候若是沉默不语,那么君上便极力要求将吴杰治罪。若是君候随后被说动,那么君上便应该在此时……”

    中山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朝着魏罃拱了拱手,沉声道:“君候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