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三百九十六章 忽悠成功

作品: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王爷戴帽

    见白亦非神色有些意动,姜珝继续忽悠道:“本侯已此物为凭,侯爷认为本侯诚意如何?”

    姜珝自然是诚意十足。

    原本姜珝是想等除掉姬无夜之后,与韩宇共同贩卖烟花,共分烟花之利。

    可白亦非,是个不能忽视的存在。

    相比于韩宇,白亦非其实更值得姜珝拉拢。

    韩宇如今权利虽大,但也只在新郑之内。若将目光放在整个韩国,夜幕对韩国的掌控力其实更强。

    尤其是韩国劲弩。

    韩宇未必肯再与姜珝做交易,但白亦非却可以。

    因为夜幕手上掌握着制造韩国劲弩的方法,在血衣堡中,不知堆放着多少兵甲利器。

    白亦非没有立刻回答姜珝的话,而是将自己代入姜珝的位置,推算整个计划的前后。

    赵韩结盟抗秦,此战若胜,姜珝威名震慑七国。

    姜珝以此威名,一旦日后攻齐,那些不满秦国田氏之人必然向姜珝投诚。

    而抗秦之后,姜珝与秦国便处于对立面,日后姜珝攻齐,也会获得东方六……五国的支持。

    春平君为赵王,韩宇为韩王。

    只需以利益作为交换,自可获得两国的承认。

    燕国得到饶安之地后,也会承认姜珝的正统地位。

    楚国有百越天泽祸乱,此刻已经自顾不暇,也无力攻打姜珝。

    至于魏国……

    一旦赵、韩、燕三国承认了姜珝的地位,魏国也只能跟着承认。

    但在攻打齐国之前,首先要除掉李牧这个绊脚石。

    而后姜珝还要助春平君成为赵王。

    白亦非双眼微迷,姜珝是想要借赵国王室之手除掉李牧么?

    姜珝有代县作为封地,自可凭借代县之地供养大军。

    那么韩国呢?

    除掉姬无夜后,他白亦非与卫庄共领韩国军权,白亦非除了嫡系军队白甲军外,还可以大将军之位统领韩国兵马。

    从军权上来看,白亦非的地位自然提升了。

    可卫庄与白亦非并非一条心。

    但若将目光放在七国之上,白亦非可以借大将军之位获得更大的权利,为日后攻打齐国做准备。

    想到这里,白亦非正欲开口,却忽然想到一事。

    姜珝的计划,必须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

    那就是李牧必须死。

    李牧不死,姜珝无法叛出赵国。

    可李牧什么时候死?

    这是谁也无法预料的。

    一年?三年?五年?十年……亦或是永远?

    李牧乃赵国护国柱石,即便与王室有些冲突,可娼后和赵迁会下定决心除掉李牧么?

    白亦非冷笑一声,淡淡问道:“姜侯准备何时执行此计划?”

    姜珝瞥了白亦非一眼,道:“快则七年,慢则十年!”

    十年……

    按照历史,七年之后,就是秦国灭韩一战,此战过后,世上再无韩国。

    如此一来,姜珝与白亦非之约自然就不作数了。

    甚至就连白亦非的下场,姜珝此刻也已经预料到了。

    他会死于卫庄之手。

    这是姜珝第一次与白亦非交谈,短短几句之间,姜珝便已经判断出了白亦非的心性如何?

    白亦非武功极高,有野心,有谋略,也很有能力。

    但白亦非太过隐忍,只会背地里耍些小手段,格局太小,缺乏长远的目光,也没有魄力。

    而相比之下,如今的卫庄虽然也极为稚嫩,还担不起‘鬼谷传人’之名。

    但卫庄的决断,却远非其他人可比。

    只要卫庄判断一件事对他有利,他就可以迅速做出决断。

    从姜珝去年来韩到今天,卫庄看似数次被姜珝压制,可他想做的事情,每一件都做成了。

    韩非入秦一事是个意外。

    这是大势,非人力可以改变。

    就拿刺杀姬无夜来说,虽然此事乃姜珝促成,可卫庄得到的好处确是最大的。

    姜珝可以绕开卫庄吗?

    不行!

    没有卫庄制衡白亦非,韩宇绝不会答应刺杀姬无夜。

    而在此事之中,卫庄虽然看上去有些不爽,可正因为卫庄表现出几分不爽之意,姜珝才必须用最大的利益来说服卫庄。

    姜珝得以压制卫庄,靠得是身份,靠得是赵国的强大。

    白亦非有了姜珝的支持,或许在短时间内可以抗衡卫庄,甚至压制卫庄。

    可一旦让卫庄掌权,白亦非绝非卫庄的对手。

    从原著中就能看出,白亦非并非能干大事的人,他甚至不如姬无夜有魄力。

    做大事,首先要敢想敢干。

    白亦非只敢想,可姬无夜敢干,这就是差距。

    在如今这个时代,天下礼崩乐坏,王室昏庸,朝臣无能,正是英雄崛起之机。

    再过几十年,连刘邦那个痞子都能坐拥天下。

    大争之世,只要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魄力,人人都可以敢大事。

    所谓君王魅力,首在魄力。

    目光看着白亦非,姜珝淡笑道:“看来侯爷已有决断了?”

    白亦非眼神微冷,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但他不得不承认,姜珝的确说动他了。

    继续让姬无夜活着,白亦非已经无法再进一步了。

    若将目光放在韩国之内,白亦非继续与姬无夜联合自然可以高枕无忧,只需静待姬无夜迎娶红莲公主,而后举兵逼宫即可。

    可放眼七国呢?

    韩国太弱了,也距离秦国太近了。

    在原著中,李斯使韩,在朝堂上舌战群儒,韩王敢怒不敢言,韩国众臣谁敢多说一句话?

    姬无夜与白亦非都不敢。

    但当姜珝将齐国摆在白亦非眼前时,白亦非自然看到了一片新的天地,一片可以摆脱秦国压制的天地。

    白亦非没有看错姜珝的野心,只是姜珝的野心不在赵国,而在齐国。

    利用赵、魏、韩三国抵挡秦国,自己在后方慢慢发展,未来未必不能扩从国土,成为时代强国。

    比起在韩国慢慢篡权,这种方法更直接,更暴力,也更简单。

    白亦非嘴角露出一丝邪笑,淡淡道:“姜侯准备如何刺杀姬无夜?”

    姜珝缓缓起身,轻笑道:“本侯时间不多,七日之内,侯爷找个借口返回新郑,本侯的人手会伪装成侯爷的侍卫,由侯爷代入大将军府,取下姬无夜人头。”